下拉阅读上一章

戏梦(2)

  夜晚,整个皇宫都沐浴在柔和的宫灯下,十分的壮美。不知为何,白苏会想起动漫《小倩》上的鬼镇,那些柔红色的宫灯总让她觉得很妩媚。

“父皇。”白苏跪在达奚司青的床边,轻轻握住了司青的手。

达奚司青坐了起来,“和宫告诉朕,你把影楼的戒指给了她。”

白苏点头,“苏儿想等父皇病情稳定之后,就去北塞求援。”

司青马上皱起了眉,有些生气,“胡闹,我们西岳与北塞向来不和,况且北塞也是自身难保,如何求援?”

白苏立即解释,“父皇,苏儿和北塞太子有些交情,况且北塞太子并不知晓当年的纠葛,所以苏儿此去北塞,一方面想请北塞与我们西岳结盟,共同抵抗玉让,另一方面,苏儿想弄清北塞与西岳当年反目成仇的原因。父皇,您就让苏儿去吧!”

看着白苏恳求的眼神,司青犹豫了。白苏看出司青动摇了,又道:“父皇,您要是不放心,就让老头跟苏儿一起去。父皇,您就答应苏儿吧,除此以外,没有别的法子救西岳了!父皇难道想看到西岳成为岚越大陆的历史吗?父皇,你就答应苏儿吧,苏儿一定能从北塞借来援军救西岳的!”

司青神色不定地看着她,最后抽出手,爱怜地摸着她的脑袋,万般无奈地叹了口气,“你和蜜儿连性格都那么像。”

“父皇。”白苏红着眼,把脑袋枕到了司青的腿上,“苏儿会带着援军回来救西岳的。”

司青只是看着她,没说话,眼里有多少不舍、哀伤和慈爱是白苏看不到的。

过了一会,白苏想到白天发生的一切,闷闷道:“父皇,和宫怎么了?她很想要影楼的楼主信物,她以前不是那个样子的。”

司青皱了一下眉,心里已经明白了,淡淡道:“和宫也有自己想要的而已。”

白苏没再问,只是一直在想为什么和宫会开始喜欢珍珠兰花茶,她记得以前和宫是从不喝茶的。那么个温柔如水的人,笑起来竟然也有了几许落寞。

“皇上,太子来了。”帘外忽然传来太监的声音。

白苏马上站好,立在床边。

很快,穿着一身青黄色三爪龙袍的和战由宫人挑帘走了进来,对达奚司青行礼,“父皇。”然后目光落到白苏身上,温和地笑了,“小苏也在。”

白苏冲他微微笑起,“皇兄。”

和战笑着回应了一下。

司青问:“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和战点了一下头,“和宫出城了。”

司青眯起眼,了然道:“朕就知道她会这么做,算了,随她去。有些事只有让她自己去慢慢解开,她才会明白有些东西是强求不来的。”

和战点了点头,心里释然,“儿臣明白了。”

白苏不知和宫到底出了什么事,也没去问她为什么要出城。只是在尘寰殿外,和战突然对她说了这么一句话:“小苏,将来和宫要是做了什么事,千万不要怪她。”

白苏万般不解地看着他,“皇兄?”

和战没有解释,却这样道:“你和和宫都是我的亲妹妹,我不希望你们当中任何一个人有事。”

“皇兄?”白苏越发的不懂。

和战看着她,心疼地笑了起来,“这三年来,你在玉让受了不少苦,以后皇兄不会让你再受苦了。”

白苏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人,心里隐隐不安起来。

“小苏,不要恨和宫。”

为什么要恨和宫?和战的这番话困扰了白苏许久。直到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她才明白和战话里的意思。只是到那时,她连恨和宫的权利和勇气都没有了。她只能恨自己。

看着和战离去的背影,白苏忽然道:“皇兄,小苏就要去北塞了,你一定要坚持住,西岳的存亡就全靠你了。”

和战顿足,转身回来惊讶地看了白苏一会,笑了,点头,“嗯。”

“皇兄一定要等小苏回来。”

和战眼里的笑意更深,带着宠溺,“好。”

一个月后,一个骑着骏马的青裳女子风尘仆仆地来到千寻虹山庄。山庄门口的侍卫见女子要闯进山庄,立即拔出了剑,“左使,没有楼主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进入山庄。”

和宫没说什么,亮出了右手上的戒指。侍卫冷了一下,马上行礼,“属下见过楼主。”

和宫点了一下头,“带我去见培苏。”

“是。”

和宫由侍卫带领,走过迷阵,来到紫河车住的地方。站在门前,里面传来阵阵药香,和宫莫名地胆怯起来。最终她还是轻轻推开了门。

屋里的紫袍青年还在忙着配药,嘴里不知在说什么。和宫看到的紫河车早已不是她印象中的玩世不恭的紫河车了,他面无血色,满脸憔悴,双眸里也没了当初的漫不经心和桀骜,留下的只有浓浓的忧伤,连双眉也是紧锁的。

“培苏……”和宫开口,才发觉声音已经喑哑了。

紫河车闻声,一怔,一下子抬起头来,满眼激动,可是看清来者时,慢慢化为失望和落寞。原本紧锁的双眸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川字,“和宫?”

和宫走过去,“是我,你以为是小苏吗?”

“你……”紫河车心口痛了起来,“你怎么会来?”

和宫淡淡地笑了,抬起了右手。紫河车看到她中指上的戒指,眼神一下子冷酷起来,“为什么会在你手上?”

和宫笑了,眼里有着一丝受伤,“她不想做影楼的楼主,她要去北塞借兵支援西岳……只是她没想到,坐上影楼楼主的位子是唯一能见到你的办法。”

紫河车激动起来,“你说什么?她要去北塞借兵?胡闹……”刚才的淡定消失的无影无踪,现在只剩下担心和焦急,“师兄怎么能让她去北塞!“

“我不知道父皇有没有答应,只知道她态度很坚决。”

紫河车定定地看了和宫好一会,便要出去,“不行,我要去北塞!”

“你不能去!”和宫一把抓住他,“也不能见她……我是不会让你去的。”

“和宫,放开!”紫河车冷冷地瞪着和宫。

和宫怔住,双眸红了起来,却反手抱住了他,“我不放……我不能看着你去送死……我不放……”

“可是,小苏此去,也是白白去送死!”紫河车一字一句咬牙道。

“不会的,小苏不会有事的,她一定能借到兵的……不要去,你看到她会死的,我不能让你死!”和宫哭了起来,泪水染湿了紫河车的衣襟,“你若是去,只会拖小苏的后腿,你不能去!”

紫河车呆住。是的,他现在这个样子只会拖小苏的后退,而且他不能让小苏知道他这幅摸样,不能。

双眸渐渐湿红,脑里浮现起白苏的样子,心中骤然剧痛,突然吐起血来。

“培苏……培苏……”和宫扶着紫河车,大哭起来,“你不要再想小苏了,不要再想她了……再想下去,你真的会死的……”

是啊,不能再想了,再想她,他就真的再也见不到她了。

紫河车莫名地笑了起来,阳光洒在他带血的唇瓣上,分外妖娆。然后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培苏……培苏……”和宫无比恐惧地叫着。

“带我去北塞……”说完这句,紫河车完全没了意识。

和宫先是一愣,然后扑在他身上,大声哭叫:“我不!”

戏梦(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