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为皇(五十二)

  身后的大门关上的那一刻,白苏止不住地颤抖一起来,雪白的胸襟上渐渐被鲜血染红,好像牡丹一般开放。手里的凤鸣一滴一滴地被落下的血淹没,“咳咳咳……”

绝望的双眸望向墙上那幅画时,泪水如绝了堤一般涌下来。明明画上的温柔的笑容离她那么近,可是却又那么远。

“母后……母后……当初你给我取名辕留卿说的到底是你还是我?母后……若是当初你就让我死在那襁褓中,该有多好……”过往像飞花一样在眼前浮现,伸手想去抓住那些美好,却扑了个空。

地上满是血,心口处剧烈地抽痛,仿佛有人拿刀子在心上一刀刀的割一样。原来,离守最后的痛苦既然是这样,原来当年母后死时是这种感觉。

可是她不想痛啊,她好怕痛。

挣扎着伸手抓起毒酒,准备喝下去时,却反手将酒瓶摔倒一边去,凄厉地笑了起来,“哈哈哈……原来你想控制我一生……辕天玉……”泪水从眼窝里源源不断地流出来,“这次……这次我不会再成全你了……不要再醒来看到你了……”

无力地捏住小金剑,轻轻地刺了下去,“母后……卿儿来陪你了……”慢慢地倒了下去。

大殿里安静地下人,几乎能听到血流淌的声音。

意识渐渐模糊起来,恍然间她好像看到自己回到了暗宫,和那个满身骄傲的少年并肩站在芙尽园前看荷花满池。

她的世界渐渐刺眼的明亮,苍茫了一切,什么声音也没有了。

血不住地从口中涌出,望着窗外的明亮的双眸慢慢合上,陷入黑暗和永寂。

——天玉,菡萏之约,我怕是再也看不到了。

辕天玉站在永昌宫上,冷眼看着下面辕天河、辕天幕和辕天擎带着士兵在皇宫永昌宫前叫嚣。长风卷起他的长发和衣襟,在阳光下宛如神人。

辕天河抬起头望向那个从小就被暗宫带走的人,心里不怕是骗人的,可是为了那个位子,他只能带着九弟和十弟赌一把了。眯起眼,迎上皇宫上不可侵犯的人,冷道:“七哥,我的人已经占领了整个圣都,你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若是你马上投降,我保证你还是高高在上的暗宫宫主,若是你不配合,就不怪皇弟我翻脸不认人了!”

“哼!”辕天玉冷傲地看着下面的人,眼里的不屑和嘲讽不加掩饰地表露出来,“就凭你们,痴心妄想。”

“呵呵,是痴心妄想吗?现在事实摆在眼前,我劝七哥还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吧,乖乖投降。”辕天幕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嘴角浮起一丝冷笑,“不自量力,今日,本座就让你们看看什么叫暗宫!”

话音刚落,三位王爷还没弄清是什么回事,身后的士兵好像退潮一样被漫天的弩箭射死,死尸不断。他们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慌忙躲到盾牌的后面。辕天擎没来得及躲,就被不知从哪飞来的弩箭射死。

“十弟……十弟……”辕天河马上把辕天擎拖到盾牌后面,可是那会辕天河已经没有了呼吸,他自己也自身难保,只得放弃辕天擎。

过了一会,弩箭停止了。辕天河还没喘口气,念一带着御林军。易叹宛带着暗卫冲了进来,霎时间,皇宫里升起了一团血雾。

辕天玉冷眼看着下面好像屠宰场一样的画面,心里渐渐激动起来,很快他就能控制整个玉让,然后就能让六哥永永远远地呆在他视线看得到的地方,好好保护他,不再让六哥受伤。

没多久,辕天河和辕天幕被十几个士兵护着退到了玉霄宫里,念已和易叹婉一步一步地紧逼而上,到最后这二位王爷连后退的路也没有了,惊恐而绝望地看着逼上来的人。

难道真的就这样结束了?连开场都没有,就这样结束了?

“二位王爷感觉如何?”白苏捋了一把长鞭,满手都是血。

“你……你们早就料好了我们会闯宫,故意引我们进入皇宫……”辕天河虽然在愤怒,可也掩饰不了他内心的恐惧。

“呵呵……不错,你们的一举一动,暗宫早就了如指掌,我们不过请君入瓮罢了。”易叹宛得意地笑道。

“你们……卑鄙无耻……”辕天幕忍不住大怒。

易叹宛掩口轻笑起来,“呵呵……反正成者为王败者为寇,随便你们怎么说。”

“八弟九弟,还要挣扎么?”大门外传来一个冷酷的声音。

念一他们立即分开一条道,便看到辕天玉君临天下般立在那里,虽然脸上没什么情绪,但也能让人感受他的开心。

“哼,杀父弑兄,天理不容!”辕天河不服气地咬牙道。

辕天玉眼神一紧,“找死!”哗啦一下拔剑,那被士兵护在尽头的两人当场被剑气所杀,连反应的时间也没有。

剩下的人溃不成军,噼里啪啦地丢盔弃甲,跪了下来。辕天玉冷眼横过去,念一和易叹婉会意,立即全部斩杀,一个不留,整个大殿都充斥在血腥味中。

辕天玉皱了一下眉,踏着尸体大步走到大殿之上,来到了王座之前。大殿内外的人立即全部跪下来,高呼吾皇万岁。

这一日是华泰二十七年六月初三,是玉让历史上最混乱的一日。玉让的史书上记载着这一天,先皇谦帝辕南季于子时驾崩,八王辕天河与九王辕天幕、十王辕天擎造反闯宫,七殿下辕天玉带领御林军和暗宫众人一局歼杀三王,平定叛乱,登上帝位,称为和帝,并按先皇遗旨,在故人宫赐死叛国通敌的渡王辕留卿。

眨眼三天,玉让就易了主,所有与和帝同辈的亲王都被诛杀,只剩明孝亲王的遗孤明亲王辕明萧。而辕明萧被立为暗宫下一任宫主,掌握整个玉让的御林军和影卫。

仅仅三天,就让整个圣都被鲜血洗了一遍,皇宫的血腥味整整一个月都没有散去,城外乱葬岗处尸体堆积如山,恶臭冲天,方圆五里无人敢靠近。

辕天玉离开玉霄宫,立即大步前往故人宫,心急如焚,夺得皇位的兴奋早已被他抛到了脑后,现在他只想快点见到六哥。

不由易叹宛说,辕天玉亲自把门推开了,一股寒气迎面扑来。一个雪白的身影安安静静地倒在地上,旁边放着打翻掉的药酒。

辕天玉的双眸莫名地一阵湿润,快步走到那人身边,把他抱进了怀里,“六哥……没事了……”

可是为什么身体会发抖?为什么害怕起来?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六哥浑身上下都是冰冷的?明明酒壶里放的是迷药,为什么六哥一点呼吸都没有了,脸色那么苍白?

谁来告诉他为什么?到底哪里出了错?

“六哥……六……哥……六哥……解药……解药……把解药拿来……”辕天玉抱着白苏,浑身剧烈地颤抖起来,情绪都失控了。

易叹宛马上把解药拿了过来。辕天玉抓过解药,胡乱地往白苏嘴里灌,嘴里不停地请求道:“六哥……睁开眼……六哥……睁开眼……不要……”

双眼死死地盯着怀里的人,好像在等待奇迹。

可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怀里的人也没有睁开眼,身体还是冰冷的,没有呼吸没有心跳,分明就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六哥……不会的……不会的……六哥不会死的……”刚才在玉霄宫时还是一副王者姿态的人,现在抱着白苏露出疯癫的状态。

“渡王爷……渡王爷……”易叹宛也发现了不对劲,马上去查白苏的脉搏,脸色煞白,“渡王爷……不会的……不会的……明明是迷药……不会的……”胡乱地抓起旁边的酒壶吻了一下,无比震惊地瞪大了眼,大哭起来,“是鹤顶红……怎么回事鹤顶红……明明是迷药的是……渡王爷……”想要去抓住白苏,却被辕天玉一把甩开。

“不要碰他……谁也不可以碰他……”辕天玉好像疯了一样,抱紧白苏,“六哥不会离开我的……不会的……六哥不会……你睁开眼,睁开眼……”发了狂一样颤抖着怀里的尸体,可是无论怎么颤抖,都没有回应。

“不要再摇了……不要再摇了……”易叹宛大声尖叫起来。

“主上……主上……冷静点……主上……”念一红着眼过来安抚辕天玉。

不要碰他,谁都不要碰他,谁都不要来打扰他。

六哥,为什么你不睁开眼来看看天玉呢?

“我要的从来都不是江山,只是你……江山于我有何用?我只想把你留在我看得见的地方,为什么……”

泪水一滴一滴地止不住地往下落,终于哭了。

六哥,以后不会再有人欺负你了……

易叹宛恨恨地盯着那个曾经被他奉为天人的人,一边流泪,一边残忍地说出来:“是你害死了他……是你害死他……”

“红衫堂主,住口!”念一大惊,马上把她打晕了。

可是那句话已经让原本不堪一击的辕天玉彻底奔溃了,整个故人宫都是他的哀嚎声。

辕明萧从外面冲了过来,可是到了门口他就停了下来,大叫一声“不”后,就跑了。

六叔,你说过你不会死的,你怎么可以骗萧儿呢?

怎么可以?

六叔,原谅我又哭了,这是萧儿最后一次流泪,以后的以后,再也不会为任何人哭泣了。

“主上!”身侧传来唐五的声音。

一席黑袍的辕明萧立即将悲伤的情绪收起来,背手转身淡淡地看向唐五,“有流于公主的消息没有?”

“暂时还没有。”

辕明萧皱了皱小眉头,骤然冷道:“继续找!”

“是。”

传说流于公主白苏和六叔长得一模样,传说流于公主是小紫叔叔的未婚妻,传说现在的皇上曾向流于公主提亲,种种传说,他不过只想再见六叔一眼,哪怕那个人不是六叔。

“皇上,你应该不会阻止我把流于公主带回来吧,希望那时你不要阻止我做任何事,否则,我定会竭尽全力为六叔报仇!”满眼恨意,背后交叠的双手紧紧地握成拳。

为皇(五十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