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戏梦(4)

  白苏看着姜楠的身影消失在客栈门口,慢慢皱起了眉。此时的姜太子似乎与在玉让时的不一样,在玉让时姜楠完全一副玩世不恭的贵族公子的样子,可是此时他好像变了一个人,果断精明。不知哪一个才是他的真性情。

低头看着手里的银针,眼里闪过一丝悲伤。紫河车应该就在附近吧,可是为什么他不现身呢?

暗主……

想到辕天玉,离守似乎蠢蠢欲动。她早该料到辕天玉不会放过流于公主的,若是相见何必用这种方法?那些暗卫可是剑剑致命,难道他想要她死么?

白平子发觉白苏不对劲,立马把她从自己的世界唤醒,“小苏,怎么了?”

白苏摇头,微微一笑,“没什么。我只是在想昌平王和清逸王的事。”

白平子一眼就看出她在说谎,却没有说出来,只是眯眼笑着,“昌平王是凌帝三弟,名叫姜澄,为人阴狠毒辣,掌控着北塞二十万大军。清逸王名叫姜息,是凌帝的同胞兄弟,是一个谦谦君子,手里也有二十万大军的兵权。”

白苏点了点头,忙问:“他们有什么喜好或弱点?”

白平子摇了摇头,看向月七,“这个是你们影楼的事了,老头子可不知道。”

月七会意,起身道:“月七这就去查。”说完,就走了。

晚上,白苏睡下没多久,一个黑影就从窗外撞了进来。她立即惊起,摸出小金刀,慢慢朝地上那个黑影走去,“你是谁?”

对方伏在地上没有回答,只是大声地喘着气。

“你到底是谁?”白苏慢慢靠近,一股血腥味让她愣了一下,对方受伤了。她马上收起小金刀,来到那人身边,伸手去扶那人,“你受伤了。”

这时外面突然灯火通明,随即便是一阵脚步声。那人闻声立即抓住白苏的胳膊,急道:“不要把我交出去。”

白苏望了眼门缝外的明亮,为难地皱了皱眉,便把那人扶到了床上,用被子给他盖好,然后快速地擦干净地上的血,撒了一些香粉,门就被人粗鲁地敲响。

“我等奉命捉拿刺杀皇上的刺客,快开门。”门外的人大声吼道。

“来了。”白苏披起外衣,点起灯,就把门打开了,一副刚睡醒的样子面对外面的御林军,“大人,半夜三更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我们也是奉命行事。”带头的似乎相信了白苏,态度软了下来,“刚才你有没有看到什么陌生人进你房间?”

话刚落下,白苏就嚷了起来,“什么陌生人,我一个清清白白的姑娘家的,怎么会有陌生人进我的房间,这传出去,我还怎么见人呐。”

“哎呀,大半夜的不让人睡觉,还毁坏姑娘家的清白,还有没有天理了?”白平子一边穿着衣服,一边骂咧咧地走出来。

客栈里其他人都探出头,相互间低声说着什么。

御林军脸上有些过不去,马上负气而去。

白苏冲白平子笑了一下,白平子也眨了眨眼,道:“孙女啊,吓到了吧?”

白苏故作委屈地点了点头。白平子立即握住她的手,把她推进了屋里,“有外公在,不怕。”

看戏的人觉得没趣,都回屋了。

关上门后,白苏马上抽出手,示意白平子到床边,“老头。”

白平子掀开被子,就看到里面因为失血过多而昏死过去的人。白苏看清那人的脸,惊呼起来,“是他!”

“你认识?”白平子问。

白苏皱起了眉,“他就是叶弃。”

白平子也愣了一下,随即开始给他治伤。

“他一定是为了大姐才去闯宫的。”白苏若有所思地看着叶弃,“今天遇到的若不是我,只怕他再也见不到大姐了。”

白平子给他盖好被子,笑道:“一个人独闯北塞的皇宫竟然能活着出来,这小子挺有能耐的。”

天明时,叶弃醒了过来。睁开眼,发觉自己躺在床上,身上的伤也被人包扎起来了,既惊讶又迷惑。

“你醒了?把药喝了吧。”头上传来一个清冷的女子的声音。

他抬头一看,怔住,“渡王爷!”

白苏嘴角微微翘起,“我现在是白苏,不是渡王爷。”

听她这么一说,叶弃才发觉她穿着女装,心里又惊讶又迷惑。渡王爷不是已经死了么?而且渡王爷不是男子么?

白苏看出他的困惑,只是笑着,“先把药喝了吧,有什么问题待会再说。”

叶弃迟疑了一下,才接过药碗,把药喝了。

白苏笑了一下,把空药碗放到桌上。叶弃马上问:“你是渡王爷?”

白苏笑着摇了摇头,“我现在是白苏,渡王爷已经死了。”

叶弃有些弄不明白,“我不懂。”

白苏笑道:“在世人眼中,渡王爷已经死了,可是白苏却还活着。”

叶弃想了一阵后,满脸震惊,“渡王爷就是流于公主!”

白苏不可置否地笑出了声,“算你聪明,看在我救过你两次的份上,还请你不要告诉别人。”

叶弃还未从震惊中走出来,只是不可置信地看着白苏。白苏只是道:“现在西越要和北塞联盟,救大姐的事,你不用操心。”

叶弃听到这个,马上精神起来,“你要帮我救天丽?”

白苏不满地皱起了眉,“我不是帮你,我只是帮大姐而已。好了,你好好休息吧。”说完,拿着空碗出去了。

叶弃看着那个纯白色的身影,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渡王爷居然是个女的,还是西越的公主,怎么会这样!不过她帮忙救天丽应该不会有假,既然她是来与北塞联盟的,肯定要比他更容易进入北塞的后宫,救天丽的事也就简单了许多。

下午,月七带着姜澄和姜息的信息回来了,刚好那时姜楠也过来了。月七道:“姜澄膝下无子,唯一的儿子在十年前得天花去世了,儿子去世三个月后,王妃也抑郁而终,之后也没有续弦,一直沉迷于烟花之地。”

姜楠点了点头,“这个我知道,三叔的王妃在表弟去世后也患上了天花,再加上撒子之痛,没多久就去世了。之后三叔一直沉迷于烟花之地,不可自拔。”

月七又道:“姜息和姜澄的情况就有些不同,他早年被逼着娶过一个王妃,但没多久这个王妃就去世了,之后姜息性情大变,在二十年内陆陆续续纳了十三房妾室,但都未扶正,这些妾室也没有给他留下一儿半女。不过,他和姜澄一样,京城流连于烟花场所。”

白苏有些不解,看向姜楠:“姜息为什么会被逼着娶亲?”

姜楠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那个时候我还未出生。”

白平子一直皱着眉没说话,一脸的深沉,完全不像平常的他。突然他站了起来,“老头子去去就来。”

白苏有些担心地看着白平子离去的背影,自从进了水幻之后,他就变得有些不正常,好像有心事。

月七道:“医老怎么了?”

白苏摇了摇头,“不知道。”转而又问月七,“姜澄和姜息平常都去哪些青楼?”

月七答道:“他们只去销然阁。”

戏梦(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