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婶婶来访

    夜里,紫苏想着,便是有了这葛根也还得继续想办法找粮,找钱啊。不然冬天一来,怕真的便是灭顶之灾了。

  次日鸡叫三遍,紫苏睁了开眼。

  她将用黄沙埋着的葛根取了一截出来,像昨天一样烧了一锅。

  这才将三弟和四妹喊醒,给两人洗了脸后,陶大娘已经醒了。

  四个人围着桌子吃了顿热热的饱饭,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了久违的笑。

  “三弟,四妹,今天还继续出去捡稻谷,好不好?”

  “好。”

  三弟、四妹齐齐的应道。

  紫苏便看向陶大娘,“那两块荒了的田,我想种点菜,今天去把它开出来吧。”

  紫苏原以为陶大娘会点头赞同,必竟荒在那实在太可惜。不想陶大娘听了她的话后,却是脸色一白,慌乱又惊惧的看了她,嘴唇翕了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怎么了?”紫苏不明白的看了陶大娘。

  “那地种不得。”

  “为什么?”

  陶大娘撇了脸,半天才说出一句,“你二叔他不同意。”

  二叔?!

  紫苏错愕的看了陶大娘,“我有二叔?”

  “是的。”陶大娘重重的点了点头。

  紫苏却是不明白了,既然有二叔,这个家都成这样了,怎么没来搭把手,不搭把手也算了,自己家的地为什么不能种?

  待陶大娘细细的说了遍,紫苏才明白过来。

  原来那陶二郎就是这陶家村的村痞,什么偷鸡摸狗的耍横无赖的事都没少过他。后来跟邻村的一个寡妇好上了,去做了倒插门。

  以前陶大郎大的时候还好点,不敢怎么来捣乱,自从陶大郎没了,三天两头来使坏,不是想卖掉陶大娘便是想卖掉三弟三四妹。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两口水田陶大娘种不了村里也没人肯种的原因,惹不起这个痞子啊!

  紫苏默了一默,这个时候她是无力与一个成年人抗衡的,看样子开地的事得先缓一缓。

  见她不言语,陶大娘忧心的道:“紫苏,你得小心点,遇上你二叔还有二婶,就跑远点,知道吗?”

  紫苏没出声,半天问了句,“他怕死不?”

  陶大娘一怔,半天没反应过来。

  但紫苏心里却是拿定了主意,地暂时可以不开,可是这无赖不是能躲的,只有把他治狠了,他才不敢上门来捣乱。

  “大嫂,大嫂……”

  院子里响起老鸹似的喊声。

  一听到这声音,陶三弟和陶四妹哧溜全都站了起来,然后撒开脚丫子便跑了。

  紫苏尚在怔中,那个有着老鸹一样嗓音的中年妇人走了进来。大饼脸,吊梢眼,往门口一站,好家伙,近一米多宽的门便剩下一条缝。

  “哎,大嫂,这就是她大姨送回来的紫苏吧。”陈寡妇抖着山一样的身子走到紫苏跟前,上上下下打量一番,啧啧有声的道:“真俊啊,长得可真好看。”

  “你来有什么事?”陶大娘没好气的看着陈寡妇,虽说是妯娌,但是她对这个同陶二郎一样坏心眼的女人实在没什么好感。

  “哎,我来当然是有好事了。”陶寡妇呵呵一笑,蒲扇大的手作势往嘴上一掩,紫苏忽的便想起前世周星驰电影里那个身高1。81米,体重198磅,大脸盘,满脸胡子茬每每出场都是“勾魂”眼神和“羞涩”表情的“如花。”

  陶大娘当然知道陈寡妇嘴里的“好事”,对她们来说那便是恶梦,使了个眼色给紫苏,“你去看看三弟四妹去哪了。”

  紫苏还没动,陈寡妇便一把抓住了紫苏,“哎,这好事可是跟紫苏有关,她不能走。”

  陶大娘一急,便要上前抢紫苏。

  不想紫苏却是抬了眼看着陈寡妇呆呆的一笑,“二婶,是什么好事,你快说说。”

  “哎,”陈寡妇看着呆呆怔怔的紫苏,连忙说道:“紫苏啊,二婶给你说了一门好亲事。”

  “陈寡妇!”陶大娘一声怒喝,便要上前抢紫苏。

  只是她那身板放在一身横肉的陈寡妇跟前可真像是小蚂蚁遇见了大象。

  “大嫂,我看紫苏也是个懂事的孩子,这事你便别管了,我跟紫苏说便行了。”说着,陈寡妇便牵了紫苏的手,笑眯眯的道:“紫苏啊,二婶家的那边有户人家想替他们死去的儿子结一户阴亲,那户人家啊,有房有田还有丫鬟呢,你过去一准吃好的穿好的。”

  结阴亲!尼玛,你怎么不把你自己的女儿去结。

  结阴亲是自古以来便有的陋习,紫苏前世也了解了一些。只不过,一般人家都是早夭的孩子结,这样让活人跟死人结,是少之又少的。可见这陈寡妇和陶二郎心坏到了什么程度。

  “二婶,这么好的事你怎么不留给自己呢?”紫苏抬头认真的看了陈寡妇,“你和二叔日子过得也艰难,这好事还是留给你自己吧。”

  陈寡妇原本以为紫苏呆傻好糊弄,不想紫苏会突然说出这样一番话。她先是怔了怔,待回过神来还想再劝说时,却感觉到握着紫苏的手上一阵刺痛,再低头一看,手背上一条两寸长的口子,正哗哗的流着血。

  “嗷”一声,便嚎开了,“你这个狠心的狼崽子,看我不……”

  陈寡妇的话还没喊完,便被眼前高高举起的明晃晃的菜刀给骇住了。紫苏举了手里的菜刀,笑眯眯的看了陈寡妇,“二婶,你说你这一身肉,要砍多久才能砍死啊?”

  “你……”陈寡妇虽然横,可绝对是第一次被人拿刀指着,偏生那个拿刀的还是个七、八的孩子。然,这孩子脸上那阴凉的笑绝不是说说玩,手背上的刺痛还提醒着她,她才被紫苏划拉了一刀。

  “紫苏……”陶大娘错愕的瞪着笑得甜甜,然一对漆黑的眸子里却是一丝笑意都无的紫苏。

  “要死了,杀人了啊,杀人啊……”陈寡妇转身便朝门外跑去。

  早有村人看到陈寡妇上门。大家想着陶大郎家怕是又要不太平了,才围了上来,便听到陈寡妇尖利的喊声,抱着流血的手不要命的往外跑。

  紫苏提了手里的菜刀便追了出去,边追边哭喊着,“陈寡妇,你要是敢让我去结阴亲,我杀不了你,我也要杀了你下的那几个崽。”话落手里的菜刀对着陈寡妇便扔了出去。

  陶家村虽穷,但民风很淳朴,也有猎户上山打猎什么的。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提刀杀人,却是从没有过的。

  当下看着那布着铁锈的菜刀“啪”一声落在地上,齐齐倒吸了口冷气。又听到紫苏嘴里喊的,陈寡妇要让紫苏去结阴亲的话。

  陈寡妇眼见得那菜刀就落在自己屁股后面,那森森的寒气刺得她连脚都冷了,“扑通”一声摔了个四脚朝天。

  紫苏紧跟着跑了出来,拾了菜刀便上前比着陈寡妇的脖子,“你下次还来寻我家晦气不?”

  “不来了……不来……”陈寡妇哇一声,哭了出来。

  紫苏闻见一股腥臊气,这才发现陈寡妇竟然吓得尿失禁!

  便有村人上前拉开紫苏,众人七嘴八舌的指着陈寡妇骂道:“这种伤阴德的事你也敢做,你就不怕大郎半夜站你们床头。”

  陈寡妇灰头土脸的走了,紫苏看着她频频回头那恶狠狠的眼神,知道接下来怕是还有一场更硬的仗要打!

第六章婶婶来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