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耍横

    四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什么?”紫苏错愕的看向了四妹,一迭声的道:“娘怎么会被人抓走了?”

  四妹哭哭啼啼的也说不清楚,紫苏将四妹往三弟手里一塞,又将背上的竹筐解了下来,转过身嘱咐三弟道:“你带好四妹回家,将兔子看紧了,哪里都别去,知道吗?”

  三弟眼眶红红的看了紫苏,点了点头。

  紫苏回身对桃花道:“桃花,你替我送三弟和四妹回去,我去找我娘。”

  “嗯,我知道了,你小心些。”

  紫苏急急的朝村子里跑,远远的便听到陶大娘声嘶力竭的嘶喊声,“放开我,放开我,我不认识你们。”

  围着看热闹的人虽多,却没人上前制止。待有人看到急急朝这边跑来的紫苏,有热心的便对紫苏喊道:“紫苏,你快去,你娘被你二叔给卖了。”

  紫苏只觉得头翁的一声沉了沉,她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只这些事,没有落到自己和三弟四妹身上,却落在了陶大娘身上。步子一顿,紫苏想了想转身朝家里跑了去。

  “哎,这女娃娃莫不是吓傻了。”

  “唉,这叫什么事,陶二郎那个天打雷劈的,总有一天会叫天收掉的。”

  “是啊,是啊,将这陶大娘卖了,剩下的这三个娃可怎么办。”

  紫苏回到家直奔厨房,先是抓了把菜刀在手里,想了想目标太大,放了。转而,在厨房扫了一圈,目光落在灶前的用来捅灶灰的铁棍上。她拾起便心急火燎的往外跑,想着,一定不能让陶大娘被人带走,不然,她便会成为下一个待嫁而沽的。

  “紫苏,紫苏……”三五个男人正推了陶大娘往村外走,陶大娘看着一路跑过来的紫苏,拼了命的喊起来,“紫苏,紫苏。”

  “放开我娘。”紫苏拿了手里手指粗的铁棍照着那些人便敲过去,因着人小,她专挑腿肚子前的骨头敲。

  那几人没防到紫苏会突然发难,冷不丁的便被敲到了几下,痛得抱了脚便在原地跳了起来。一个走在后头的人有幸避了开去,立刻凶神恶煞的站到紫苏面前,抬手便要去夺紫手里的棍子,冷不防一道凌历的刀锋顺着他的手便劈了下来。

  “啊!”饶他是个大男人,也吓得一个惊叫出声,堪堪收手避过那一刀,却是踉跄着跌倒在地上,下一刻,一把刀便比着他着的脖子,一个稚嫩的声音历声喊道:“放开我娘,不然我砍了你。”

  紫苏看着手里紧紧握了柴刀,一张青白的吓人,眼睛红红的瞪了地上人的三弟,喉咙便痛了痛,但她没有阻止,她知道如果一家人不能抱成一团,那么今天躲过了,还有下次。迟早要落于人手!

  一瞬间,围着看热闹的陶家村人都被眼前这一幕给震住了。

  “你砍,你个小屁孩,人还没刀高,就敢砍人。当真是有爹生没爹教的东西。”跌在地上的人骂骂咧咧的试图站了起来。

  三弟因为紧张整个身子都颤抖着,又不敢真的下刀砍,可又不能放任不管,他无助的喊了一声,“二姐。”

  紫苏冷眼上前,将手里尖尖的铁棍对着地上的领头人,一字一句道:“他不敢,你说我敢不敢?”

  陈有福抬头,对上紫苏那冷的比冰碴子还要冷的目光,明明看着只是八、九岁的年纪,可那眼里的冷光,却像是历经百世,冷漠的直让人心里打抖,陈有福也确实打抖了。因着紫苏手里的铁棍正在他心口的位置略略用力的往下戳。

  “这里是心脏的位置,如果我将它戳个洞,你说,它还会跳不?”紫苏忽的便撩唇对陈有福笑了笑。

  这一笑,恰似一池冰水裂了条缝,真真正正的冷到骨子里。

  不说这些陈家村来抢人的人,便是陶家村看热闹的人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个颤。乡下人什么时候看到过这样的冷暴力,杀人的话就像说得吃什么那么简单,偏生说这话的还只是一个小姑娘!

  “你不要乱来。”紫苏身后响起一个微弱的声音。

  紫苏回头,目光对上说话的人,勾了唇角,冷声道:“我乱来?你们公然上门强抢良家妇女,不是乱来?”

  “谁说我们强抢的,我们付了钱给陶二郎的。”

  紫苏敛下脸上的笑意,目光冰冷的看了那人,怒声道:“那你就该去抓他婆娘,来抓我娘亲做甚?”

  “哎,你这娃娃怎么不讲道理?”陈二福急了,他们兄弟三人给了一两银子给陶二郎,说好了买他这寡嫂,谁想到半路会杀出这不要命的三个小鬼,他急声道:“你爹已经没了,你娘自然就得听从你二叔的意思,是买是卖,哪由得你个小娃娃来说道。”

  “放屁。”紫苏重重的“呸”了一口,对陈二福道:“你不知道什么叫长嫂如母吗?你怎么不去卖你娘。”

  紫苏的话一落,人群又是轰的一声。

  照这个时代的规矩来说,陶大郎没了,那么陶大娘及紫苏三姐弟便是由陶二郎处置的。可紫苏说的也没错,所谓长嫂如母,既是陶大郎没了,陶二郎便该担负责任奉养寡嫂,拉扯三个侄儿长大成人。

  可那陶二郎是什么样的人!

  一片窃窃私语声中,陈二福脸色一黑,怒声道:“我不管,你要留下你娘也可以,你把银子还给我。”

  “你是脑子被驴踢了,还是你娘生你的时候挤坏了脑仁。”紫苏怒声道:“你钱给谁了问谁要去,凭什么我给你银子。”不待陈二福答话,又道:“你且听着,你今天要是敢硬来,强抢我娘,我三姐弟拼了命也要给你们身上扎个窟窿。我大哥也一定不会放过你。”

  转过身对三弟道:“听着,要是他们硬来,你就给我砍,反正没活路了,要死大家一起死。砍死一个够本,砍倒二个赚一个。”

  三弟重重的点头,“二姐,我知道了。”

  “去,把村长叫来,哪有这样的事。”陈家村跟着来抢人的人嚷嚷了起来。

  紫苏冷冷一笑,“天王老子来也没用。”

  眼见僵持了下来,便有人做起了和事老。

  “哎,要不你们把这三娃也一起带了去吧,你们带走了大人,剩下的三个孩子可怎么活啊?”

  “是啊,是啊,这三娃也大了,也能帮着干活了。”

  紫苏由不得便翻了白眼,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哎,就这样的,谁敢要啊。”陈二福大声道:“这动不动就拿刀拿棍的,指不定哪天就死在他们手里了。”

  劝话的人便又齐齐的静了下来。

  紫苏抬了脸,笑盈盈的看了陈二福,“没错,你可想清楚了,就算是你今天将我娘带走了,说不定哪天,我们就一把火烧了你们的房子。”

  陈二福嘴巴哆了半天,愣是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半天嚷了一句,“你到底想咋样。”

  “放了我娘,顺便带句话给陶二郎,告诉他这是最后一次,要是还有下一次,小心,他那个便宜女儿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耍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