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3伤心

    “你动心了吧。”

  陶大娘猛的抬头,看着一脸冷色的紫苏,嘴唇动了动,却是没说出一个字。末了,又重重的垂了头,只是放在膝盖上的手却是捏得紧紧的。

  紫苏“呵呵”的发出一阵冷笑,蓦的想便起当日告诉陶大娘,陶八水想要四妹做童养媳时,陶大娘的反应。怎的,今天换了自己,陶大娘,她就动心了!说起来,还是情份不同。都说手心手背都是肉,可总究有薄厚之分!

  有那么一瞬间,紫苏忽然就觉得无比的泄气与失望,她这样努力的付出一切,难道得来的就是这样的回报?是不是说,如果有一天在必须要人做出牺牲的情况下,陶大娘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她?

  紫苏踩了沉重的步子深一脚浅一脚的便朝外走。

  “二姐!”三弟蓦的发出一声哭喊,追了上去,一把扯住了紫苏,惶乱的道:“二姐你怎么了?你要去哪?你不要我们了吗?”

  紫苏低垂了眸子,任由三弟拉着,一句话也不说。胸口那种又酸又痛的感觉像是要将胸给炸开了一样。

  “二姐……”三弟眼见紫苏不出声,由不得便慌张的回头朝里喊起来,“四妹,你快来,二姐她哭了。”

  紫苏懵然的思绪被三弟的那一声喊,给震了回来,果然,不知道何时,她的脸湿成了一片。此刻还有泪水源源不断的往外流。

  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就会伤心了!人心会偏,前一世,不就是明明白白的体味过了,也看穿了,看透了。怎的到了这世,还是这般容易受伤?

  “二姐,”四妹急急的跑了出来,看着泪水满脸的紫苏,“哇”的一声也跟着哭了起来,她紧紧的抱了紫苏的手,嘶声道:“二姐不哭,四妹乖,四妹听二姐的话。”

  紫苏只觉得一颗心就像是被人拿了尖尖的指甲狠狠的掐了最嫩最娇弱的地方,痛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二姐,你别难过了,等我学成了,那恶婆娘再来,我拿箭射她。”三弟在一边小心的看着紫苏的脸色说道。

  紫苏点了点头,“二姐不难过,二姐一点都不难过。”

  “二姐不哭,二姐你不要哭……”四妹垫了脚尖想要给紫苏擦泪水。

  紫苏一手一个将三弟和四妹拥在胸前,将脸埋在她们的肩窝里,极力的压制着心头的酸痛。

  “娘再也不会了。”

  身后响起陶大娘嚅嚅的声音。

  紫苏的瘦小的身子便僵了僵,她抬起脸,看着身边无比依赖她的三弟和四妹,沉默了半响,稍倾转身便朝里走,在经过陶大娘身边时,步子顿了顿,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打了水,给自己和三弟、四妹都洗了把脸后,紫苏对神色讪讪跟上来的陶大娘道,“你坐下,我有话跟你说。”

  陶大娘“哎”了一声,便在灶前的凳上坐了,又难为情又懊悔的看了紫苏。

  “以后我的婚事,还有三弟和四妹的婚事,都由我来做主。”

  陶大娘脸上的神色便变得晦涩不堪,那对略显浑浊的眸子也瞬间紧了紧,有着一闪而过的受伤,紫苏虽看在眼里,但却是刻意的让自己去忽略。

  “我早说过了,这个家以后你做主,自然,你的婚事,还有她们的婚事,都由你决定。”

  紫苏点了点头。

  一时间屋子里便静了下来,三弟虽然还不能明白这其间的微妙,但却知道她二姐伤心了,那么艰难的情况下没到过她二姐哭过,却在今天看到了她二姐的泪水。想着,一切都是因为那个杀猪的恶婆娘引起的,不由得便狠狠的攥紧了手,发誓,总有一日要替他二姐讨回来。

  “连着拒绝了他们家二次,怕是他们不会这般善罢甘休。”

  陶大娘听得紫苏这样说,不由便惊恐的抬了头,“那怎么办?”

  紫苏也觉得很头痛,一个陶二郎已经够让她头痛的了,偏生又出来个陶八水,对付陶八水可不能像对付陶二郎那样,必竟陶八水家还有几个五大三粗的儿子。

  “你让我想想。”紫苏抿了唇,在一边用来劈柴的树墩子上坐下。

  三弟和四妹不敢出声打扰她,也跟着坐到了紫苏身边。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便在三弟和四妹看地上的蚂蚁看得入神时,紫苏说话了。

  “先把兔子看顾好,千万不能让他们对我们家的兔子下手。”

  四妹连忙怯怯的抬了头,看向紫苏,“二姐,我打不过狗蛋。”

  “不用你跟他打。”紫苏叹了口气,将四妹搂到身边,轻声道:“以后春妮来看兔子,你就尽量的多留着她。要是,狗蛋来捣乱,你就使劲喊,说狗蛋要抢春妮的兔子。”

  四妹似懂非懂的看了紫苏,“这样真的有用?”

  “有用的。”紫苏笑了笑,心里对陶打铁又多了一分愧意,她这是借陶打铁的势呢。

  “那我知道了。”

  紫苏目光一转,对上陶大娘虽则苍白但却仍有几分清秀的脸,心里猛的闪过一个念头,但很快的她又将那个念头给抹了,心道:陶八水应该没那么大胆子。

  “二姐,你怎么了?”三弟看着紫苏,“为什么,你脸色好难看?”

  紫苏定了定心神,对三弟道:“三弟,二姐要你去做件事,你能做好吗?”

  “我可以的。”三弟挺了挺小胸脯看向紫苏,一迭劲的道:“我一定能做好的。”

  “好。”紫苏便附在三弟耳边,轻声言语了一番。

  “二姐,你要它干什么?”

  “你别管,二姐自然是有用处的。”

  三弟便不再问,大声道:“我知道了。”

  陶大娘有心想问,可在出刚才的事后,便有些难为情,不敢再问。只是不时的拿眼撩紫苏几眼,紫苏原想告诉她,可又怕只是自己想多了,凭白的吓着了她,便也没开口说。

  这般,商议妥当了,紫苏便起身,让各人做各人的事去。

  她则是去看了看存下的蘑菇有多少,又取了个小陶罐出来,洗干净了,放太阳下晒,打算等十五的时候去那个换东西的市场换点吃的东西回来。想着,最好是换老南瓜,又经放,又容易吃饱肚子。

  一切弄妥,紫苏带着三弟去割了新鲜的葛叶回来,给兔子重新喂过食和干净的水后,天便黑下来了。

23伤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