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2三弟发狠

    陈家村。

  陶大娘向村里人打听了一番,才找到陈寡妇家。

  正是日暮时分,家家户户种田耕作的壮力们都回来,听说有人找陈寡妇家,想着往日那陈寡妇和陶二郎的为人,不由都兴起了看热闹的心情,只片刻的功夫,便围满了一圈人。

  陈寡妇才见着陶大娘,便新仇旧恨涌上心头,白花花的雪花银啊,就那样还给了陈家几兄弟,还把陶二郎给海揍了一顿。于是,“嗷”的一声,便扑了上前,揪了陶大娘的头发,一迭声道:“你这个扫把星,我不去找你,你还敢来找我。”

  陶大娘没防着陶寡妇上前就动手,头发被她拉了个结实痛得眼泪都出来了,又想着三弟人影不见,全家人好不容易有点出路,陶二郎还不放过,要上门生事,一瞬间,恶向胆边生,抓了陈寡妇的手就一口咬了上去。

  “啊!”陈寡妇发出一声惨叫,抬手便朝陶大娘身上使了命的拍下去,一边拍一边骂道:“你咬人,你这狗娘养的。我让你咬,你敢咬我……”

  陶大娘被陈寡妇拍得眼前只发黑,可嘴里的牙齿却是不松,很快便偿到一股铁锈味,耳边陈寡妇的骂声变成了哭天赖地的痛呼声。

  因着陈家村的人对这陈寡妇和陶二郎都是厌恶的紧,此刻,谁也不上前拉劝,反而一群小孩子在一边拍手跳脚的喊了起来。

  “打架了,打架了,陈寡妇被打了,陶赖子要哭了。”

  “松开,你快松开……”陈寡妇这会子哪还想着打陶大娘,只想将被陶大娘咬在手里的胳膊给抽出来。

  只这会子的陶大娘就那王八咬人驴叫不撒嘴一样,咬着陈寡妇一口肉,怎样也不肯松开,任凭陈寡妇怎么哭怎么喊怎么挣扎。

  “你敢咬我娘。”

  斜刺里跑出一个壮实的穿着一身花布衫子的身影,手里拿了根大棒子对着陶大娘就敲了下去。

  “啊!”

  围着看的人由不得都发出一声惊叫,胆小的甚至闭上了眼。

  陈寡妇看着冲出来相帮的自家闺女,连忙大声道:“春花,打死她,打死她。”

  眼见得陈春花手里的棒子便要落在陶大娘头上,不成想人群中冲出一个瘦小的身影,愣是将陈春花给撞得偏了偏,手里的木棒子便也失了准头,“咚”一声,敲在陈寡妇身上。

  人群中“翁”一声,暴发出一阵笑声。

  “你敢打我娘,我杀了你。”

  三弟手里一把被磨得明晃晃的砍柴刀,对着陈春花便要砍过去。

  陈春花虽说像她娘是一个横的主,可那是没遇见比她们更不要脸更不要命的,此刻眼见得三弟瞪了豹子一样的眼,举了柴刀要砍过来,吓得喊了一声“妈啊”便软倒在地上。

  “哎,”

  围着看热闹的人眼见得要出人命,有几个在陈家村说得上话村民便连忙上前,抱住了舞着柴刀要砍人的三弟,连声道:“娃,可不能这样。”

  三弟被人拦着,听到三弟声音的陶大娘清醒过来,松了嘴,回头懵然的在人群中寻找三弟。

  “娘,娘……”

  “三弟。”陶大娘跌跌倒倒的扑了过去,一把将三弟抱在怀里,待看得他一半脸肿得老高,嘴角还裂了道口子,颤声道:“这是你二叔给打的?”

  三弟没出声,只是咬了嘴,眼睛死列盯向陈寡妇和陈春花。

  “天啊,还有没有天理啊,这样上门欺负人啊,陈家村的人都死绝了吗?就这样让人欺我们孤儿寡母的。”陈寡妇又是拍胸脯又是跳脚的在那骂了起来。

  陈春花见三弟手里的柴刀被人夺了,拎了棍子便上前。

  人群里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小心。”

  陶大娘急急的站了起来,回过身躲了陈春花打下来的棒子,下一刻,抬手便狠狠的一个巴掌扇在陈春花的脸上,红了眼怒声道:“陈寡妇,你想让我们没活路是不是?大家一起死。”

  话落,便去拾三弟适才被人抢了扔在地里的柴刀,“我跟你拼了,都别活了,要死一起死。”

  “她大婶,不行啊。”

  立刻便有人上前拦了,又有人对陈寡妇骂道:“陈寡妇,你也是个没男人的也是个女人,心肠怎么就这么毒呢。”

  “你这都把人给逼成什么样了啊。”

  “就是,也不怕报应。”

  陈家村离陶家村不远,陶二郎是怎样对他大嫂这一家子的人,人人都知晓。想着若不是被欺负的狠了,没活路了,谁会上门拼命啊。

  “天啊,还有没有天理啊,我在家坐着都遭祸啊。”陈寡妇将被陶大娘咬得血淋淋的伤口伸到众人面前,一迭声道:“看看,看看,这是要吃我的肉啊。”

  她伸得起劲,却不知道看的人都想着,咋就没咬下块肉呢!

  陶大娘挣了出来,冲到陈寡妇面前,“陶赖子他为啥要去毁我家的萝卜。”

  陈寡妇眼一瞪,吼道:“我怎么知道,他是你陶家的人,关我什么事。”

  “他是你男人。”

  “他……”陈寡妇的那句“不是”嚷不出来了,她再不要脸,也不能当着村里人的面说,陶二郎是她的姘头啊!

  陈寡妇声音一滞,陶大娘的气势便上来了。

  “我们娘几个就指着那两亩萝卜活,你们做下这黑心肝的事,就不怕老天报应吗?”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去你地里的事。”

  两人你一声我一声的吵了起来,三弟的目光则是阴凉凉的盯着陈春花。

  照说陈春花比三弟还大几岁,可三弟那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的样子,还是吓到了陈春花。她整个人似钉在原地一样,动也不敢动。

  “你给我听着,”三弟陈春花跟前一站,小小的手指指着陈春花一字一句道:“陶二赖子他要是敢再来害我家,我就杀了你,烧了你家房子。今天要不是我娘来了,我就杀了你烧光你家房子。”

  “你个小兔子崽子……”陈寡妇听了三弟的话,便要上前,不想,三弟却猛的回过头迎着她,大声道:“不信,你就试试,我弄死你们,我娘我姐妹就有活路。”

  陈寡妇被三弟喝得怔在了原地,她丝毫不怀疑三弟话里的真假。那种杀人的目光,不是装的出来的!

  第二次,陈寡妇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

  “娘,三弟!”

  紫苏从人群里走了出来,上前打量了三弟一番,对跟在他身后的陶二郎怒声道:“这是你给你打的?”

  陶二郎眉毛一竖便要耍横,但在对上紫苏冷的像冰碴子的目光时,才起的气势蔫了。

  “你下次再动手,试试!”

32三弟发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