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请人

  一旁的温如影愣了下,王的病是火依舞造成的?

“此事和火妃姐姐有关?”于珍反问了句。

“脱不了干系!”白玉儿冷冷地说了句。

语毕,走到龙床边,缓缓地坐在了床沿边。

白嫩的小手轻轻地摸了摸云九天的脸庞,一旁的二人嫉妒地看着她的举动。而于珍给了身边不远处的贴身婢女一个眼色后,双眼便一直看着床上紧闭着双眼的云九天身上了。

顿时,龙吟殿内的气氛变得更加的怪异。

……

过了许久,左小小跟在宫人的身后,走入了龙吟殿。

一路上,她心底想了千万个说辞,可在走入龙吟殿的时候,全都抛到了脑后。

视线从入殿后,便一直焦集在了温如影的身上。

“火依舞,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连王都敢谋害!”此话一出,殿内之人都给吓住了。

其实,早在火依舞走入殿内之时,白玉儿便已经站了起来。

而在看到火依舞不要脸地勾引着身为御医的温如影的时候,白玉儿便更加生气!这个该死的贱人,竟然敢谋害王,而且还在王的面前大胆的瞧着别的男人!

左小小顿然回神,眯着双眸朝玉妃看了过去——

美是美,可惜那眼神,让人看了不舒服。

左小小慢慢地走到玉妃身边,“‘欲’妃,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王是腹泻不止才昏迷的,这些不过是小毛病罢了,何来谋害一说呢!”虽然是准备恶整暴君一番,可没想到效果要比预期来得更好。

一路走过来,已经大略从宫人的口里套出了些基本情况。

说到最后的时候,她还真想看看暴君倒在便水中的模样,据说暴君昏迷那会,整个龙吟殿都臭哄哄的。

白玉儿一直盯着火依舞,见她说完那句话后便诡异的笑着。

“小毛病?”白玉儿冷冷地看了眼火依舞。

“王不仅昏迷,还虚弱得很。这还不算谋害吗?莫非在火妃的眼里,只有真的死人了,才算是谋害吗?”故意加重“死人”二字,这是宫中人的忌讳。

凌厉的眼神直射向火依舞,那神态让一旁的人都后退了几步。

这句话,也恰好引起了众人的恐慌。

“只需喝一杯水就能解决的腹泻,难道不算小问题吗?”

“还有,王的身体之所以那么虚弱,怕也是多亏了玉妃的努力吧!”

“夜夜侍寝,就算是铁打的身体,估计也消瘦不了吧!”

左小小冷笑地说道,同时一步一步地逼近白玉儿,每一句都恰好好处地打到了白玉儿的痛根。

“你!”白玉儿脸色微变,若是细看的话,会发现,她的右手紧紧地捏着拳头,掌心处隐约泛着白。

请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