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功过

  “功?何功之有?”云九天眉头一挑,同样是倨傲的眼神。

“王是否有觉得口中有淡淡的闲味呢?”左小小也不急,慢慢地说道。

“那又如何?”

“王口中的咸味乃一杯盐水所致,盐水是我让人准备的,而这杯盐水恰好是让王清醒过来的良药。难道这不算功吗?”左小小冷冷地说道,同时看了眼温如影。他为什么没有对暴君施诊下药呢?非等着自己来了龙吟殿。

“王宫之中御医无数,哪里会需要你来给朕下药!”云九天压根不信,嘴角边挂着讽刺的笑。

“御医是无数!不过我看若不是那杯盐水,王估计还继续昏迷着吧!”左小小瞥了眼玉妃,冷笑道。

“王,这不关御医之事。是臣妾不放心,所以特别吩咐孙公公去请老御医回宫给王您施诊下药。”白玉儿柔媚的声音响彻龙吟殿内。

“哦!”云九天看了眼白玉儿,再看向火依舞。

而左小小也不着急说话,而是看着龙床边上的二人。不放心?估计是想陷害自己吧!等暴君病重得不行的时候,那自己免不了要被赐死罪了!

“就算你一功,可依旧是功不抵过!”云九天面无表情地看着火依舞。

“过?两道菜就算过?”左小小反问道。

“莫非还要朕一一细数!”

“爱妃不会忘了昨夜的事了吧!”说这话的时候,云九天的神情冷得让人想退避三舍。

“依朱雀国的法令,爱妃必须得去暴室里带上个三天三夜!”

语毕,云九天的嘴角微扬,眼神如千年寒冰般冷。

“吓!”众人因为云九天的这句话而不由愣了下,暴君,乃朱雀国对后宫中所制定的最高的一种刑法。

“王,微臣虽不知火妃娘娘到底何处触犯了王。但是火妃娘娘的身子刚刚好一点,怕是禁不起暴室的折腾……请王三思。”温如影淡淡地开口道。

左小小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刚才自己将御医不管用的事挑开,他竟然还不生气,反而帮自己说话!

脸颊上滚烫滚烫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这是,宫外传来了宫人拉长的音。

“太……后……驾……到……”

太后来了?怎么会?白玉儿扫了一眼宫内之人。

云九天仅是蹙了蹙眉。

功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