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未婚生子

  左小小这才发现,殿内还有其他人。不由苦笑了下,刚进来的时候,眼底就只看到了睿儿,而没有注意其他。看来睿儿对自己的影响不容小觑了。

“师傅!也在呀!”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讶之色,而是平静地陈述了一件事。

“还有三日才到七日。而据属下看,娘娘的身子怕是不行吧!”银翼淡淡地看了眼,又瘦了些的火依舞,说道。

火宸睿乖乖地站在了娘亲旁边,一双大眼,静静地再一次打量着这位带着面具,被娘亲唤为“师傅”的男人。

除去被面具遮住的部分,大略能猜出,应该也是个长相颇为俊美的男人,尤其是那一对深黑的眼睛,淡如水,冷如冰。这是刚才他看自己的时候的感觉,而这个时候,他却看到了另外一个情绪。

他对娘亲,比较特别!

眼神中多了一点暖意,虽然语气依旧和刚才一般,可是却能感觉得出来。他这会是在笑的。

而怜儿在看到娘娘和太后身边的侍卫说话如此怪异的时候,微微蹙了蹙眉头,心中多了一份担忧。

“身体是练出来的!不是一句‘不行’就能打退我的念头的!”左小小眼神坚定地看着他说道。被打入暴室一次,更坚定了非学好武艺的念头。既可以锻炼身体,又可以保护自己。一举两得。

“太后请火妃娘娘去凤栖宫一聚。”

“娘娘若是准备妥当,那么便随属下走吧!”这一次,语气中比最初多了一丝的敬畏。

聪明若左小小,自然也感觉到了。

“我可以带睿儿一同去吗?”左小小低头看了眼,身边的睿儿,询问道。

火宸睿在听到娘亲的话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雀跃。

银翼顿了下,黑眸看了眼火依舞身边那有些婴儿肥的孩子,据说是火依舞入宫前所生的孩子。

“随你。”

“娘娘,怜儿能不能也一起去呢?”一旁的怜儿也参合了一脚问道。

左小小弯了弯眉眼,笑着说道,“怜儿就在殿内等我和睿儿回来吧。”

“那……好吧。”小眼看了眼娘娘,再看了眼睿少爷,最后停在银翼的脸上。

“娘娘,走吧。刚才娘娘沐浴已经耽搁了不少时辰了。”银翼催促的声音适时地响了起来。

“走吧。”左小小右手牵好睿儿,同时对着睿儿笑了笑,说道。

睿儿同时回给左小小一个甜甜的笑。

第二次到凤栖宫,感觉已经完全不一样了。第一次,那时自己对后宫的形势,还懵懵懂懂,抱着怀疑不相信的态度笑看后宫;而此刻,对后宫的残酷无情,已经亲身体会了,现在算是十分谨慎小心。以免一步错,全盘皆输,丢了自己的小命。

左小小牵着睿儿,美目淡然的扫了眼凤栖宫内参天合抱的大树、缠绕在大树上的各种植物、笔直的碧竹。

“娘娘,太后在大厅里等你。”银翼淡淡地说了句,便走在了前头,领着路。

火宸睿跟在娘亲的身边,四处张望着,一双大眼睛滴溜溜地转悠着。

大树遮阴,藤条缠绕,遍地碧竹。平淡,素雅,倒也似外公口中所说的太后的习性。

************

犹记得进宫前夕,外公特意交代了自己,“睿儿,此次入宫,你可要万事小心呐。”

火宸睿一双圆溜溜的眼睛不解地看着外公,他不是进去找娘亲吗?怎么还要小心呢!

“后宫是非多,稍有不慎,可能就丧了命。”外公叹了口气道,睿儿虽聪慧过人,但毕竟还是个未经风雨的娃娃。

“娘亲不是会保护睿儿吗?”小小的眉头皱成了“川”字形。

“娘亲也有她保护不到睿儿的时候,这个时候,睿儿就要学会自保!明白吗?”虽然不知道睿儿能明白多少,但是火瑞还是一一嘱咐着。

虽然并不是特别懂,但是他还是点了点头,以免外公担心。

“睿儿,你细细听外公说来。”

未婚生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