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深宫险恶

  “宫中如今的形势是,太后隐居凤栖宫,很少过问后宫之事。大小事,大多数都是白家的姐妹二人,最为受宠的是玉妃白玉儿。此人心计颇重,睿儿要小心避开她。月妃属看一眼就知道她想做什么的人,碰面的时候注意下,就可避过了。而如今有孕的珍妃,你更要小心。……”

“睿儿进宫后,除了你娘亲以外,就只能相信太后。就是假如睿儿碰到事情了,可娘亲不在的时候,那么你可以去找太后。太后她一定会帮你的。”

“太后与世无争,但是为了睿儿的娘亲,她一定肯出面的。”

“睿儿明白了吗?”一向宠爱这一外孙的火瑞摸了摸睿儿的头,询问道。

“嗯。明白了。”火宸睿点了点头。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这个锦囊,睿儿你好生收好了。”火瑞叹息道,同时将一个明黄色的锦囊给了他,此刻它正被自己放在秘密之处。

“锦囊何用?”

“假如谁要对睿儿的生命不利的时候,睿儿要让人将那锦囊送到王——云九天的手里。”

“为什么呢?”火宸睿不解地反问道。

“以后你就知道了。睿儿。”外公慈爱地摸了摸他的头,说道。

“时候不早了,睿儿早些休息。”

“嗯。”

……

**********

在火宸睿回想那日和外公谈话内容的时候,银翼已经领着二人到了内厅里。

宛若“娟娟细雨,潺潺流水,泉水叮咚”的琴音,流淌在空气中,回荡在耳中,让听者不禁放松了疲惫的神经,预先准备好的一堆说辞也忘得七七八八了。

竹帘的细缝之间,宛若出生婴孩刚睁开眼,隐约可见,一名正值年华的女子端坐在里边。

明眸间似有流盼,青丝若流水般细滑;白里透红的肌肤,让人看不出猜不透她的年纪。

葱白的手指,划过琴弦……

淡淡的檀香烟舞萦绕在她的周身,银翼走在前面,抬手掀开特制的竹帘,让身后的二人进去。

左小小牵着火宸睿走了进去,而葱白的指尖也在这时离开了琴弦。

一种意犹未尽之感,萦绕在心头。左小小眯着眼,看着眼前的太后。她是故意在自己来之前弹奏刚才的曲子的?

“舞儿,来了啊。”风夜凰脸上的微笑,宛若三月春风拂过,让人很是舒服。

早就见识过太后年轻一面的左小小,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而火宸睿那双璀璨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诧异。这太后怎么如此年轻呢,和娘亲一般大。

虽然疑惑,可是他毕竟是跟着娘亲来的。乖顺地任由娘亲牵着他,大眼自进来后,便一直盯着太后看着。

太后脸上的笑容好熟悉,火宸睿嘴角微微上扬。

“坐吧。”风夜凰的态度,就像是对待一般客人般,丝毫没有一点个架子。

“嗯。”左小小略有保留的,只是应了声。而后便做到了预先准备的位置上。

“宸睿也来了呀!”风夜凰对着火宸睿温柔的笑了笑,说道。

“睿儿见过太后。”睿儿小小的身子,行着那宫廷的礼仪,那模样,特滑稽。

不过二人都没有发笑,而是宠溺地看着眼前的孩子。

“太后今日让我过来,有事么?”左小小在扶着睿儿坐下的时候,同时询问道,语气有些漫不经心。

“舞儿,你又生疏了。”风夜凰笑了笑道。

“后宫之中,人多口杂。我还是注意些分寸为好,以免惹些什么祸事到身上了。”

她的话,让风夜凰愣了下,眼神黯了下去。到嘴边的话全部都吞了回去。

“哎……”深深地叹息了一口气。

一旁一直注意着太后的神色火宸睿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这有一颗补血养气的金丹,你服下吧。对身体有好处的。”风夜凰将预先放在盒子里面的丹药取了出来,站起来,走到火依舞的身边,放下。

“暴室里如此虚寒,对你身子伤害很大。还有两日,你便可以跟着银翼开始习武了。”见舞儿不为所动,风夜凰继续说道。

“既然如此关心我,为什么要陷害我!”憋了许久的左小小突然质问道。

她的质问,让风夜凰压根摸不到头脑。她怎么会陷害舞儿呢?

面对着舞儿的质问,风夜凰不解地看着她,明眸中掠过一缕伤感,稍纵即逝,让人来不及看清楚。

而愤怒中的左小小就更没法看清楚了。

深宫险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