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奇葩的相亲

  临海市的高档咖啡馆里,沐晚清穿着一件白色洋裙,肩上随意披着一条羊毛披肩,跨门而入,清澈的双眸往人群中看去,一眼就准确无误的找到了今天的目标。

下一刻径直朝着摆着十只郁金香的桌子走去。

“对不起,我迟到了。”

清脆悦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打断对面男人看着窗外的目光,对面的男子微微仰起头,先是一愣,尔后深邃的目光掠过一丝惊讶,随即唇角展开意思冷笑。

“是你!”

“是你!”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顾城好像没发生过任何事情一样,紧绷着脸,一脸桀骜之色。

“你已经迟到了三分钟,我从来没有等人的习惯。”

晚清总觉得这是冤家路窄,昨晚才和她一夜雨露的男人,竟然会是跨国集团的总裁,他相亲的极品男,真是讽刺。

沐晚清保持着要坐下去的姿势,随意的将发丝捋到脑后,动作优雅大方,好吧,她的确是故意的,要不是被爷爷逼着出来相亲,她怕是死也不愿意见到这个恶劣的所谓黄金男人。

沐晚清将披肩随意的搭在椅子上,露出小巧精致的肩膀:“等女人是男人应有的绅士风度,顾先生在英国那么多年,难道连这个也不懂。”

沐晚清挑起眉头,扫了眼眼前这个风度翩翩的男人,那一夜没看清楚,这会看去,他的确十分的帅气,五官立体,眸色深沉,据说还是三国混血儿,如果她还怀着少女时代那种懵懵懂懂的情感的话,或许真的会为了这个男人痴狂。

顾城微微耸耸肩,慵懒的倚在椅子上:“这种风度我一直觉得只是为了美女才设的。”

二十几年的名媛教育,让沐晚清的心性多了几分沉稳,这种话对她不会造成任何影响。

顾城拿起一本册子,翻了几页,眉头微微皱起,双手交叉在一起,鹰一样的目光带着犀利直直的射向晚清:“沐晚清,前临海市首富之女,金融海啸破产,母亲跳楼自杀,父亲中风住院,对吗?”

沐晚清的声音微微带着一丝颤抖:“顾先生对我的事情了解的真是清楚,不过作为相亲对象,顾先生不是该说点自己的事情吗?”

才刚见面,顾城就如此单刀直入的直逼她的死穴,她捏紧裙摆,如水的双眸紧紧的盯着顾城,不让自己处于弱势的一方。

就在这时候,顾城猛地站起身子,捏住晚清的下巴,紧紧的盯着晚清的眼睛:“你想了解什么?是像昨晚一样了解我的弱点?还是我的钱?”

似乎觉得正装过于难受,顾城粗鲁的扯开领带,揭开几颗扣子,脱下西装外套的他,多了几分狂野与不羁,却充满魅力,他把册子丢在桌上,嘴角的冷意不减:“说吧,高傲如沐小姐你,是为什么答应和我相亲,我爷爷给了你多少钱,我十倍给你。”

晚清有些反感的撇撇嘴:“那一天是误会,身为女人的我都没吃亏,你喊什么?钱?我沐晚清虽然已经破产,可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还不至于靠着和人相亲来赚钱。”

顾城拿起帕子擦了擦刚刚捏过沐晚清下巴的手,笑的诡异:“是吗?我以为令父在医院里急需用钱呢,没想到沐小姐是如此清高的人。”

沐晚清站起来,紧紧的看着顾城,略施了淡妆的脸上满是不屑:“那是因为顾先生你太市侩的原因吧。”

临海市盛传顾城是出了名的痞子脾气,今日见到,还真是感谢造谣的人,这分明就是无赖吗。

顾城的目光扫过沐晚清细白的长腿:“不如我们做个交易。”

顺着顾城的目光看去,沐晚清脸色一红,低头凑近顾城:“我知道你有个女朋友,别告诉我你想玩金屋藏娇的把戏,姑奶奶我没时间陪你玩。”

“看来沐小姐还是很了解我吗!”

顾城押了口咖啡,长腿交叠在一起,指尖扣扣的敲打在桌面上,无声的寂静在两人之间弥漫开来,他喜欢玩这种把对手惹毛的把戏,这十分满足他的虚荣心。

“我就开门见山的和你说,我祖父十分喜爱沐小姐。”

“所以你要我陪你演戏?”沐晚清把披肩往肩上一搭,大眼扑闪扑闪,分外清纯,她才不陪这匹狼玩游戏,她玩不起,也没有心思玩,她还要挣钱付医药费。

“你开个条件吧。”顾城站起来,一米八多的身高压得沐晚清喘不过气来,鼻尖满是他身上浑厚的男性荷尔蒙,这让她有些无所适从。

沐晚清背起包包,瞟了眼落地窗外飘扬的大雪,低声说道:“顾先生是跨国集团的CEO,而我沐晚清如今只是个平凡人,高攀不起顾先生,更别说演戏这么高深的学问了。”

沐晚清一甩长发,只剩下娇小的背影留给顾城。

看着沐晚清的背影,顾城的眼眸深邃如水,嘴角的笑意如冰霜,仿似毒蛇,他弹了弹笔挺的西装上的灰尘,这个女人,的确和传闻一样很有意思。

第二章、奇葩的相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