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绝望的时候

  一路上,顾城都默默无语,晚清也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晚清看着窗外飞驰的高速公路,半响后才说道:“送我去医院吧。”

顾城转头深深的看了眼晚清:“嗯。”

才送到医院门外,顾城已经开车走了。

晚清愣愣的看着渐行渐远的顾城,有些出神。

医院的走道依旧亢长,晚清站在陈院长办公室门外,犹豫了片刻,还是轻轻敲响了。

“请进。”

晚清跨门而入,只见伏在办公桌上的中年男人抬头扫了眼晚清,顿时一脸惊喜的站了起来:“晚清,你终于来了,我找你很久了。”

晚清焦急的说道:“陈伯伯,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我爸的病情加重了?”

陈院长沉默了片刻,才说道:“不是的,晚清,你爸一切都好,只是你交的住院费已经到期很久了,按例医院不能再让你们呆下去了,你也知道,这事情是被我压下去很久了,现在上面要你们交住院费,否则会撤销你们的治疗。”

晚清转着手上的羊脂玉镯,脸上隐隐有些焦急,她的父亲中风,晚清是卖了家里的最后一套房子才凑了医药费,没想到才短短半年,就已经没钱了。

就在这时候,晚清抬起头,一把把手上的羊脂玉镯脱下,递给了陈院长:“陈伯伯,你是我爸爸的老友了,我现在把玉镯给你,能不能抵几天的医药费,你也知道,我和顾城结婚了,等到彩金到手,我就会付医药费的。”

陈院长脸色一变,把玉镯塞回给晚清:“晚清,这可是你妈妈留给你的遗物,这怎么可以,而且……你们欠了三百多万的住院费,院方那边已经压不住了,说如果明天之前还收不到钱的话,就会把病床给别的病人了。”

晚清如遭雷击,如果没有医院的治疗,爸爸,是不是就会死。

陈院长一脸痛心疾首:“晚清,伯伯和你爸相交多年,如果真的有办法,我也不会这么不通人情,你要谅解我。”

晚清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离开办公室的,浑浑噩噩的走到了沐父的病房里,晚清推门而入,就看到了沐父浑身插着管子躺在床上,原本精神的男人,已经瘦的皮包骨头,要不是微弱的呼吸,晚清真的会以为,爸爸……已经死了。

晚清上前握住沐父的手,眼眶通红,她仰起头,抽噎着鼻子:“爸爸,你知道吗?我要和顾城结婚了,是顾氏国际集团总裁的顾城,你的医药费已经有着落了。”

那手冰凉,和曾经握住她的温暖的手简直天差地别,那个曾经亲切叫着囡囡的慈祥父亲,那个曾经为了她的未来拼命工作应酬到呕血的父亲,却毫无直觉的躺在冰冷的床上生死未知,晚清觉得心像被狠狠的挖开,直到现在,她才知道什么叫世态炎凉,什么叫做绝望,晚清感觉到天旋地转,世界都在塌陷,而那些曾经害过他们的,都在冷眼看着他们。

“所以爸爸,你不用担心我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等我嫁过去,我会给你找最好的医院。”

床上的人紧密着双眼,一点也没有知觉。

晚清的脸色苍白如雪,紧抿着唇,疼……感觉全身都在疼着,就好像整个人被人生生的撕开,体无完肤。

晚清深深的吸了口气,颤抖的拿起桌子上的苹果,缓缓削了起来。

“爸爸,这是你最爱吃的苹果,哦对了,我已经知道是谁害得沐家破产了,等我嫁给顾城,我一定会让 他得到报应的,我不会让你白白的受苦的。”

晚清的脸上已经泪湿了一片,却好像闲话家常一样的和沐父聊着。

可是,床上的人,却一点回应也没有,只有冰冷的白墙,和无边的绝望。

第二十章、绝望的时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