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3章 男人何苦为难女人2

  “那你跳啊。”

“白云……”

鬼谷知道张伯性子,怕孟白云这么激他最终会出事。

孟白云却暗暗给了他一个“放宽心”的眼神,饶有兴致又略微嘲讽的看着张伯。

张伯冷着脸,风霜刀刻的脸上,神色坚毅:“你若然能让我见她一面,便是即刻去死,我也甘心。”

孟白云上前一步:“不知道人听来,还真能被你感动,以为你有多爱她呢。”

“你什么意思?”

“在我看来,你最爱的还是你自己。”

“我爱她,胜过爱自己性命,你凭什么这么说我?”

“就凭你对她纠缠不休!”

从来没人这么说过他,所有人都被他的痴心感动,甚至于他自己。

可当有人把他的痴心说成纠缠的时候,他心里某处坚定的地方,被击垮了。

孟白云把他细微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知道自己的话略见成效,于是继续她犀利的劝说。

“这么多年,你守在山上,真要见她,就算半夜翻墙而入又有何不可,一个净慈庵,上不通天下不入地的,真想找个人,何其简单。”

“你胡说八道什么,那是庵堂。”

“那又如何,你口口声声说爱,你的爱却没有一堵围墙高,没有一座庵堂大,说白了,你住在这里,无非是以自我折磨来惩罚她,幼稚。”

这话,如洪钟,撞的张伯无言以对。

孟白云语气微微软了几分:“张伯,你是个男人,你何苦如此为难一个女人。时至今日,你是盼着她三跪九拜来和你道歉,还是盼着她去完成你们那未完成的亲事呢?她真道歉了,你能放下心中执念吗?不,你始终还是被抛弃的那个。而她如果和你继续成婚,你难道就觉得自己守得云开见月明,这二十六年里发生的事情,你们能都忘了好好过日子吗?”

张伯那沧桑的老脸上,竟是挂了泪珠。

孟白云的话,字字戳心,句句蚀骨。

鬼谷第一次在张伯的眼中看到了那样的悲哀和无奈,望向孟白云的背影,嘴角勾起了一个佩服的笑。

他适时上前,轻劝一声:“张伯,放下吧。”

一句放下,很多人和他说过。

刚上山那几年,几乎每天都有人这么劝他,后来,来的人少了,再后来,无人再来。

如今再听到,倔强和执拗就像是蛛网丝,一阵劲风,吹的七零八落。

他终于泪水决堤,一个大男人,竟蹲下嚎啕起来。

孟白云知道,这一顿哭,千般委屈万般伤感都发泄了出来,这人的病,是有的治了。

张伯下山了,跟着孟白云她们一道下的山。

刚到山脚,暴雨倾盆。

下的却不恼人,只让人觉得畅快淋漓。

大雨过境,阳光灿烂,新鲜的泥土味沁人心脾。

山脚岔路,一间土坯房,门口的人看到三人欢喜的叫了声“少爷下山了”。

然后在孟白云稀里糊涂间,张伯救被土坯房里出来的四五个仆人和一顶华贵的轿子给接走了,给孟白云看的,目瞪口呆。

“这什么情况?”

第43章 男人何苦为难女人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