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4章 画中仙音

  “这什么情况?”

鬼谷甩了甩衣袖上的雨水,轻笑:“那是张尚书府上的长公子。”

孟白云搜刮了一圈脑袋,惊的舌头都打了结:“兵部尚书那个张尚书?”

鬼谷点点头。

孟白云却又迷茫了:“那大一个官,就算是把净慈庵翻了也掀不起多大风波吧,怎么不帮他儿子把那尼姑找出来。”

鬼谷笑容里带了几分遗憾:“死了,那个女孩其实出嫁当日就死了。”

孟白云心里隐痛了一下。

勉强笑了笑:“还真可怜。”

但愿张大少爷一辈子也别知道真相,有时候,人守着一份恨,其实比守着一份爱,活的要更轻松些。

心事沉沉,孟白云不曾察觉,回去的路并不是通往烟翠庄。

等到站定在一座熟悉的府邸门口,孟白云才微微一怔:“这不是……”

鬼谷温润一笑:“你不是要还玉佩吗?我就带你来了,正好你浑身都湿了,我府上也没女子的衣物,你可以借黛萝的穿。”

他边说着边熟门熟路往里走。

孟白云心跳突突起来。

哎呀,不行,不能犯花痴,不就和竹蕴见个面吗。

穿过雕花回廊,就听得一阵悠长古朴的琴声,眼前好似展开了一卷写意山水,每一个调子,都落笔有神,在画卷上行云流水,勾勒出一派古典优雅。

走近了,弹琴的男子席地而坐,姿态慵懒闲散,一张青铜面具下,双眸清冷,在对上湿漉漉的孟白云的时候,琴声嘎然而止。

“三哥,孟姑娘来还你玉佩来了,正好也让她给你瞧瞧病。”

“你病了?”

一个大面具,罩的只剩下一双眼,光看脸色还真看不出来,孟白云就只能问。

鬼谷轻笑一声,笑的几分促狭:“和张伯一样,心病。”

“呵呵,烦恼什么呢?”

“先把衣服换了吧。”面具下传来的声音,醇厚磁性,很是摄魂。

孟白云是个颜控,更是个声控,也或许,是就控竹蕴的声音吧。

甜甜一笑,她跟着丫鬟离去。

亭中,那青铜面具后的眼眸目送她离去后,眸色变得极为淡漠,语气凉如秋水:“怎么样了?”

“如三哥所料。”

“呵,我就知道她有这个本事。”

“是啊,她真是个奇女子,观人于微,动人以情,内心防线再是强大的人,似乎在她面前都没了屏障保护,只能束手就擒。”

龙傲寒冷眸的眼神,闪过一抹瞬息温柔,很快又熟练殆尽。

“你不该今天把她带来。”

语气冷冷,喜怒莫辩。

鬼谷却感觉到了压力,顶着压力道:“三哥,她淋湿了,我怕她病了,正好你这近又有衣服。”

“绮萝在。”

鬼谷一向温和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慌乱:“她怎么来了,那我去把白云带走。”

听他喊白云,看他眼底的关怀,龙傲寒眸色一凌。

“不必。”

“可要是绮萝知道白云就是太后给你赐婚的那位,还不得闹翻天,她一发脾气就不管不顾,我怕会伤到白云”

龙傲寒抬了下手:“不用说了,绮萝有这个分寸。”

鬼谷却还是不放心:“三哥,我还是把白云带走吧。”

龙傲寒眼神越冷:“我说了不必。”

鬼谷怎么觉得自己这三哥不高兴啊,看来他今天真不该把人带来。

有些事,当真是欲速则不达,尤其是男女感情上。

他未尝过情爱的滋味,所以劝解不了张大少爷。

他更不明白,宋绮萝和龙傲寒之间是怎样的感情。

第44章 画中仙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