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2章 低俗游戏

  还有长安城第一歌舞教坊主,先帝在世时候的红颜知己舞秀舞坊主。

第一镖局的丁总镖头。

等等等等。

这些传说中的人物,如今聚集在一处。

一股子银子金子票子的气味,开始在空气里无处不在的散发。

这些都是有钱人,有钱到钱都不是钱了的人啊。

跟着竹蕴,她可真是涨见识了。

不过最最有钱的,还是当属翁君生。

所以翁君生如此厚待的救命挚友,就算这些老板们不知道是什么来头,也都是举杯上前,客气问候敬酒。

孟白云也被两个年轻的女子拉住寒暄。

索性对这种类似于派队的场面孟白云上辈子去的多了,也见怪不怪,丝毫不怯场拘谨,落落大方。

她只是心里有个大疑团,竹蕴这这样清冷的性子,就算推不掉要来应付这种场面,何必带她来呢。

亏得她早上出来的时候还挺兴奋,设想着可以和他去西郊看看油菜花,放放纸鸢,踩踩绿草坪,走累了就在大树下背靠着背,她给他或者他给她唱歌小曲儿。

现在,幻想破灭。

她被拉来参加宴会,应酬一堆不认识的人。

而他则和翁君生待在一起,两人连句话都说不上。

“夏小姐,夏小姐。”

她恍了神,直到眼前一个女的喊了她两声,她才回过神。

这红粉水袖的姑娘谁来的,哦哦,记起来了,是盐商杨老板新娶的妻子。

杨铁军三年换一妻在长安城里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眼前姑娘,十八九岁光景,美艳动人,剪水秋眸,就是不知自我珍惜,为了钱财,跟了个老头子。

孟白云对她并无好感,于是懒懒应了一声:“杨夫人,叫我何事?”

“外面甲板上有表演,一起出去看看吧。”

孟白云这才发现,男人们还在推杯交盏,女人们已经多半走到了甲板上了。

反正竹蕴也没空搭理她,她也就去凑个热闹。

跟着杨夫人走到甲板上,她顿然皱了眉。

所谓表演,竟然是一堆富太太,在轮流往一个小丫鬟嘴里丢花生,看谁丢的准。

看那小丫鬟,脸上都是被打偏了的花生砸的红印子,嘴里已经塞满了花生,一双眼睛可怜巴巴的看向边上一个美妇人。

杨夫人在孟白云耳边介绍了一句:“好像是威武镖局丁夫人的丫鬟。”

说着,也饶有兴趣,跃跃欲试:“夏小姐,咱们也去丢一个吧,那边放着一堆奖品,我好喜欢那盆君子兰啊,十中九,就能拿到头奖了。”

这群富家太太,简直恶趣味。

一声尖叫气急败坏的尖叫,正在投掷的一个夫人因为一颗也投不进去,恼的抓了一大把花生,直接天女散花似的,狠狠砸在了拿丫头脸上。

劈头盖脸,花生如冰雹一样丢在脸上,那小丫头红着眼,却没敢让眼泪掉下来。

有人上去安慰那恼怒了的夫人:“哎呀,干嘛生气,丢不中就丢不中呗,你若是喜欢那奖品,回头丁夫人自然会送你一车的,是吧丁夫人。”

丁夫人笑道:“不过是打发时光而已,下一个,胭脂,嘴巴长大了。”

那被叫做胭脂的丫头,似乎尽力想张开嘴巴,可是一扯,嘴角就流出了几丝血,竟然把嘴角都扯破了。

第52章 低俗游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