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6章 抱歉我们无缘

  孟白云巧笑嫣然,接过了簪子,捏在手里把玩。

杨铁军心跳加速,眼神却无比得意。

鱼儿咬钩了,他可以慢慢收线了。

却听得“噗通”一声,孔雀簪顺着甲板围栏,落进了水中。

孟白云一脸无辜美好:“哎呦,杨老板送的礼物掉了呢,看来我和杨老板,是没有缘的呢。”

叫一个小丫头给耍了,白白折了一支孔雀簪,虽然这也不是他买的,是翁君生刚刚送给他夫人,让他转交的。

他本想着借花献佛钓条美人鱼,美人鱼却如此不识趣。

他受了挫,却丝毫不恼,反倒越发的兴起。

“夏姑娘,有缘无缘,日后就会知道。”

这女人,他势在必得。

见惯了投怀送抱的,如此一个不识趣的,当真有趣。

顺行久了,就想试试逆流的滋味。

他意味深长的一笑,把手中空盒子也顺手丢入水中,转身而去。

孟白云看着他的背影,满目讥讽嫌弃。

“老男人,啧啧啧啧。”

“夏姑娘,你,你没事吧?”

一声呼喊,孟白云才发现不远处的小门后,胭脂在那。

她大约在那很久了。

孟白云对她笑笑:“我没事,你嘴角好点没,上药了吗?”

胭脂眼圈红了一下:“谢谢你,夏姑娘。”

孟白云大咧咧一笑,毫无邀功的样子:“孤身在外,还不是你帮帮我我帮帮你。”

许是这句话触动了胭脂的伤心处,也或许是有点儿煽情了,胭脂落了泪下来。

孟白云还真有点可怜她。

递送了手帕过去:“别哭了。”

胭脂接过,擦了擦眼泪:“夏姑娘的恩情,胭脂一定会铭记在心。”

“小事小事。”

“胭脂,胭脂,你怎么在这啊。”不远处跑来一个男仆,胭脂吸了吸鼻子,不好意思的看着手帕,“大约是夫人找我了,手帕脏了,对不起,夏小姐。”

“送你吧,不是什么金贵东西。”

“谢谢你。”

男仆已经跑近了,对夏青恭敬的打了招呼,又把一瓶药塞到胭脂手里,拉着胭脂的衣袖,边走边道:“给,老爷让我给你的,你擦点药,夫人和几位夫人在闲聊,找你泡茶呢,你一会儿小心着点。”

孟白云轻笑,这丁夫人不是个好东西,丁总镖头倒是挺会体恤下人的。

竹蕴还不回来。

她又不想去舱房和那群低级趣味的夫人闲谈,一个人着实无聊。

双手撑着栏杆,托着腮,不觉困倦来袭,闭上了眼睛。

她不见,不远处,那背光而战的颀长身影,眼中浅浅含笑,把她如何戏弄杨老板,如何慈待一个小丫鬟的景象,都看得清楚。

她凭栏而睡的可爱模样,让人心动。

*

舱房内静室,翁君生独酌香茗。

竹蕴已经走了,似乎怕冷落了那个女人,闲聊两句就离去了。

而他也没强拦他,因为他预计着外面一出攀权富贵,贪婪财富的好戏已经开演了。

而这样一出好戏,无疑需要竹蕴这个观众。

他要让竹蕴看清楚夏青的真面目。

第56章 抱歉我们无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