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0章 克服心魔勇救娘

  脑中反复的,都是父亲被鱼缸碎片割破颈动脉的景象。

那是一场梦靥,一场因为她无能而酿下悲剧的梦靥。

而现在,这场梦夜在重演。

她的手在发抖,抑制不住的发抖。

几个大夫,不停的拿纱布堵着伤口,紫鹃在边上不停哭,脚步声进进出出,她脑袋却一片空白。

一个身影,不小心撞了她一下,她身子往前扑了两下,看到她娘虚弱中对她露出的笑容,她猛清醒过来。

她一把扯住了一个进来送水的药童:“给我拿针线,匕首,剪刀,白酒过来。”

药童不明所以。

孟白云面如罗刹,怒吼:“快去。”

药童给她吓的手里的脸盆都掉了,不知道为何,完全不敢反抗,也不敢问原因,只是慌乱的点头,匆匆离去。

孟白云环顾左右,拉了一顶大桌子,把所有的烛台都放到了同一张桌子上,在众人的不理解中,拉了桌子到她娘头部边上。

脖子上鲜红的血,在烛火下变成了橘红色。

孟白云推开那些大夫,仔细观察伤口。

颈动脉侧皮肤割破了一条口子,血呈线状滴落。

应该只是开了个小口,不然也不可能光靠压迫止血就能撑到现在。

她爸爸死后,她心怀愧疚,从心理学转到外科,强迫自己观摩了医院每一台动脉缝合手术。

就算后来转去了产科,她也不落下任何一台动脉缝合手术,尤其是颈动脉。

她没亲自操刀过,但是却已熟记于心。

门被推开,进来两人,一个是拿着针线匕首的药童,一个是额头微汗的鬼谷。

“出去,你们都出去,鬼谷,你帮我。”

“好。”

两人都没多余的废话。

接下去的时间,是在和死神赛跑,也是在和心魔做斗争。

孟白云几次都坚持不下去,却又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她眼里含着泪,紧咬着嘴唇,额头都是汗。

鬼谷的心里,竟有点疼。

终于,伤口找到,做了一个口袋缝合,血止住了。

孟白云几乎要崩溃,却还要勉强撑着,把外层皮肤也缝合起来。

等到手术彻底做完,她终于撑不住,坐在地上,捂着脸,大哭。

没有人知道,她有多懊悔。

她明明做得到,却让死神带走了她的父亲。

她大哭,为自己的无用。

一双手,温暖的抱住了她,她扑进了眼前的怀中,哭的像个孩子。

“姐,姐姐,娘,娘是不是!”

她的哭声,让随后而来的孟云朵惊恐万分,一双美眸,泪如雨下。

她身后的秦王,在意的却只是抱着孟白云的那个男人。

孟白云听到孟云朵的悲怆的声音,知道她误会了,忙站起身:“娘没事了,还活着呢。”

“那姐姐哭……难道……”孟云朵大眼睛里眼泪又扑簌扑簌起来,“是祖母,祖母她出事了吗?”

孟白云这才想起,从头到尾都没看到孟家那老太太。

她摇摇头:“我不知道,应该没事吧,云朵,我去洗个手,你在这里看着娘,等爹来了,就让他安排人,把娘抬回家修养。”

第60章 克服心魔勇救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