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章 秦王1

  她知道,老太太这也是在泄私愤。

平常碍于太后赐婚这个点,不敢把她怎么的,现在逮住了她这一点太后都“庇佑不了你”的错误,自然是往死里整她。

昨天落水加脱力,说实在她现在只想念她的床。

脑筋一转,她忽而身子软软倒了下去。

耳畔,清晰听到丫鬟慌张的声音。

然后,人被放平了,以为就要舒舒坦坦被抬到床上,兜头却是一盆冷水。

“起来。”

睁开眼,就是老太太毫不留情面的褶子脸,末了还唾了她一口口水:“不跪到明天天亮,休想起来。”

马勒戈壁,这下好,干跪着已经够惨了,还来个湿跪,抖的她都风中凌乱了。

跪倒傍晚的时候,孟白云觉得自己真挺不住了,门开了,门又关了,监看的丫鬟换了班。

孟白云饿,痛,暴脾气处于即将爆发状态,却见其中一个丫鬟忽然从怀里掏出一个饼子:“夫人,您饿了吧。”

什么情况,仔细一看,这是老太太贴身的婢女水轩,该不是这饼子有毒吧。

老太婆使的好一招阴招啊,却见另一个婢女也围了过来,居然变戏法似乎的从裙子底下抽出了一把看上去还挺高科技的折叠凳,展开道:“夫人,您坐吧。”

看孟白云一脸的警惕,另一个婢女拿出了一方手帕替她擦汗:“夫人您不记得奴婢了吗?”

仔细看,不认识,再仔细一看,还是不认识。

这府上丫鬟,居然还有面生的,倒也是稀奇。

水轩忙道:“夫人,这是奴婢姐姐,叫水汐,以往奴婢不知道夫人是姐姐的救命恩人,多有得罪。夫人是个好人,水轩误会您了。”

这都什么和什么。

但听得另一个丫鬟道:“奴婢水汐,年幼时候在五福斋偷东西被打的半死,是夫人您救了奴婢,还给奴婢十两银子,奴婢靠着您给的银子,才和我妹妹水轩活了下来。”

这么一说,记忆里倒还真有这么一段。

不过好像是当时那个秦王也在场,秦王素来喜欢温婉善良的女子,她是为了勾引,哦不吸引秦王的目光才这么做的。

不管了,前人种树,后人乘凉,她这凉算是乘到了。

于是放松警惕,给坐的立马坐下,给吃的胡吃海喝的往嘴里吞咽,给擦药她哼哼唧唧的还骂骂咧咧。

“轻点轻点,哎呀我去,疼疼疼,谋杀啊,嘶,我去我去。”

面对她这些不伦不类的粗糙言论,两姊妹虽然有些怪异却也只以为她是疼坏了,放轻了动作。

水汐还擦起了眼泪,很是心疼:“夫人,您再忍忍,奴婢已经差人去搬救兵了。”

“谁?”

“秦王啊。”

额,还不如不搬,谁不知道她孟白云就是水蛭,狗皮膏药,暗恋了秦王十多年,把人家缠的都自请去了蜀南封地,几年都不肯回来。

好容易在孟白云婚礼前一天回来了,也和孟白云见了一面,兜头一句我恨透了你,麻痹孟白云还能指望他救自己。

第9章 秦王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