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又被他救了

  她怎么忘了,这是在水面上“飞行”。

她这哪里是自救,这不是自杀吗?好比是高速路上挠驾驶员的痒痒,作死。

咕噜噜,咕噜噜。

咕噜噜。

她发誓,这次死不了,一定要学游泳。

她当然没死,假大侠翠鸟一样把她捞出了水面,只是才又抱到怀里,她就被掠到了另一个怀抱。

那熟悉的气味,并不陌生的怀抱,还有月色下温柔光泽的青铜面具,让孟白云一颗心彻底安了下来。

“竹蕴。”

“三哥。”

三哥!?

疑惑着,三人已经降到了岸边,四处无人,均是荒野,想来是已经出了城了。

孟白云还被抱着,她也很自然的挂在人家脖子上,一是因为安全,二是她冷啊。

“女人,还不下来,三哥,对不住啊,我没看好她。”

白杨伸手就要来扯孟白云,他知道龙傲寒最讨厌被女人触碰身体。

可是孟白云却更用力的抱住了龙傲寒的脖子,一脸嫌弃的看着白杨。

“你走开,竹蕴,既然是你弟弟我就不和你计较了,但是这次是你欠了我了吧,你得负责把我送回家,我婆婆回来找不到,又有我一顿好跪的,上次跪的两个波棱盖还好全呢。”

听到孟白云的话,白杨两个眼珠子差点掉出来。

竹蕴,她管三哥叫竹蕴,那是只属于兄弟们之间的昵称。

而且婆婆,这女人是个有夫之妇啊。

“三哥,你们,你们认识啊?”

白杨怯生生开口,隐隐觉得自己这次闯祸了。

但听得龙傲寒的声音,凉凉的透过空气传来:“白杨,城南那座宅子,你明天去打扫一下。”

只是这一句,孟白云就看到眼前那个络腮胡子一脸江湖好汉的男人,脸色比月光还要惨白。

看来这是一种惩罚喽。

罚不死丫的。

“三哥!”白杨还想开口恳求,面前的龙傲寒已经抱着孟白云消失在了夜色中。

晚风吹在湿透了的衣衫上,冷的人上下牙齿打架,孟白云只好尽力熨贴着怀抱的温暖胸膛,汲取一点温度。

身体的熨贴,清晰能听到男人强而有力的心跳声,他身上的气息也变得更为清晰,那是一种淡淡的若有似无的竹香。

孟白云忽然觉得安心,轻笑的勾起嘴唇。

“你笑什么?”

他居然发现了。

孟白云忙清了清嗓子,似在掩饰自己的某些小情愫。

“没,只是觉得他刚刚被吓到的样子很好笑,城南的宅子里有什么让他这么害怕。”

“鬼!”

孟白云嘴角抽抽,他是在逗她玩吗?

可是觉得,他这样的男人应该是不会开玩笑的。

“哦。”

她是个无神论者,只是架不住人家是有信仰的,她也不能用自己无神论那套,无聊的去反驳人家的信仰。

却听的龙傲寒继续道:“活鬼。”

孟白云愣了一下,随后脑子转过来:“人啊!”

“恩。”

“还有人能让他怕成这样,你是不知道他在集市里的嚣张,他该不是也是你捡来的弟弟吧。”

“结拜的。”

第十七章 又被他救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