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尴尬癌都犯了

  几日后,晋王就回了长安,听说了藏红花事件他对孟白云那叫个感激啊,说什么也要在家设宴,款待孟白云。

龙老夫人给孟白云立下的守丧规矩,在权威的晋王面前,也就不是什么规矩了。

于是,孟白云终于来了一次光明正大的出府,还是八抬大轿抬着,舒舒坦坦的去晋王府串门。

只是一到客厅,她就想走了。

秦王在。

说好的请她吃饭呢?

干嘛拉个作陪的。

拉个作陪的也就算了,干嘛是秦王。

自从看到那些情书后,秦王已经自动被孟白云列入“能不见则不见”的范围。

可惜,这面最终还是避不开,就这样触不及防的见上了。

她只能调整心态,当作不知道秦王的那点小心思。

“你好啊,秦王。”她笑嘻嘻的和人打招呼,落落大方,带着几分爽气。

钟玉的眉头,微微一拧。

龙傲雪看在眼里,以为孟白云都出嫁了,秦王对她的厌恶还没消,忙出来打圆场:“秦王,上回我吃错了药,得亏了白云帮了我,所以你三哥一直想着请白云吃顿饭,你们很久没见了吧。”

额,倒不是很久,上个月还见过,她还差点把他那玩意踢坏了。

想到那天晚上,尴尬症犯了。

孟白云忙主动扯开话题:“傲雪姐,怎么不见晋王啊。”

“刚刚茶水洒在了身上,他去换衣裳了,奇怪,怎么去了这么久,我去看看,你们聊。”

别别别,别走啊。

这下好,尴尬癌都要犯了。

龙傲雪一走,孟白云就看天看地看左看右,唯独不看钟玉。

钟玉乌木一般漆黑的瞳孔却毫不避讳落在孟白云脸上,相思成疾,她却对他退避三舍,他心头苦涩,不信多年痴情,她真的就忘记的这么一干二净。

“三哥后院的芍药开的不错,一起去看看吧。”

“哦,不了,我花粉过敏。”

她居然连和他出去走走都不愿意了。

钟玉脸上几分阴郁之色,俊脸冷沉下来:“你们都退下,我有话和白云说。”

他叫她白云,而不是龙夫人,因为他厌恶那个称呼。

婢女们纷纷退出。

谅她们也不敢在外面偷听,钟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上前一把将孟白云纳入怀中。

下巴,抵在孟白云的脖子上,他吐气灼热,声线却带着几分受伤的嘶哑。

“到底要如何?你告诉我到底要如何你才肯给我一点回应,不再让我像个傻子一样痴痴盼着等着?”

帅哥的表白总是有难挡的魅力,以至于孟白云舌头都打了结:“我,我,我……”

“和我走吧,我求你了,云儿。”

“呃呃呃呃呃!”

妹夫爱上大姨子,剧情不要更狗血啊。

不过这一声云儿,孟白云想到了孟云朵,脑子倒是回来了。

她一把推开了眼前的人,笑的尴尬:“秦王,别闹哈!”

钟玉眼眶微红,正要上前来拉扯孟白云,门口一道阴影,他皱了眉,怒喝:“谁,不是说了让你们退下吗?”

孟白云跟着钟玉一起,把目光挪到了门口。

第二十九章 尴尬癌都犯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