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缘分

  那逆光而站的男人,身上渡着一层淡淡的金光,青铜面具后的双眸变得模模糊糊,辨不清里头是什么颜色。

孟白云的眼里,却是掩饰不住的高兴。

以为再见不易,没想到今儿如此不期而遇。

“竹蕴,怎么是你?”她完全忘记了有秦王这号人的存在,蹦蹦跳跳到了那青铜面具前,笑的灿烂如花,“上次一别,我还以为再见就要靠缘分了,看来我两还真挺有缘。”

面具后的声音,不冷不热,轻轻淡淡:“嗯,好巧?”

“你是谁?”

孟白云还来不及给两人介绍,身后就传来一个高傲冲耳的声音。

仔细听,那语气里分明带着几分酸意。

“五弟,这位是竹蕴公子,是我请来的客人。”不知何时,晋王也已经换好了衣服过来。

他身后的龙傲雪,低垂着脑袋,心情似乎很低落,眼角还挂着一点点没来得及擦干的眼泪。

看到那个长身而立戴着青铜面具的男人,微微一愣,随后温婉一笑,柔声问候:“原来这就是王爷常常提起的竹公子,瞧着身形,真像我一位故人。”

“竹蕴,这是秦王,我五弟。”

谁也没搭龙傲雪的话,晋王继续做他的“介绍人”。

一番介绍下来,这彼此也都认识了。

丫鬟也过来请往饭厅,男人们在前面走,孟白云和龙傲雪跟在后面。

作为一个资深的心理学专家,龙傲雪竭力掩藏的悲伤她一眼就能看穿。

只是她没那么吃饱撑着,问东问西。

一顿晚膳,男人们聊天说地,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满满的又隐晦的政治味道,着实无趣。

孟白云觉得今儿这趟出来,除了见着竹蕴是个大惊喜外,其余都是在受罪。

一顿饭她本是被请来,现在倒成了陪客。

龙傲雪也鲜少开口和她聊天,虽然笑着,笑容却是掩不住低落的心情。

于是,她无聊透了,玩了一把尿遁。

借尿出来,她就没打算再回去。

晋王府的风光是真的不错,花园里的芍药也确实开的旺盛。

她找了一处花丛坐下,赏月看花,也落得逍遥自在。

隐约,听到一阵压抑的哭声,还有一个宽慰的声音。

“你别哭了,我知道你觉得对不起王妃,可是也不是你自愿的,你也是被逼的,如今事已至此,你哭也挽回不了什么了。”

“呜呜,姑姑,我真没想到王爷他……”

话没说完,又是一阵嘤嘤的哭声。

声音挺熟悉,像是蔷薇的。

安慰的声音还在宽慰:“别哭了,要是叫人听到就不好了,以后见着王爷你能躲就躲了,夫人那,你不用担心,你我伺候她也有大半年了,她性子温和善良,不会真把你怎么样的。”

“我倒宁可她打我骂我,我心里难受姑姑。”

“傻丫头,姑姑说句不好听的,王爷要是真心喜欢你,纳了你为妾,她也奈何不了什么,她是有分寸识大体的人,知道闹腾起来,吃亏的依旧是她自己,放心吧,你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听姑姑的没错。”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 那安慰的声音有了几分不耐烦,“好了好了,走吧,别哭了,把眼泪擦了。”

第三十章 缘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