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九章 鬼谷过夜

  孟白云托紫鹃往烟翠庄送了一封亲笔信,鬼谷很是给面子,当夜就来了。

孟老夫人房内,孟世军拧着眉头,一脸的凝重。

“神医,我娘五日前在净慈庵遭了一场大火就一直昏迷,前几日宫里太医来过,给配了两幅汤药,喝下去倒是醒转了,可不知为何,一直都是这副模样。”

床上的孟老夫人,目光呆滞,只是咿咿呀呀的喊着孟世军的名字。

鬼谷宽慰了一句:“孟大人不用担心,在下先给孟老夫人把把脉,山水,拿丝帕来。”

鬼谷那梳着冲天小辫的徒弟从药箱里去了个号脉枕和丝帕,送了过来。

孟白云在边上观摩。

鬼谷闭着眼,细细听了会儿脉,站起身,出去写了一张药方。

“孟大人,老夫人的病,你去抓这些药来,只是煎药的时间火候,也只有在下能掌控得了,所以今晚恐怕……”

孟世军明白了,当即吩咐下去:“来人,去把东厢的两间客房收拾出来。”

东厢,接待贵宾所用,孟世军对他老母亲的重视,也可见一斑。

下人去抓药,鬼谷需借用厨房,孟白云作陪,和两个丫鬟一道,引着鬼谷往厨房去。

到了厨房,孟白云就找了个差事支开了两个丫鬟,一直端着的娟秀模样,也放松了下来,咧嘴笑的爽朗:“这几天你可真没闲着,我都听我爹说了,你现在的名声,连皇上都亲自点名要召见你。”

鬼谷伸手,山水递送了一个药罐过来,他又差使了山水生炉子,一面回道:“虚名罢了,你娘怎么样了?”

“好多了,你给的药我派了一次用场,没想到这么灵,效果立竿见影。”

“那药,是我去年研制的,止血和凝固伤口都有奇效。”

“恩,确实奇,佩服佩服。”

“和你一比,也是相形见拙。”

还酸上了,孟白云可不习惯这样。

虽然说鬼谷生的一副书生模样,可是她知道他有一副古道热肠。

“下次有机会,我教你我的医术,你也教教我你的,我们互通有无。”

鬼谷对这似乎很感兴趣:“行,那就这么说定了。”

说话间,进来一个人,是紫鹃,说孟白云的她娘在找她。

孟白云于是和鬼谷道了别:“我先走了,今天天色不早,明天我带你逛逛孟府。”

告了别,孟白云才想起忘记问问鬼谷竹蕴的近况了。

实在问不到竹蕴的近况怕自己晚上失眠,于是孟白云让紫鹃原地等着,又返了回去。

走到厨房门口,就听到鬼谷主仆的谈话。

“师傅,徒儿不明白,你素来不愿意和官场上的人打交道,最近为何频频出入官邸给人看病?”

“别问了。”

这一句别问了,听着很是无奈。

山水又嘟囔了一句:“师傅开的药方,就是个普通的安神汤,吩咐了丫鬟煎药就可以,哪劳了师傅亲自煎药,您不是最讨厌在别人家过夜吗?”

“好了好了,为师都叫你别问了。”

这一句,就听着有些不耐烦了。

孟白云隐约感觉到,鬼谷不对劲。

远远听到孟世军和奴才边聊边近的声音,她折了一条小径,离开了厨房门口。

第六十九章 鬼谷过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