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九章 钟旭丢脸丢大发1

  孟白云同秦王那段“孽缘”就算是再孤陋寡闻的人也都知晓一二。

可孟白云和晋王之间又是个什么缘分,大家就好奇了。

脸色一变,却料定孟白云是不会说什么的,毕竟这关乎她的名声,何况就算她真说了那天晚上的事情,又有谁信。

于是,他故作懵懂:“我两的缘分,我可不知道我两有个什么缘分?”

孟白云的浅笑变得讽刺,语气也不太客气起来:“看来晋王虚长了秦王几岁,这记性可真是不大好,那一日,你设宴请我来府上,之后我出来散步,你托丫头出来找我,把我引到一个偏僻的院子里……怎样,记起来了吗?”

钟旭没想到她还真敢说,等着看她自取羞辱的模样。

依旧装模作样:“我还真不记得了。”

孟白云讽刺的表情熟练殆尽,一脸吃惊:“这才不久前的事,你就记不得了,不过那日你通身酒气,我也是,怎么就没想到你是喝醉了,还想着和你在再不往来,见到你都躲的远远的呢,所以刚刚才说和你的缘分要尽了。”

她这么一说,无疑是吊起了所有人的胃口。

都是一些看热闹不怕事多的。

钟玉皱着眉,也想知道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钟旭隐隐觉得有些不安,这丫头片子让他果奔这件事,让他明白了这丫头可不好欺负。

她现在故意不点破,又说的爱爱昧昧的,总觉得她是在算计什么。

可他因为不清楚她的路数,也只能一味的装傻充愣:“白云,你倒是不妨直说了,我可真记不得了。”

孟白云笑的宽容:“晋王,你那日拉着我,续续不休,说对不起傲雪姐,龙傲寒让我守了死寡,你却让傲雪姐守了活寡,说着说着你哭起来,说你身体不好,心里苦楚又无处倾述,说着还脱起衣服让我看你患处,我还以为你要轻薄我,原来是喝醉了啊,怪我当时没看出来,还气哭了,你身体好点没?患处伤愈没?对了你到底是伤哪里了,我当时就是太生气顾自己走了,我应该告诉傲雪姐你病了,请太医给你看看的。”

钟旭脸色铁青。

却只恨不能上去拧断孟白云的脖子。

他没想到,她说了轻薄之事,却用了这种方法,将轻薄简而化之,反倒将他塑造成一个房事无能,酗酒诉苦的“软”男形象。

男人们心知肚明这是个什么病。

钟旭恼的不行,翩翩风度保持不住,怒吼一声:“孟白云,你胡说八道什么?”

“我,我没有胡说啊,你怎么了晋王,我只是关心你的身体啊。”

孟白云一脸无辜。

钟旭怒火攻心:“大家都别听她胡说,那夜我记得,她勾引我到后院,企图对我不轨,是我意志坚定,没让她得逞,孟白云,我刚刚故作迷糊,就是给你个台阶,你却非要我把真相抖出来不可!”

倒打一耙,可惜耙子不够锋利,又磕到了金刚石上,一个印子都留不下,反倒被反弹了回去。

第七十九章 钟旭丢脸丢大发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