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五章 晋王的龌蹉

  一扇屏风后,一个人影,她脸色绯红滚烫,呼吸也急促起来,一步步朝着屏风后走去。

脑袋飘乎乎的,眼前屏风后的百花绣团也变得飘忽起来。

她开始觉得异样了。

不对劲,她就算再怎么兴奋,也不至于这么热,这么飘,脑袋这么恍惚。

屏风后,那个人影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孟白云几乎是震惊的。

晋王,不是竹蕴。

他笑的邪恶,一双眼睛,贪婪而厌恨,嘴角笑意,是报复的得意。

“孟白云,你果然来了。”

果然。

什么意思?

竹蕴的信,是他伪造的?

孟白云勉力保持住清醒,克制着周身蚁爬的难耐和身体升温的不适,冷冷看着钟旭:“一切都是你计划,是吗?”

“计划?本王可没什么计划,是有人说,你今天晚上会来这里,让本王备上一品的欢宜香等你。”

欢宜香,一听名字就不正经。

孟白云脑子里很快闪过两个字:春药。

她跌跌撞撞走向桌子,用尽所有力气一把扯住桌布,哐当一声,玉兰花香炉碎了一地,里面还没焚尽的香丸滚的到处都是。

孟白云这一用力,更是眩晕,身子往后倒了下去。

却没摔到地上,而是被一双铁臂紧紧抱住。

灼热又恶心的气息,吐在她的耳根上。

她伸手去推,那力气却无疑是在搔痒。

粗糙冰凉的手指,她的神志已经撑到了最后的极限,昏沉的完全无法做任何抵抗,只是死死捏着拳头,指甲嵌入掌心,却感觉不到疼痛。

身体被麻痹,除了滚烫和蚁爬的难耐,就剩下在那熟稔的抚摸下阵阵无法自控的颤栗。

不要,不要,滚开,滚开。

绝望遍布全身,精心挑选的长裙被扯开,露出精致的锁骨。

她痛苦的闭上眼。

钟旭的眼神,却炙热的要燃烧,贪婪的要疯狂。

她太美了。

药物作用下的反抗,像极了欲拒还迎。

白皙的皮肤,绝色的容颜,还有那迷离的表情,都让人产生一种摧毁她的强大欲望。

他俯身,狠狠的吻上了她的肩头。

孟白云的眼泪落了下来。

这是她最后的耻辱知觉,之后,便是陷入了漫长的黑暗之中,什么也记不得了。

醒来,一张大床,被褥整齐,被褥下的她,衣衫也完整。

床边人,不是噩梦一般的晋王,竟意外的是翁君生。

耳边有水波的声音,似乎还是在湖心亭。

“翁老板,我这是……”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你放心,你没事,至于晋王,已经走了,孟白云,现在轮到你回答我了,你接近我兄弟什么目的?”

他叫她孟白云,看来,夏青的身份已经被看穿了。

孟白云想起身,脑袋却生疼,又重重跌回去。

翁君生显得有些不耐烦:“你已经是有夫之妇了,为何要用夏青的身份勾yin竹蕴?”

“我口渴。”

孟白云身子还疲软,嗓子也疼。

有些东西,解释起来也不是三两句话就能说清的,她也不想解释。

第八十五章 晋王的龌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