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五章 毁三观3

  她和他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她家里富庶,他一贫如洗。

她为和他在一起和家里闹翻,搬出来为他洗衣做饭打扫房子,父母都不认她,只有她姐姐时不时救济他们。

只是有一天,他失手把人打伤,从此亡命天涯,杳无音讯。

她娘家回不得,只得给人缝补浆洗养活自己,一面从没放弃寻找他,期间父母就是那么狠心打死不管她,只有姐姐依旧帮她救济她。

之后她听人说在长安城见到她,她千里而来,他却已经娶了她,开了镖局,当了总镖头。

她本来只是去讨他要个说法,他却对她哭诉衷肠,千求万求让她留下,她深爱着他,留在了长安城,以丫鬟身份。

期间还为他生了个娃,养在府外。

他对她不寻常的关怀,引起她的猜疑妒恨,于是她把她要到身边,变着法折磨。

某一天,她死了,她守得云开见月明,替代了她,成了他的她。

如今,他为她开了一座茶楼,她过着阔太太的生活,恣意享受。

妈蛋,孟白云听完,三观都不正了。

这不是活脱脱一出小三转正吗?

说的再文艺脱俗小清新,也改变不了渣男,怨妇,小三的模式啊。

算了,这茶她就不该来喝,说实话她对男人三妻四妾都接受无能,更别说偷偷养个小老婆这种事了。

她一直听的很敷衍,对方却毫无察觉,硬生生说完了所有想说的,才终于说了一句孟白云真正感兴趣的话:“夏小姐,你若是见到竹公子,请转告他,那趟镖,我无论如何都会说服我相公押送的。”

“竹蕴?”

“是啊,你的恩情,我无以为报,只能尽力为你们做点事。”

孟白云轻笑一声:“他的镖,既然托付给丁总镖头,那麻烦你们了。”

“恩,虽然危险了点,但是我相公总归有法子的。”

危险?

孟白云好奇问了一句:“是什么东西啊?”

胭脂微愣:“夏姑娘不知道?是铁器啊,不好运,如今城内管制颇严,私盐,铁器,火药之类,进出都十分困难,只是我相公有门路,若是疏通疏通,应当不成问题。”

“铁器!”

孟白云还真是意外了。

“竹公子不是做铁器生意的吗,难道夏姑娘不知道?”

笑话,她当然——不能当作不知道啊。

不然多丢脸,自己男人做什么的都不知道。

于是干干笑笑:“知道,只是从来没接触过他生意上的事情,你突然和我说,我还有些拐不过弯来,对了,私盐火药我能理解,为什么铁器也要严管?”

胭脂压低了声音:“姑娘不知道,如今传言,金洲那边,有地下铁铺在私打兵器卖给南楚,而长安城铁矿丰富,国内多半的铁矿都由长安城而出,最近几月,铁矿流动巨大,怀疑都是运去了金洲。所以上头下了文书,铁器铁矿要出城,必要拿到官府文书。文书不难拿,只是那上头对出城铁器铁矿的重量有严苛的固定,竹公子这样的巨商,便是百本文书批准的量,也是不够的。”

第九十五章 毁三观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