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0章 你确定你想知道?

  顾晋之:“你确定你想知道?”

陆景深:“你说,我找支笔记下来。”

顾晋之:“……”他怎么对一个没开过荤的男人说这种事。

陆景深:“说。”

顾晋之:“阴阳相合,男女双修,采阳补阴。”

陆景深:“呵呵,你赢了。”

顾晋之:“以后这种事直接打我私人电话就好了,市长热线会录音。”

陆景深飞快挂了电话。

那早已碎成沫沫的节操,他该怎么捡。

当天,陆景深便约了盛女王去山水会馆,一路上心神不宁,一直在想顾晋之的话,他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啊,怎么可能什么都不懂。

盛情说什么他都没有听到,有一搭没一搭的轻敲着桌面,他开始担心许空早恋的男孩血气方刚,年轻气盛,对他的小姑娘不轨。

对于盛情,他的情绪很微妙,十七岁的盛情想尽各种办法向他告白,几乎满足了他作为男人所有的虚荣心。

他没有明确拒绝也是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盛情无论是娶回家还是带出去,都无疑会对他的事业有帮助。

既然没有合适的人选,索性将就。

盛情精致的妆容在包厢流离的灯光中格外引人入目,她轻启朱唇,缓缓说道,陆景深,你选择的终究是我,不是别人。

从十七岁到二十七岁,漫长的十年,她无数次都在想,她做的这些是否太过荒唐。

她一个人唱了十年的独角戏,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她都不愿意放弃。

陆景深突然有些索然寡味,他把这种情绪归因于男人的劣根性。

没有挑战性,得来全不费工夫的东西,因为太容易得到所以不想去珍惜。

他对盛情大概就是这种想法,想要将就,想要凑活,却无论如何也提不起兴致。

盛情很兴奋,很激动,但她是一个成熟知性的女人,善于隐藏自己的真实情绪。

所以在陆景深面前,她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自在,像是一个认识多年的老友,款款而谈,娓娓道来。

当今的社会环境,国际市场,财经变动,在盛情的讲述中变得妙趣横生。

这是所谓的共同语言吗?陆景深抿了一口红酒,有些心不在焉。

他总是想起许空,叽叽喳喳的像只小鸟,有时候一惊一乍的要扑到他的怀里求安慰。

吃饭的时候,许空也坐没坐相,偶尔还会哭丧着脸,一脸不满,“哼,我不爱吃花椒,为什么会有花椒!”

“太辣了,舌头要掉下来了!”

“大哥,我要喝二锅头,就抿一小口好不好,求你了。”

大哥,大哥,大哥,陆景深生命里最流光溢彩的人,是陪伴在他身边嬉笑怒骂,吃喝玩乐,状况百出的小姑娘。

发现陆景深走神,盛情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她总是看不透他,所以对他的兴趣才有增无减。

陆景深意兴阑珊,最后还是绅士的说,“我会派司机送你回去。”

山水会馆埋伏着记者,陆景深有些不悦,因为盛情的关系,他也跟着备受关注。

盛情巧笑倩兮,皓腕挽住他的手臂,附在他耳边,吐气如兰,“就当是给我个面子,不要让我太难堪。”

一晃神的功夫,便被拍下了美人在怀的照片。

第30章 你确定你想知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