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2章 发生了什么事

  半夜,果然下起雨来,夏天的雨又迅又猛,狠狠地抽打着窗台,树影幢幢,闪电长牙舞爪,明明灭灭,怒雷一个接着一个,似是想要将窗户撞碎。

许空蜷缩在毛毯里,盖住自己的头,控制着不去胡思乱想。

陆景深从书房出来之后就魂不守舍,见到她什么都没说,只是皱皱眉头,“怎么还不去睡觉?”

随后又捏捏眉心,用了很大的力气把她抱在怀里,说了莫名其妙的话,“如果能再早一点遇见你就好了,再早一点就好了。”

许空回抱着他,小手轻拍着他的背,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大哥,你怎么了?”

“没什么,”陆景深轻吻了一下她的眉心,“去休息吧,好好睡一觉。”

许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睡,到底是什么事,陆景深为什么要瞒着她。

时钟滑到凌晨三点,卧室门被轻轻地打开,许空听到声音闭上眼睛装睡。

陆景深放慢脚步,把许空从薄毯里剥除出来,露出小姑娘安静的睡颜,呼吸清浅,睫毛微微颤动,陆景深修长的手指在小姑娘细瓷般的小脸上流连,眸中滑过深深的不舍和眷恋,随即又恢复成空洞无神的样子。

外面的雨势小了一些,陆景深坐在房间的羊绒地毯上,倚着床头,两腿平伸,一副无能为力,颓废又脆弱的姿态。

许空心中一痛,只感觉自己像是躺在海边,涨潮了,她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白色的浪花打过来,模糊了她的视线。

陆景深有梦游症,很严重。

许空刚来到陆家的时候,半夜起来用厕所,总会听见客厅里有窸窸窣窣的摩擦声,她大着胆子从楼上望下去,才发现是陆景深从厨房倒了一杯清水,随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动不动。

她起先认为陆景深只是有半夜喝水的习惯,后来特意注意了一下时间,发现每次都是凌晨三点左右。

那时候,陆景深就对她非常严厉,对她的学业抓得很紧,有时间就会亲自教导她的功课。

许空有一次就问陆景深,“大哥,你为什么不在房间里喝水,非得要半夜在客厅坐着,我听见动静还以为家里进小偷了呢。”

陆景深一脸茫然,刮刮她的鼻尖,“大哥什么时候半夜喝水了,大哥每天辅导你就很累了,倒下就睡,睡眠质量也很好。”

“可是,我每晚都听到你去厨房啊。”许空急急辩驳。

“那你也不用怕,大院有警卫的,小偷插上翅膀也飞不进来。”

许空心里藏着疑问,回去问了小翠和季向东,他们都说没有什么异常,老爷子更是哈哈大笑,说许空是学业太累,睡魔怔了。

许空晚上便不再注意客厅的动静,直到她十二岁那年,班上有同学丢了钱怀疑到她身上,她第一天入学,即使穿着城里孩子的新衣服,却怎么也掩盖不了全身的乡土气息,所以班里的同学都认定她是从乡下来的野孩子。

第42章 发生了什么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