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3章 许家人被带走

  陆景深身后的医院保安立即上前,控制住了发疯的老太太。

老太太一屁股坐在地上,捶着大腿嚎啕大哭,“快来看看啊,我这不孝的孙女啊,只顾自己享福,不顾家里老人的死活啊!快来看看啊!”

许空的傻堂弟许今生挣开父母的手,冲到老太太面前跟着大哭起来。

你们都是坏人,不要伤害我奶奶!今生听话!今生口袋里的糖全部给你们!

彻彻底底的闹剧。

陆景深压下心头的怒气,生怕吓到此刻躲在年仲卿身后的小姑娘。

“按医闹处理,不要让他们再靠近医院一步。”

不怒自威,医院保安抓着许家人的胳膊带了出去。

许空的奶奶双腿拖地,仍破口大骂:“小贱人,你不得好死!你和你妈都是我们许家的孽障!我们许家倒了八辈子血霉,才招了你和你妈俩克星进门!”

许红英一把挣开保安,冷笑,声音像是一条湿冷的蛇,“许空,你给我记着,你欠我的!是你害的许家鸡犬不宁!你就算死了也无法赎罪!”

说完,许红英扯着吵吵闹闹的许今生走出了病房。

许今生急的满地打滚,“我要姐姐,来生,来生!你不要今生了吗?”

“我不是来生!不是!啊——!求你们,别过来!”

哪里还有什么来生?许来生早就改成许空了呀,风云已去,万事成空。

许空双手紧握成拳,从她母亲兰月给她把名字改成许空的时候,就再也没有什么来生了,今生无缘再续,来生莫谈相逢。

终于清静了,年仲卿脸色微微发白。

秦好红着眼眶,抱着许空,轻轻拍她的背,“小空,没事儿了,大哥已经把他们都赶跑了,不怕不怕!”

陆景深心中抽痛,童年的阴影对许空造成极大创伤,哪怕她早已长大,却依旧没有反抗的能力。

当初的伤和痛深入骨髓,逆来顺受成了本能反应,每当许空看到伤害她至深的许家人,都会下意识的认为自己还是那个八九岁的小女孩。

他精心呵护了十年的小女孩,她努力忘记遭受的恶意,拼命地让伤口结痂,她曾一边哭一边踮起脚尖,去触摸温热的阳光。

现在她却只能抱着自己的双肩,埋着头止不住颤抖,深深的恐惧像海水一样把她包围,窒息,挣扎,最后恨不得这样死去,一了百了。

如果她是一只鸟就好了,遇到危险远远的飞走,扑闪两下翅膀就能高高飞起,没办法反抗,至少能躲在云彩后面。

年仲卿和秦好自觉地让开,小空自始至终,需要的,不是年仲卿,也不是秦好,而是陪伴她长大的陆景深。

“大哥,你怎么才来呀……”陆景深听见小姑娘委屈的哽咽,心底莫名柔软。

“小空,对不起,对不起,大哥来晚了。”陆景深把许空纳在怀里,双臂缓缓收紧。

小姑娘伸出纤细的胳膊,环住陆景深的腰,把头埋在他怀里,听着陆景深强有力的心跳,渐渐平静下来。

这辈子就这么任性一次好不好,躲在他的怀里,她不贪心,只要一分钟就好。

“大哥,我刚才是真的好怕。”她平时可以张牙舞爪,仗着四个哥哥作威作福,可真遇上撒泼耍赖的许家人,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办,她只想找一个地方,把自己藏起来。

“大哥会陪着你,不要怕了,嗯?”陆景深柔声哄着她。

她就在他的怀里,不会故作冷静,也不会掩饰自己的恐惧,陆景深从来没有如此心慌,差一点,就失去她了。

他是她的盔甲,她却是他的软肋。

第23章 许家人被带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