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章 差别待遇,总裁不开心

  秦好扯着纪泽晨的耳朵打开病房门准备将他扔出去,不成想陆景深竟直直地站在门口,看不出喜怒,不知道已经听了多久。

许空不经意抬头,微红的眼圈落在了陆景深眼底,娇娇软软的小姑娘,看起来无助又伤心,陆景深满腹的责问就堵在了心口,一颗坚硬的心慢慢变得柔软。

顾晋之见状带着秦好,秦好拉着纪泽晨的耳朵一起退出了病房,离开之前,顾晋之别有深意地看着年仲卿,挺拔的少年俊美如斯,看起来无欲无求,专心医学,可实际上,刻意隐藏的情绪早已在不经意间流露。

许空看着向她慢慢走来的陆景深,像一只受惊的小白兔,有些不知所措,她诺诺地叫了一声大哥,便不敢再开口,隐瞒本就是她不对。

陆景深嗯了一声,依旧一脸深沉地望着许空,他不傻,他听到秦好说许空要摸他的腹肌,也听到顾晋之说为她不值,更看到她因为他和盛情的事红了眼眶,如果这样他还不明白许空的情意,那他真的是混到无可救药了。

许空从小对陆景深既亲近又敬畏,此时被陆景深盯着,仿佛要一眼看到她灵魂深处,而那些掩埋在时光里默默欢喜的深情就再也藏不住了。

“四哥,我伤口痛,呜呜呜。”许空假哭着扑进年仲卿怀里,一股强烈的消毒水味暂时安抚了她的不安。

年仲卿身形一僵,揉着小姑娘柔软的头发,捏捏她的耳垂,回抱住她,轻声说,“四哥给你挡了枪,你可得记着四哥的好啊~”

如果不是年仲卿穿着白大褂,许空几乎都要以为她抱的是顾狐狸了。

“记着,记着,四哥,你一定要救我。”许空拽着年仲卿的白大褂低声保证。

陆景深眉头一皱,头顶青筋突突直跳,这个熊孩子,当他是死的吗?竟敢当着他的面和别的男人搂搂抱抱,卿卿我我!

年仲卿轻吻了一下许空的额头,小姑娘白白净净的,一双清澈的眼带着乞求的目光。

许空浑然不觉此刻的她有多么生动和娇俏。

年仲卿松开许空,托起许空受伤的手腕轻轻放在床上,许空心里流着泪,眼角却带着笑,年仲卿似乎有些嫉妒陆景深了,嫉妒他不费吹灰之力就赢得了小姑娘的心。

许空看着陆景深越来越黑的脸色,有些戚戚然,如果不是年仲卿在场,陆景深一定会打她屁股,上次她挨打还是十二岁的时候,因为陆景深忙于开会没有去学校接她,她耍脾气离家出走,其实也没有走多远,就是在他公司门口的绿化带里躲着,低矮的灌木丛遮住了她的一半身子,她哭累了就睡着了,最后还是陆景深把她抱回家的。

回家之后被陆景深隔着裤子揍了一顿,平日里最疼爱她的陆老头儿都没有为她求情。

年仲卿收拾好医药箱,像来时一样微微颔首走出了病房,只剩下陆景深和许空大眼瞪小眼。

“大哥,我错了,你看我脚都肿了,特别疼特别疼特别疼。”许空认错态度十分良好。

“嗯。”陆景深不喜不怒地应道。

“大哥,咦,你不生气啦?那我继续在水陆空国际上班好不好?”许空继续撒娇。

“不好,我还在生气。”和老四撒娇用抱的,和他撒娇就隔着空气,这是差别待遇,不开心。

“……”早知道就拉着四哥的衣角满地打滚也不让他走啦。

“为什么要瞒着我去公司实习!”陆景深伸出手在许空光洁的额头上重重地弹了一个脑崩儿,水陆空国际的实习生考核非常苛刻,是陆景深亲自制定,目的就是杜绝废柴进入公司。

不过他倒是不知道公司的实习生还负责去建筑工地工作,“为什么去建筑工地!”

许空揉揉额头,心不甘情不愿地看着他,“为什么不能去,我也是通过层层考核进去的,手续都很全的,各项考核成绩都有图片影像资料,大哥你要检查吗?”

他自己的公司纪律严明,他当然知道,他气的是她欺上瞒下,自作主张,“看在你受伤,先饶过你这一次,你是缺心眼儿吗!去建筑工地穿一双软底鞋,就算不被钉子扎到也会硌得慌,这点道理不懂?!”

许空快要哭出来了,“我就是缺心眼!不让你管!你走开!”许空拿起桌上放的玻璃杯作势要扔出去,又怕真的砸到陆景深,只好愤愤的放下。

陆景深就看着她闹,“回去马上辞职,我陆景深的妹妹不需要跟别人点头哈腰挣那点薪水!”

“我靠自己的劳动赚钱,我光荣!是你妹妹怎么了,你能养我一辈子吗!”许空抓起身后的枕头扔过去。

看着小姑娘真恼了,陆景深顾及她的伤,捡起枕头放在她身后,“好了,别闹了!你先养好伤,等你好了,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

第5章 差别待遇,总裁不开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