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1章 她不该被这样恶意攻击

  许空的父亲许风云曾经是陆司令身边最年轻的参谋长,学识渊博,足智多谋,在很多次演习中屡出奇招,攻敌不意,出奇制胜,一时间前途不可限量。

但许风云从一个农村来的年轻人一路过关斩将,站到参谋长的位置,也是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陆司令特别赏识许风云身上那股不骄不躁的作风,在接触中了解到许风云在乡下竟是有妻儿的,陆司令看过小姑娘的照片,扎着两只羊角辫,穿着小花袄,眉眼间像极了许风云。

谁知,后来许风云在一次演习中为了深入敌军内部,拿下敌人的指挥所,孤身一人穿越丛林,不小心摔下深沟,脊椎严重受损,当兵多年,身上也是大伤小伤遍布,很快军医就给出答复,许风云的身体条件已经不允许再呆在部队,就这样,许风云退役了,他的战友哭着把他抬回了老家,部队上给了一笔抚恤金,许风云的军人生涯就这样结束了。

陆呈相退休以后,时常想起许风云,总觉得组织上愧对于他,便带了警卫员一路颠簸去了许风云的老家,在那里,他终于见到了照片上的小姑娘。

许空面黄肌瘦,身上的衣服很破旧,只有那双像极了许风云的眼睛,隐藏着倔强和委屈,老爷子一看,心就像被锤子给砸了一样,痛得鲜血直流。

没有人,没有人可以这样欺负和虐待一个孩子,她的父亲曾为国家奉献过自己的血和泪,光和热,她的身上流着和她父亲一样的血,她不该被这样恶意攻击。

最后,陆司令给了许家人一大笔钱,又给许空的母亲安排了疗养院,领养手续很快就办下来,许空跟着陆司令回到了大院。

那一年,陆景深二十岁,因为父母的关系整个人孤僻冷漠,沉默寡言,他拒绝了老爷子给安排的仕途,毅然决然创建了水陆空国际。

陆景深被老头子一个电话叫回大院,许空已经换上了新衣服,由于身体偏瘦,衣服空空荡荡的,像是挂在竹竿上,一不小心,就会被风吹走。

小女孩像陆司令的照片上那样,扎起了羊角辫,露出巴掌大的小脸,脸上,脖子上,手上尽是大大小小的伤痕,烫伤,摔伤,砸伤,陆司令气得大骂,许家人这群王八羔子!这样对待一个孩子于心何忍!他不能想象,这两年许空是怎么扛过来的。

陆景深对许风云早有耳闻,也通过照片看过小姑娘的样子。

他十岁便没了父母,跟着老头子过,他怎么也想不到,拥有父母的许空竟然比没有父母的陆景深过得凄惨。

陆景深身姿挺拔清俊,许空并不怕生,也或许两人心里都藏着一只独自舔舐伤口的小野兽,所以当陆景深靠近的时候,许空直视着他的眼睛,脆生生地叫了一声哥哥。

陆景深蹲下去,视线与许空齐平,他牵起她的小手问她,疼不疼?

小姑娘软软一笑,不疼的呀,你看,都已经不流血了。

陆景深心头突然划过一阵尖锐的疼,就算不流血了,看见疤也会隐隐作痛吧,身体上的伤结痂了,那心里的伤又该如何。

从那一刻,陆景深油然而生一种责任感,从此他是小姑娘的兄长,他要爱她护她,不让她受伤,不让她掉眼泪,不让她摔跟头,不让她受委屈。

陆司令说,陆景深,你记得,任何时候,你都要冲在她前面,从此,她就是家人,就算她做错了,那也是别人的错。

陆景深难得没有反驳陆司令,似乎也从心底认定了陆司令的话。

刚说完,陆司令一转头,严肃的一张脸突然变得笑嘻嘻的,陆景深觉得那一定是老头子一辈子最温柔的时候。

陆司令说,小空,以后,有困难找你大哥,没有困难也要找你大哥,吃喝玩乐找你大哥,花钱刷卡更要找你大哥,总之,陆景深要是说一个不字,你就尽管来告状。

陆景深微哂,这老头子真是不低调。

他摸着小姑娘的头,隐去了他所有的孤寂,柔声说:“你好,我的家人,我叫陆景深,你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眸子亮晶晶的,向着陆景深伸出小手放在他的大手里,哥哥,我叫许空啊。

暖洋洋的,像一束蔓延在黑夜里的光,照亮了远方,驱走了寒冷。

很多年以后,秦好问许空,老实交代,是不是那时候就对陆景深心怀不轨了?

许空淡然浅笑,不可置否。

他向她走来,高大如神祗,她仿佛听到了命运伸懒腰的声音,在人生峰回路转的时刻遇到他,结冰的生命开始一点点融化成温柔的水,细细流淌。

从此她再也不用去想,这一世的烟火,该由谁来点亮。

第21章 她不该被这样恶意攻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