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0章 陆景深,你大爷的

  盛情咬着唇瓣,委屈的表情依稀可见,她动了一下脚腕,痛得直抽气,“嘶,景深,你不用管我,先去看看小空吧,地上有石子和碎玻璃,她会受伤。”

“你还是先关心你自己吧。”陆景深弯下腰,避开盛情的手,抓着她的胳膊把她提起来,“把鞋子脱掉吧,否则会伤得更重。”

盛情一个支撑不住倒在陆景深怀里,紧紧抓着他的衣襟不撒手,“景深,对不起,我看到小空喝醉了,我就是想下车关心一下,想把她送回去,没想到小空太激动,把我推在地上,对不起。”

“你不用道歉,是小空不小心,我代她向你道歉。”

陆景深没有推开盛情,扶着她坐在副驾驶上,又把她的鞋子扔在后面,这才转过头去看向许空。

“我让季向东出来接你。”言下之意,就是他要先送盛情回去。

许空背对着他,指尖掐进手心,除了心是痛的,脑子里依然一片浆糊,她的声音颤抖的不像话,“知道了。”

陆景深走到车前,拉开车门,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许空还在原地站着,肩膀一直在颤抖,陆景深皱眉,想要折回去。

盛情痛呼一声,疼的更厉害,“景深,我打电话让司机来接我,你把小空送回去吧。”

陆景深收回视线,发动车子,车开出去,距离许空越来越远,后视镜里,许空小小的身影格外可怜,一瘸一拐地往回走,他的心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捏住,一瞬间痛得喘不过气来。

刹那心软,大院里游离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清冷之中暗含一丝懊恼,把她送回去不过是五分钟的路程而已,他却把她丢在原地。

盛情眼中闪过一丝得逞的笑意。

季向东速度够快,接到陆景深的电话就顺着原路找过来,许空垂头丧气,一步一晃,像一只无家可归的小狗,可怜又无助。

“季向东,你给陆司令准备的什么酒啊,后劲那么大!”

得,倒是把气都撒他身上来了,这得多郁闷啊,拿一个警卫员出气,季向东也不恼她,就陪她说风凉话,“哎呦,怎么着,这都醉得鞋子都不会穿了?”

“滚!鞋子不合脚,我想脱就脱!”

季向东便盯着她脚一个劲猛瞧,“大爷的,姑娘你真能耐,你脚丫子都肿成这样了,那鞋子能合脚就怪了!”

许空迷迷糊糊低头去看,嘿,还真肿了,不仅肿了,脚趾头还破了,走一步就留下一个血印,真稀奇,“季向东,你快过来看,我走路还步步生莲呢嘿!”

季向东哎呦一声,我的祖宗哎,这小学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吧,还步步生莲,“行了,少废话,哥们儿把你背回去!”

他给陆司令准备的酒,那就是小翠老家那边酿的小米酒,想着对身体伤害小,才拿出来喝的,没想到老的没事,小的给醉成这样了,“知道为啥醉不?”

“不知道,嗝~”

许空两手提着鞋,脑子晕乎,心里可是明白着呢,鼻涕和泪往季向东身上一抹,“别过来,陆景深那个混蛋呢,我要让他背我!”

第60章 陆景深,你大爷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