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87章 她到底是谁

  一个月后。

某渔村。

“阿陌,我不要一个人呆在家里。”这里的人她都不认识,除了阿陌她谁都不认识。

阿陌叹气,愁容满面,“欢喜,你什么时候才能想起自己的名字呢?”

她从海边救了她之后,她就一直昏睡不醒,好不容易醒来,却不记得自己从哪里来,叫什么名字。

她只好先给她取名欢喜,把她带在身边,期望有一天她能够全部想起来。她无父无母,一直一个人生活在海边,靠出海打渔为生。

一星期有三天她都是漂在海面上的,每次满载而归,她就可以把鱼卖掉一些换一些钱回来,然后买些日用品。她的小屋很简陋,墙壁上挂着她做的鱼干,坛子里盛着她做的虾酱,剩下一点地方铺了两层稻草,稻草上铺上被褥,她和欢喜就住在海边的小屋里。

欢喜有点傻傻的,从海边被发现的时候,她的脑袋上都是血,现在伤口痊愈了,额头上却留下了一道丑陋的疤痕。

阿陌没办法找到她的家人,也没有足够的钱去城里在报纸上发信息,只能一直拖着。

“欢喜,你在家里乖乖的好不好?”阿陌哄她。

被叫做欢喜的姑娘有些委屈地看着阿陌,“阿陌……”

“好了,不准哭,你乖乖呆在家里,等我回来,给你做鲜鱼汤喝。”阿陌摸摸她的头以示安抚。

欢喜一听鱼汤果然眼睛一亮,“好,那我明天要吃烤鱼!”

阿陌无奈地笑她,“好,你想吃什么我都给你做。”

海边的风很大,阿陌驾船离开,小船摇摇晃晃的,在大海里飘荡,阿陌和她的船很快就变成了一个小黑点,直到再也看不见。

欢喜这才一步三回头的回了小屋,小屋里满是腥咸的味道,她努力地晃晃脑袋想要想起点什么却总是徒劳。

她到底是谁!她的脑袋又开始阵痛,“嘶,好痛!”她在潮湿的被褥上痛的打滚。

陆,陆什么?陆景深是谁?为什么她的脑海中又出现这个名字!欢喜在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心也跟着痛。

不想了,不要想了,欢喜终于向疼痛妥协,现在她有阿陌陪着不是很好吗,那就不要再想了。

她抱着被子,蜷缩着身体,眼皮开始上下打架,自从她被阿陌救了之后,外伤好了,但身体却极易疲惫。

但是她不敢睡,她一睡着就会做噩梦,梦到自己从很高很高的悬崖摔下来,身体一直飞速坠落,最后她的身体又被冰冷的水包围,她想要呼吸,却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

她还是睡着了,再次重温了那个噩梦,最后她听见自己喊了一个名字,很清晰很笃定,是陆景深。

“陆景深!”欢喜尖叫着醒来。

阿陌递给她一杯温水,“欢喜,你是不是又做噩梦了?”

欢喜看到阿陌关切的眼神,心神稍定,“阿陌,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睡了多久?”

“我刚回来没多久,我回来的时候你睡得很熟,就没有叫醒你,我听到你说了三个字,叫什么路什么深,他是谁?”

“我也不知道……”欢喜的眸子一瞬间黯淡,“我只能感觉到他对我很重要。”

阿陌抱抱她,“好了,不要伤心,等阿陌攒够钱,就带你去找你的家人。”

第87章 她到底是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