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80章 这对他不公平

  “我父亲是服毒而死的!但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十年前的记忆,她一直努力忘记,却没想到,十年后,以这样的方式,重新揭开伤疤。

“小空,你冷静一点,你相信我,我和你二哥秘密调查这件事,只是不想这件事被别人利用,再来伤害你。”陆景深解释。

顾晋之忽而轻笑,“如果只是服毒而死,那事情就没那么棘手了。”

“别问我为什么还笑得出来,调查这件事的初衷就是为了压下去,让这个秘密永久封存,我们最担心的环节既然没问题,那就好办多了。”

陆景深明白顾晋之的意思,最担心的环节是怕许空或者许空的母亲与许风云服毒有关系,现在看来,只要许空明明白白说出事情的始末,那这件事就算是水落石出,也能给陆司令一个交代了。

陆景深有些不悦地看了一眼顾晋之,“那些事情对小空伤害很大,如果不是今天她突然发现我们在调查这件事,我不会让她再去想过去的事情。”

顾晋之看向许空,“小空,愿不愿意说,二哥尊重你的想法,但二哥要告诉你的是,陆景深,你面前的这个男人,因为这件事怕伤害到你,所以一直和陆司令妥协,包括和盛情订婚,盛情的父亲盛景年已经查到了许家庄,如果我们不及时采取行动,恐怕他们父女俩会以此大做文章。”

“你失踪的那些日子,陆景深失眠,酗酒,每天都要靠镇定剂和安眠药才能入睡,这些事情他自己不会告诉你,我替他来说。”

“晋之,别说了。”陆景深沉声阻止,这本就是他心甘情愿的。

“你只注意到陆景深瞒着你,却忽略了他想要保护你的决心,这对他不公平。”

陆景深有些无力辩驳,确实,他瞒着她是为了保护她,但她从小性格就倔,未必能转的过那个弯儿来。

“小空,这件事大哥会处理好,你不用担心,也不用去想过去的事,好了,现在我们下去吧,不要让他们久等。”

因为是白天,顾晋之只开了一盏小灯,橘黄色的灯光打在她的侧脸上,有一种难言的静美。

她的声音有些低缓沙哑,“父亲受伤以后,身体瘫痪,母亲四处为父亲求医问药,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我们住的是最简陋的房子,晚上睡觉的时候,总有老鼠爬来爬去,有一天,母亲发现父亲的腿上有被老鼠咬过的痕迹,父亲的腿没有知觉,所以也未曾察觉,母亲便托人买了老鼠药回来,放在老鼠出没的地方。”

“那时候,因为常年卧床,父亲有些歇斯底里,总是破口大骂,骂命运的不公,母亲默默承受着这一切,她很爱父亲,爱到什么都可以承受,但父亲偶尔清醒的时候,总会产生深深的负疚感,躺在床上放声大哭,就这样过了几个月,有一天中午,我看到父亲在床上试图往某个方向爬,我很怕他,因为他歇斯底里的时候真的很可怕。”

“后来我看到他艰难地拿到母亲放在床脚的老鼠药,脸上露出释然的表情,我小心翼翼地提醒他,那是老鼠药,有毒的,他却大声骂我,让我滚,我真的很害怕,就哭着去找母亲了,结果等母亲回来,父亲已经服毒自尽,救不回来了。”

第180章 这对他不公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