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你受伤,我很担心

  许空在陆景深迫人的目光里心惊胆战的喝了小碗粥便再也吃不下,陆景深放下碗,拿起纸巾为她擦拭唇角。

“乖乖睡觉,其他事我会处理。”顿了一下,陆景深又补充道:“你受伤,我很担心。”

许空愣了一下,看着陆景深微微滚动的喉结出神,“大哥,我知道了。”

陆景深扯了领带扔到床上,把衬衣的袖子往上挽两寸,一副帅气不失沉稳,洒脱又不失大气的模样,“你在病房呆着,哪里也不许去。”

许空心想,她这副样子,能去哪里。

陆景深正在静静地等她的回答,许空只能一本正经地回答,“好,知道了。”

“无聊的话可以听歌。”陆景深把他的私人手机递给她,又帮她带上耳机,把病床降下去,给她盖上薄毯,抬脚走了出去。

手机上还有残余的体温,许空盯着屏幕,屏保是她坐在海边看日落的背影,周围都是明亮温暖的光影,照片是从她背后拍的,她身上穿着飘逸的雪纺裙,黑色且张扬的轮廓。

许空不想听歌,索性摘下耳机呆呆地看向窗外,正发呆,手机却又突然响起来,许空垂眸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一串陌生的号码,陆景深的私人手机号知道的人很少,许空犹豫着要不要喊一声陆景深。

愣神间,陆景深推门进来。

“大哥,你电话。”许空如释重负,像丢了一个烫手的山芋。

陆景深接起电话,若有所思地看了许空一眼,“我出去接,你好好休息。”

病房外面。

陆景深大概猜到电话是盛情打来的,尾号张扬,连续四个一,识别度很高。

“景深,听说小空受伤了,怎么样,严不严重?我爸认识一个国外的医生,对脚伤特别有研究,这样,我现在就帮忙预约。”

陆景深握着手机,有些心不在焉“她没事,只是一些小伤,不需要兴师动众。”

“我明天去医院看她。”

“谢谢,不用。”

盛情紧咬着唇瓣,有些不甘心,“你一定要这么客气吗?”

“她需要静养。”

“那好,你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嗯。”陆景深觉得疲倦,他很清楚自己为什么选择盛情,利益或者其他,除了爱情,他什么都能给。

盛情听着陆景深的声音就怦然心动,脸色染上绯红,这么多年,她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可一颗心就像是在陆景深身上扎了根,随着时间长成参天大树。

她十七岁的时候,他二十岁,年纪轻轻,却充满魄力,在商海之中无往而不利,锐不可当,势如破竹,打下自己的一片江山,三十岁,坐拥亿万身家,身为全球顶尖公司水陆空国际的当家人,他从不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没有任何绯闻,他的身边从来没出现过任何女人。

他的五官冷峻淡漠,鼻梁高挺,拥有男人最性感的薄唇,身材比例相当完美,无论何时何地,都会迅速成为焦点,他是天生的王者,高高在上难以企及,他是商界的神话,商界最德高望重的前辈龙德昌曾评价,陆景深,城府深不可及,非泛泛之辈所能议也!

她记得,那时候,她父亲盛景年经常带她去探望陆司令,大院里一起长大的几个男人,以陆景深为首,水陆空国际总裁,老二顾晋之,A市新任市长,老三纪泽晨,是娱乐圈当红男演员,老四年仲卿,是世界上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医生,他们都是人中之龙,是各自领域里呼风唤雨的人物,都小瞧不得。

陆景深前天约她去山水会馆,问她要不要做他的女朋友,她简直欣喜若狂,她真的很幸运,从十七岁喜欢上这个睥睨天下的男人,用尽一切方法表白的男人,终于肯接受她的爱意了,她压下激动的心情,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能不能让我再考虑几天?”

陆景深不假思索,让她慢慢考虑。

盛情看着窗外浓郁的夜色,声音温柔如水,“景深,小空现在睡着了吗?”

“恩,刚睡下。”陆景深从外面的玻璃墙看着病床上的人,看来也是真累了,这才一会儿的功夫就睡着了。

许空睡得不是很安稳,总说梦话,稀里糊涂的,断断续续不成句,陆景深又想起顾晋之说的话,心里没来由地烦躁。

他到了而立之年,老爷子催婚催得紧,无论从哪个方面看,盛情都是最合适的人选。

许空是他看着长大的,感情的事她又能懂得多少,一时冲动,误把兄妹之情当做男女之情也是有可能的,他一直做兄长做的很好,也准备一直做下去。

“景深,我这里有一瓶父亲拍卖来的红酒,87年法国原产,一起?”

女人柔媚的尾音撩拨心神,换做其他男人,恐怕早就迫不及待扑过去了,可是陆景深却没那个心思。

“太晚了。”说完陆景深挂了电话。

第六章 你受伤,我很担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