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不就是嫌弃她长得丑吗!

  陆景深这厢还没郁闷完呢,老爷子就开始催婚了,收集了一摞白富美的照片让陆景深挑选。

陆景深烦躁,说出的话也刻薄,这个眉毛太细,那个小腿太粗,这个头发太直,那个鼻子太高,各种毛病层出不穷。

老爷子说,那照你这么说,咱家丫头也是细眉毛,小粗腿,直头发,高鼻梁啊,咱家丫头就很清秀很耐看!

陆景深腹诽,是啊,丫头确实好看,但她早恋,为了不离开心爱的人,她还发高烧,说胡话,一点也不让人省心。

许空躲在楼梯角什么都听见了,原来她在陆景深眼里这么一无是处!

心碎,泪奔,一腔爱意化成灰。

小姑娘气呼呼的早饭都没吃,就冲出去了。

陆景深追出去,“回来!吃完早餐大哥送你。”

许空背对着陆景深,紧紧咬着唇,压抑着眼中席卷的泪意,说了一声,“我就不回去。”不是嫌弃她长得丑吗,哼,那我就不见你,不坐你的车,饿死我自己让你抱憾终身!

陆景深只当是小姑娘任性了,也没拿着当回事,回去悄悄问小保姆,许空这两天怎么了。

小保姆心想,还能怎么啦,大清早的被人说自己这也丑那也丑,谁心情会好啊。

可对着陆景深,小保姆还是尽职尽责的说,可能,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吧。

陆景深微哂,啊,原来是这样啊,他继续问,那发脾气的话会不会伤身体?

小保姆嘴角一抽,这样不耻下问真的好吗。

会,伤,身,体,当然会伤害身体啊!可是不发脾气的话更会伤害身体啊!

陆景深受教,看来回头要和老四探讨一下这个问题。

老爷子还在喋喋不休,陆景深!你给老子过来,相亲这件事由不得你!你要把成家的事融入到血液里,落实到行动上!

陆景深问,家里还有大脸盆吗?

季向东说,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反正有也是给司令摔!不给你摔!

陆景深邪魅一笑,那太好了,我去上班了,给老爷子手边上放几个大脸盆。

季向东:“………”是亲生的孙子吗!

小保姆拍拍季向东的肩膀,“东哥,放心吧,我在网上搜到了同款,你再也不用愁了!”

季向东:“!!!”

陆景深从大院里出来往公司去,塞着蓝牙耳机和年仲卿“探讨”。

“老四,小空最近老爱发脾气。”

“具体是什么时候?”年仲卿放下手里的解剖刀,摘下手套扔在一边,全神贯注听陆景深讲许空的症状。

“周期性发作,每个月一循环。”

“……”如果不是年仲卿对妇科还有点了解,就差点误会许空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了。

“听说发脾气很伤身体。”陆景深自顾自地说。

“呵,大哥,建议你还是问一下二哥,二嫂是怎么处理的?”

“有道理。”

陆景深挂断年仲卿的线,拨通了顾晋之那边的市长热线。

“顾晋之,请讲。”

陆景深:“许空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爱发脾气。”

顾晋之压下撩电话的冲动,还是决定听下去,市长热线呢,市长哪能说挂就挂。

“所以呢?”顾晋之问。

“弟妹是怎么办的?”

第二十四章 不就是嫌弃她长得丑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