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七章 我们是什么关系?

  陆景深微沉着眸,拉起许空的手,“我会派人照顾好她,你不用担心,现在你先随我回去见爷爷。”

  老爷子这会儿刚得了消息,必定急坏了。

  “我爷爷?”

  “对,你爷爷。”刻意忽略了“咱爷爷”的事实。

  失忆的人不疑有他,很快转移了注意力。

  “我不能带阿陌一起吗?”许空拧着眉头看着陆景深,“阿陌她救了我,我不能丢下她。”

  陆景深知道她犟,认准了什么事就非做不可,他再开口,表情已是带了冷冽,“不要任性,爷爷知道你失踪之后就一病不起,你不想他吗?”

  “我会送阿陌回家休息,你听话。”陆景深摸摸她打结的发,强势不容置疑的样子。

  “嗯,欢喜,你不用担心我,我回去等你。”阿陌适时站出来解围,视线触及到陆景深的眸,像是被烫着了一般倏然缩回来,心却是砰砰直跳。

  许空没有注意到阿陌的异样,只是有些难以适应陆景深的态度,为什么对她这么温柔,对阿陌就那么不友好。

  许空的心思都写在脸上,陆景深想忽视都难,这个小傻子,难道看不出别人对他美色的觊觎吗。

  想到这里,陆景深亲昵地捏着她的耳垂,隐含着轻笑的意味,“好了,我没说阿陌不好,也不会亏待她。”

  她对陆景深莫名的信赖,听他言及到此,只好先听他的。

  两个人撇下陆景深又回了浴室将自己清洗干净,从头到尾都香喷喷了,许空才拉着阿陌出来,阿陌的肌肤是健康的小麦色,结实柔韧。

  许空娇生惯养的,自然白皙许多,年轻的身体饱满莹润。

  阿陌的脸更红了,“欢喜,水流声太大了,外面是不是都能听到。”她们与一个成年男人只隔着两道门,她们赤着身子,不着寸缕,实在胆大。

  许空神经粗,安慰她,“放心,浴室隔音,外面什么都听不到。”

  “阿陌,过来选一套新衣服。”

  欧阳倾洛派人送了两套女人的衣服,从头到脚,鞋子,衣服,配饰,包包,大大咧咧地摆在休息室的床上。

  一件纯白无袖齐膝短裙,一件暗绿长袖圆领长裙外搭黑色开衫。

  阿陌身材高挑,许空给她挑了暗绿色的长裙配一双软平底鞋,又帮她把厚厚的头发吹干,拢到肩后披着, “阿陌,照镜子看一下合不合适?”

  阿陌羞涩的笑,“欢喜,这衣服真好看,很轻很软。”

  许空满意地点点头,随后自己去换上了白色的裙子,头发吹了半干,倒是没留半点耐心给自己。

  陆景深派汤秉把阿陌送到了城南的一套公寓,这才转身看着她,发尾还有些湿漉漉的,入秋之后天气开始变凉,她圆润的膝盖就暴露在空气里。

  “不是说去看我爷爷吗?那咱们快走吧。”

  许空搓搓露在外面的手臂,陆景深的眼神看得她莫名有些冷意,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陆景深这次没有立刻回答她,转身进了休息室,拿了吹风机出来,“坐下来。”

  哪怕是吹头发这么简单的事,他也做的细致而优雅,高贵而不失气势,他的手穿梭在她的黑发,如同对待一件易碎品。

  吹风机发出沙沙的震动声,她执着地问,“陆景深,我们是什么关系?”

  “我们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

第九十七章 我们是什么关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