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六章 她就那么重要

  “嘶,”陆景深一声闷哼,这熊孩子挣脱不成,竟然咬他!

  陆景深没有理睬盛情,径自扳着许空的肩膀转过来,沉声说,“张嘴。”

  许空被他捏着下巴,反抗不得,只能乖乖张了嘴巴,眼眸里满是幽怨,“你到底要看什么?”

  “看你牙齿有没有坏掉。”陆景深很认真,表情也是相当严肃,没有任何开玩笑的意思。

  许空看着他近在咫尺的俊脸,两人呼吸纠缠,眼睛中只剩彼此,顿时忘了害羞,只是眼睛的余光还是忍不住偷偷打量着盛情。

  她直接称呼“景深”那肯定与陆景深相熟,还叫她小空,表情是那般亲切自然,他们是什么关系?

  再看她那含情脉脉又哀怨的神情,许空明了,这个女人喜欢陆景深。

  陡然升起一种危机感,许空心里不痛快,长这么好看干嘛,招蜂引蝶!哼!

  陆景深察觉到她的表情变化,还以为她在闹脾气,松开手,眉峰轻蹙,问道:“怎么了?”

  许空横了他一眼,腮帮子鼓鼓的,心里冒酸泡。

  盛情只觉全身发冷,为什么许空会出现在这里,她不是已经被处理掉了吗?这个阴魂不散的女人,到底要折磨她到什么时候!

  盛情牙齿打颤,表情有些狰狞,“小空,欢迎回来。”表情却是假的不能再假。

  许空抿抿唇,一副不大情愿的样子,“对不起,我失忆了,不记得你是谁。”

  许空说完斜了陆景深一眼,十足的娇嗔,那意思就是,你看你干的好事。

  盛情弯弯唇角,一副贤良淑德的样子,“不记得没关系,我可以自我介绍一下。”

  陆景深不慌不忙地揽过许空的腰,附在她耳朵上,喷出的热气让许空心跳如鼓,“不是说饿了吗?先过去吃点东西。”

  许空下意识转头看盛情,只见盛情的双手紧握成拳,指甲都要掐进肉里。

  “许空,”盛情叫她全名,“你不想知道我是谁吗?”

  许空打量着陆景深黑下去的脸,还是识趣地回答:“刚才想,现在不想了。”

  然后乖乖地拿了餐盘去找东西吃。

  确认许空的注意力被食物所吸引,陆景深才冷冷地看着盛情,“如果你想盛景年坐牢的话,尽管说出来。”

  盛情听罢,惊慌失措,难道她父亲派人绑架许空的事被陆景深查到了?他们被那个纹身男给骗了,他没有杀掉许空那个贱人,还留下线索给陆景深。

  但盛情还是想搏一把,故作镇定,“陆景深,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陆景深的声音冰冷绝情,“你们错在不该触及我的底线。”

  陆景深已经说的这样明白。

  盛情如坠冰窟,双腿一软,坐在地上,“她就那么重要?”

  “是,比我的命还重要。”

  吴庸看到美人一屁股坐在地上,有些于心不忍,“闯子,你说陆景深怎么想的,怎么跟女人过不去?”

  周闯是知道些内情的,“错就错在她对许空动了杀心。”

  如果不是盛景年派去的人临时改变主意,想要卖掉两个女人多赚钱,恐怕他们找到的就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第一百零六章 她就那么重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