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章 我暂时还不能告诉你

  “让我猜一下,你是因为什么生气?”陆景深靠着椅背,一副放松的表情看着她,唇角噙着宠溺的笑,“你刚刚问我是不是有事瞒着你,却没有直接说是什么事,说明你潜意识里还是相信我的,想亲口听到我的答案,可是我刚才的问题惹怒了你,你以为我在转移话题敷衍你。”

  “不是吗?”许空愤愤地拿开他放在她腰间的手掌。

  “当然不是,”陆景深冤枉,“我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可能不会那么精明,我会忐忑,害怕自己不懂你的心思,你有一丁点的不高兴,我都会反省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许空轻哼,“那我问什么,你老老实实回答我,不准撒谎。”

  陆景深挑眉,高挺的鼻梁线条优美,唇角挂着玩味的弧度,当一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的时候,看着她发脾气都会觉得可爱的要命,她用眼神向他示威,他却觉得她媚眼如丝在勾他。

  “嗯,你问。”陆景深慵懒如常。

  “你有未婚妻?”许空看着他的眼睛,心里却害怕听到肯定的答案。

  陆景深眉梢落下去,眉心起了皱纹,不动声色地掩饰着自己的慌乱,“小空,这件事说起来很复杂,等改天我们慢慢说。”

  许空的心凉了大半,他这是变相地承认他有未婚妻的事实。

  “所以,我是喜欢上一个有妇之夫对吗?”

  陆景深平静地看着她,“我会解除婚约,你要相信我。”

  他怎么能如此冷静!许空眼睛湿润,美眸染上水光,“陆景深,你一直在骗我!”

  陆景深心中漫上一股无力感,好像他越是想保护她,就越是会伤害到她,“小空,不管你相不相信,我最不想伤害的人就是你。”

  “可是,你已经伤害到我了!”她像一个小丑一样,陷入爱河,还以为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面对他的时候恨不得交付一切地信任他。

  “小空,你先听我解释,你失忆了所以不记得,我和她是没有感情的,只是迫不得已才和她订婚,我是有苦衷的。”陆景深看见许空小脸上满是泪痕,心疼不已。

  “什么苦衷?”许空双臂环着自己的肩膀,只觉得全身上下都是冷的,被欺骗的愤怒蒙蔽了她的心智,如果陆景深真的有苦衷,她是不是可以原谅他一次?

  他该怎么对她说,她的父亲死亡报告上显示致命原因是中毒,而且是农村最常见的老鼠药,这件事如果不能查到水落石出,那她的母亲兰月嫌疑最大。

  他一直在着手查这件事,在老爷子的指示下,才找到她母亲的踪迹,但兰月已经疯魔,根本提供不了有利的线索。

  他不能让她在失去父亲之后,再失去母亲,从一个受人尊敬的军人遗孤变成人人唾弃的杀人犯的女儿。

  从他看到那份死亡报告开始,他就只能用妥协换来她的周全。

  陆景深眉头深锁,似是下定决心,眸中一片沉郁的墨色,缓缓说道:“我暂时还不能告诉你。”

  

第一百二十章 我暂时还不能告诉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