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三章 这一生风光无限又如何

  唐先森一开始的目标就是许空,他请不到年仲卿这尊大神,只好从他喜欢的女人身上下手。

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料定了陆景深不会带其他女人。

  陆景深凝视着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的许空,眼睛里闪过一丝阴霾,她被那纹身男刺激到,情绪不稳,困意涌上来,她不得不睡过去。

  陆景深用外套把她裹得严严实实,双臂穿过她的脖颈和腿弯,毫不费力地把她抱在怀里,她的身体很软,在他怀里很乖。

  他抱着她,神情温柔,步伐坚定。

  穿过廊厅的时候,陆景深停下,淡淡吩咐,“汤秉,通知别墅那边,小空今晚不回去睡了。”

  汤秉领命离去,恍惚间听到陆景深轻叹,无奈又深情,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毫无棱角的陆景深,专注地宠着一个女人,宁肯自己被误会,也要把对她的伤害降到最低。

  山水会馆早已为陆景深准备好房间,陆景深抱着怀里的人打开门走了进去,房间里没有开灯,陆景深怕她被灯光影响,睡不舒服。

  借着淡淡的月光,他给她换了睡衣,盖好棉被,在她眉心处落下一吻。

  时间过的太快,他看着她从一个小姑娘变得亭亭玉立,不知不觉已十年有余,他习惯了替她打理好一切,习惯了把她护在羽翼之下,她是否长大对他来说都无所谓,因为他早已做好照看她,宠爱她一辈子的准备。

  他的小姑娘很勇敢,从过去到现在,不够勇敢的是他,总是顾虑重重,若非他先前糊里糊涂与盛情扯上关系,她就不会受伤,还好好地呆在公司里做实习生,不需要去相亲,也不会认识李子宸,最终所有的意外都可以避免。

  他不曾乞求过什么,如今却只盼着她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他很久不抽烟了,因为许空对烟味儿很排斥,所以他就慢慢戒掉了。

  他抽出一支烟放在手里把玩,衬衣解开了两个纽扣,看起来随性又慵懒,眉心处蹙着,像一座低矮的山丘,眉峰低沉,五官弥漫着苍凉的味道。

  他幼年丧父丧母,童年戛然而止,他习惯了孤独,一个人的时候,他也考虑过是否应该找一个人陪伴余生,可终究胆怯。

  他的发被月光渲染成一片雪白,背影孤寂,脆弱。

  这一生,风光无限又如何,还不是错过了她最爱他的十年。

  或许他这一生,都会怀念彼此相伴的十年,她给他带来多少快乐和安慰,她闯入他生命的角角落落,以不容拒绝的姿态。

  夜风有些凉,地板上洒下的月光像是夏天的水洼,折射着皎洁的光。

  指尖的香烟在他手中折成两半。

  她的呼吸清浅缓慢,睡梦中眉头紧锁着,极不安稳。

  他躺在她的身侧,把她搂在怀里,下巴蹭着她的额头,手掌拍着她的背,像很多年前那样,她害怕的时候他一直都在。

  她呼出的热气熨烫着他的胸膛,他的眼角都变得温热。

  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此刻就躺在他的怀里。

  

第一百二十三章 这一生风光无限又如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