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一十一章 话中有话

  当晚,顾家大宅灯火通明,顾晋之的父亲顾顺民回到家,看到的就是平时冷冷清清的客厅此时坐满了人。

自家儿子和儿媳他是知道的,秦好有了孩子,顾家后继有人了,为了庆祝才办的家宴。

顾家家宴,陆家的小子和姑娘,纪家的小子,还有年家的小子竟然都来了。

“顾叔,您回来了,您再不回来我都要饿死了!”纪泽晨率先发现了顾顺民,这可是平时代表国家出席各种外事活动的领导,大人物,像家宴这种活动,都要提前一周安排行程。

顾晋之站起来,微微颔首,“父亲。”

陆景深起身,眉宇间极为恭敬,“顾叔,打扰了。”

许空,年仲卿则只是立在陆景深两侧,微笑着喊了一声顾叔。

顾顺民笑得一脸慈祥,和在荧幕上有些严肃的形象有很大差别。

“你们这些孩子今天是怎么了?竟然跟约好了似的都过来了。”

顾夫人走过来,笑嗔:“怎么,孩子们都过来看我们不好吗?你平时总不在家,多亏了这些孩子时常过来看我。”

“是是是,夫人说的对,来,大家都别站着了,通知保姆开饭吧。”

纪泽晨故意走在后面,抓着许空的手腕,轻声问:“小空,你脸色怎么这么憔悴,你最近怎么了,也不去给三哥探班了,深居简出的,打电话也很少接。”

许空正在盯着陆景深的背影出神,突然听到纪泽晨的话,有些恍惚,不由自主回答:“没什么,可能是累了吧。”

年仲卿一直在注意许空的状态,发现她总是心不在焉的,听到她说累,便有些担心,手掌覆在她的额头上试了一下温度,略有些烫,“是不是感冒了?”

“没有,我身体好着呢,四哥,不用管我。”

“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生分?”纪泽晨挑着眉梢,仔细观察着她的表情,尝试发现一点蛛丝马迹。

“没有啊,怎么会呢?”许空捏着衣角,笑得有些勉强,“三哥,四哥,我不能总是躲在你们身后寻求保护和帮助啊,我要自己变得强大起来才行。”

陆景深不是没听到三人的对话,听到她说累,忍不住想要责怪她不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但再一想到她提出分手时决绝的表情,心又慢慢变得坚硬。

饭桌上,除了秦好大快朵颐,其他人都只是象征性的品尝了一下。

许空的左手边是陆景深,右手边是年仲卿,两人的视线总是不自觉地围着许空打转儿。

许空则低眉顺眼的,异常乖巧。

顾夫人见此夸赞道:“以前你二哥总说你太过活泼张扬,现在看来,却是个沉稳安静的姑娘。”

顾家这样的门第,顾夫人很少夸赞过谁,今晚突然说到许空,一定是有缘由的。

老人家的眼睛最毒了,一眼就看出了这几个年轻人之间的不寻常。

顾晋之正专心给秦好布菜,闻言插嘴道:“妈,小空活泼好动毕竟是因为我们几个护着她,别人都忌惮她的身份,如今她坚持要独立,有些人只知道赌气,不知道行动,小空可不就得变得安静沉稳以求安稳度日嘛。”

话中有话。

第二百一十一章 话中有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