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19章 阿丑,跟我走

  莫菲尔德庄园,刺眼的阳光照进昏暗的、充斥着酒味的房间。影从地上爬起来,浑身邋遢。他将阿忆放在桌上的心脏病药扔在地上,然后给自己点燃一支烟。

是的,他在糟蹋自己的身体,他在慢性自杀。因为他不知道自己活着有什么意义。他找不到自己的根,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生活于他,就是日复一日,那还不如声色犬马地放纵、麻醉,反正就是活着而已。

“主人,求求你。不要再这样伤害自己的身体了。”阿忆这个老仆人站在旁边,已经没有任何的办法。姥姥和皇月走后,主人就开始带女人回家,喝酒抽烟。但他明白主人变成这样她们俩只是一个诱因而已。

“阿忆,你说人为什么要活着?”影盯着远方绵延的草坪,放空的眼神,站成了孤单的姿势。他将自己放在了一个别人进不来的世界,在里面苦苦挣扎,找不到出口。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没有属于自己的过去,那么未来呢?“将这副身体抢过来,我应该感到高兴才是。阿忆,我为什么会难过呢?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做。你说我这到底是怎么了?”

主人的痛苦,也就是他的痛苦。他好想走过去,将这个被苦难折磨的孩子抱在怀里。阿忆站在主人的身后。“主人,你只是需要时间来适应。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主人的计划进行的很顺利。现在,沈青已经离开了。过不了多久,陆擎天身边的人都会离开,他就成了独臂将军,任由我们宰割。”

听着这些原本应该是振奋人心的消息,影那张死灰的脸依旧了无生气。“我不想要陆氏集团。我现在也不想跟陆擎天斗。就连他的女人,我也放跑了。阿忆,你说我是怎么了?”影转过身来,显得越来越激动。“你说我为什么一定要杀了陆擎天呢?我跟他有什么仇呢?天啦,我怎么觉得自己就是在做一件毫无意义的事呢!”

影在怀疑自己。

曾经,一切都在面具下,曾经陆擎天活在他的想象力。当面具取下的那一刹那,当他成为现实,一直绷着的那根弦断了,他也就倒下了。

“主人,很多事我们不用去找寻理由。做你想做的,开心就好。陆擎天不重要,暗影组织也不重要。”

做我们想做的,这就是幸福,这就是自由,这就是活着!

医院大门口。金俊回去拿落下的药,皇月一个人蹲在地上等他。

“快,那里有一个白头发的妖怪。我们去打妖怪吧!”穿着病号服的三个小朋友,手持塑料宝剑,冲向皇月。

皇月眼睁睁看着,忘记了逃跑,下意识地抱住头。

“哈。呀。杀掉你这个妖怪。”

“看我的神仙水。妖怪快快现出原形。”

绿色的液体倒在了皇月的头上。

“嘿,你们在干嘛。快点走!”

有温暖的手再替她拿到身上的树叶,有温柔的话在耳边吹来。“没事吧?你怎么这么傻,都不知道躲吗?干嘛让三个小孩子欺负你。”陆擎天气她的不反抗,更心疼她的狼狈和受伤。

傻,他说她是傻子吗?皇月是明白这个词语的,生气地推开他的帮助。

“诶,阿丑,阿丑。你去哪里?快回来。”他追上去,可是她跑得好快,他终究没追上。

哈!陆擎天遗憾地扶着双膝。为什么又错过?天知道他在医院看到她时,是多么地惊喜。他一定是中了魔吧,才三次。不,他只是可怜她而已。这个单纯的、傻傻的女孩,他是同情的,所以看到她才会心痛。

看着来往的人群,陆总继续搜寻她的身影。他焦急地找那一抹白。本来,他是要去看礼堂的。

“喂,司南。是我。我有事,去不了了。礼堂就定那里吧。至于布置方面,你替我跟设计师沟通。就这样。”

陆总挂了手机,担心的视线时刻不停。

他从来不知道原来街上的人如此多,要找一个人如此难。

终于,他听到了细若蚊语的哭声。熟悉到他一下子就认出来了。可是,找到她的欣喜让他忘记了这份熟悉。

“原来你在这儿!”

她故意扭转身体不看他。

“怎么了?我是陆擎天啊,我们昨天才见过。你不记得我了吗?阿丑,你看看我好吗?”

他像在哄一个小孩子,小心翼翼地靠近她。

许久之后,她终于抬起头。眼睛哭的红红的,鼻尖也红红的。两滴晶莹的泪珠儿挂在眼角。他的心都快纠起来了。

“阿丑不是傻子。”她抽噎着,委屈地说道。

一句话,让他溃不成军。

什么枪林弹雨,什么血雨腥风,今天他陆老大败了,败在一个女孩的哭泣里。

“当然,阿丑不是傻子,阿丑不是傻子。对不起,我说错话了。我该打,我该打。我给阿丑买冰激凌好不好?有草莓的,最漂亮的那种冰激凌。”

听到吃的,她止住了哭声,眨巴着眼睛望着他。“姥姥说不能随便吃别人的东西。”

“我跟姥姥是朋友。你可以吃我买的。不过在这之前,我们去处理一下你头发上的东西。来起来吧。”

他向她伸出手。手心忐忑地颤抖。他怕她不会让他牵。当她将小手放进他手心的那刻,他突然有种抓住了全世界的骄傲。

从理发店出来,她的头发披散在背上,好似闪闪发光的瀑布。他情不自禁地用手去抚摸。

“这个,这个。”皇月兴奋地指着模特脸上的墨镜。他二话不说地取下来,戴在她的脸上。她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咯咯地笑着。然后将一副青蛙眼镜给他。

这……陆老大本心是拒绝的。“好看吗?好笑吗?”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无法想象。更无法理解自己接下来的举动。因为他拿出手机,替两人自怕了一张。

“好了,我们去买冰激凌吧。”

走进冰激凌店,皇月立刻趴在在橱柜上,看着五颜六色发出哇哇的感叹声。

“想要哪一个?”他越过她的肩膀。从后面看,两人好像热恋的情侣贴在一起,你侬我侬。

“嗯……”皇月咬着嘴唇,不做决定,

“给我们一样来一份。谢谢。”

顿时,笑靥如花。

他就知道!

跟以前的某人一样。不过那时的他绝对不会纵容她的。可现在,她什么都不知道。

服务员好像已经见惯这种为了女友的大手笔,淡定地将各种冰激凌端上桌。皇月将汤匙咬在嘴里。

“快吃吧。”

她才开动。

“好吃吗?”

“好吃。你怎么不吃呢?”

他吃甜食还是被四儿给逼的,但一向不喜欢。他尝了一口就放下了,看着她吃他就很开心了。“给你。”皇月将满满一口冰激凌递到他的嘴边。是她吃过的汤匙。“姥姥说好东西要跟大家分享。”

陆总盛情难却,只能吃下。

恩,牙齿真疼啊,太阳穴都冷的打颤了。

“阿丑,现在我算是你朋友了吧?我们连冰激凌都一起吃了。”陆总亟待身份的确认。想他可是堂堂陆氏总裁呢,还缺朋友吗?不,他偏偏就要她。

“恩……是吧。”她偏着头,有模有样地思考着。对,这是一个很严肃、很重要的问题。

“那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吗?”

“陆擎天!”

“对!”他简直比拿了杰出青年奖,颁奖人念出他的名字的时候,还要高兴。“你一定要记住我的名字。知道了吗?”

“恩恩。那我只要念你的名字,你就会出现了吗?就好像哆啦A梦一样。”

只是一个小朋友的突发奇想,但陆总却回答的无比认真。“会的。我会变成你的哆啦A梦。”

“那你能够猜到我现在在想什么吗?”

她睁着大大的眼睛望着他,明明是聪明的模样。

“恩……我猜啊。你在想我可不可以再多给你买几个冰激凌是吗?”

她惊奇地拍手。“天啊,真的是耶。好神奇哦。”

糟了,人跑到哪里去了?阿丑啊,你到底在哪里?金俊焦急地寻找着。他只是去拿药的功夫而已。怎么就不见了呢?

茫茫人群,金俊一筹莫展,无助地看着一栋栋的高楼。

医生说她的大脑神经元受到毒液侵染。现在只有五岁孩子的智商,但是通过学习是可以恢复的。

阿丑,你到底在哪里?

“阿丑,跟我去锦城吧。那里有好多好吃的,还有好玩的。你会过得很快乐。”陆总脱口而出,绝对是不经过大脑的疯语。

“锦城是哪里呀?姥姥也会去吗?”

“当然。”

“那我……”

“阿丑!呼,总算找到你了。你怎么不等我呢?”金俊走过来,并没有注意到阿丑对面的男人。

“是你?”

“是你!陆总,你还有闲心啊。”金俊扫视着桌上的冰激凌。“阿丑,你吃这么多冰激凌,要生病的。”

“你是阿丑的?”陆擎天好奇地问道。想起那个背影,原来是金俊!

“你要干嘛?阿丑我们走。”

“金先生,请等一下。明天我会跟皇月正是求婚,我希望你能够莅临。皇月一定会很高兴的。”

第119章 阿丑,跟我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