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一章 自己有多疼,别人就有多疼

  她有时都感觉,杜大夫也是故意到这里来,就是想要以着这个山清水秀的地方, 试着能不能净化她一身的暴戾,一心的仇恨,只是有些恨,有些仇,她一这辈子也不可能忘记的,

哪怕是死,她都不会忘记簪子扎进自己的胸口的疼痛。

以至于时时的,她仍然是被恶梦惊醒。

从木柜中拿出了一个并不大的盒子,她将盒子小心的放在了桌上,然后打开,盒中是一排排的金针,从大到小, 一一尽有,她拿出了一根,手指轻轻弹了一下针尾,针尾晃动间,针已经扎进了她的小手上。

感觉不出来的疼痛, 有些麻麻痒痒的。

这就证明,她找到了穴位。

起初她下针时,真的无法对自己下去狠手,针也是入皮不入肉,但是想起家中还小的弟弟,想起老实本份的大哥,这针就这么生生的被她刺了进去,不过就是不在穴位之上,疼的小脸发白。

就这样一针一针的试,也只有在自己的身上,才能练出好的针感来了。

因为你永远不知道针入在别人身上有多疼。

自己有多疼,别人才知道有多疼。

外面红香正在无怨无悔的扫着院子,她用力的扫,努力的扫,将整个院子扫的一尘不染的,一天忙忙碌碌的,到也不去想其它的事,而她最喜欢的就是可以跟在杜大夫身边,同姑娘一同识字 。

每一次学写字的时候,她就很有兴趣,甚至晚上做梦都能够笑起来呢。

在他们的村子里面,只有那些富户才能让孩子上学堂识字,他们家交不起束修, 家里的弟弟都没有读书,更可况是丫头,而现在她竟然可以读书识字了,以后也能够出口成章。尤其是当她学会了写自己的名子的时候,高兴的拿着写满自己的名子的纸张,跑遍了整个山谷。

“她这样不好吗?”杜大夫问着顾元妙。

“那才是孩子,而你,不是。”

顾元妙淡淡的抬了一下眼睛,“我是不是孩子,大夫看不出来吗?”

杜大夫呵呵一笑,伸出的揉了揉顾元妙的头发,“你这丫头也不知道是怎么生出来,脾气到是怪的。”

“怎么生出来,大夫不知吗?”

顾元妙再是丢了一句话出去。

本大夫的老脸一红。

真是的,没大没小的,不怎么可爱,还是另一个好,但是要让他选徒弟的话,还是古里古怪的能够靠的住一些。

顾元妙靠在一边树上,翻着一本医书,树上的叶子不时的落在也的肩膀上,而她浑然未动一下,依旧一手拿书,一手翻着,似是时间都是在漫长的秋凉中过去了,没有过去的,也不过就是她手中的那页书罢了。

“姑……”红香跑了过来,本来是想要说什么的,可是她连忙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呆呆的望着红叶林中的顾无妙,她想她这一辈子也不可能忘记,当年那个同她一般的大姑娘是如何捧着一本本书翻看了一次又一次。

而她那时也不过才是写出了自己的名子。

第八十一章 自己有多疼,别人就有多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