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七章 死人堆里爬出来的

  琉沫将手放在自己的衣服,手指下移,放在了自己的腰带之上,身上的黑衣一件一件的脱下,落在了一边,露出了她常的年不见阳光的皮肤,透明的几乎都是惨白,她很瘦,难怪总是让人误以为是男子,确实平的没有什么女性特征,唯一胸前的微微的隆起,也是用白布给缠了起来,身上大大小小都是伤口,几乎不见一块完整的皮肤。

在血里长大的,挣扎的,才是生存至今。

顾元妙不问她从哪里来,因为不管是哪里,都是地狱。

“趴下,”她拿过了一个药瓶给手心里面倒了一些,顿时一股清淡的花香味迎面而来,几欲都是醉了人的心扉。

琉沫没有说什么的,趴在床塌上,身上过分白皙的皮肤,映着室内透进来的光,越加显的苍白寒冷了 。顾元妙走了过来,将手按在了她的肩膀,手中的药油也是一一的少抹在了琉沫身上的伤口之上。

“时间太长,不一定能够完全去掉了,日后只要不是你身边亲近之人,自是发现不了,姑娘家的,爱惜自己的身体一些,就算是没有别人爱,自己更是应爱自己。”

她的手指十分的灵活,大大小小的伤口也都是被上了药,这种药抹在身上十分的舒服,会有种清凉的感觉,尤其是那股淡雅花香味,闻久了会令人昏象昏欲睡,可是琉沫却是睁大了眼睛,眸中冰冷的没有任何的感情。

她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 受伤疤对他们这些人而言,都已经家长便饭,他们没有男人和女人之分,有的,也只是活人与死人。

“我是杀手,”她淡淡的说着,背上的那只手还在她的伤疤上面逗留,却是没有一丝的停顿。

“不在乎?”

琉沫讽刺的一笑 。

“怕吗?”

“怕,”顾元妙再是给手中倒了一些药油,到是不要钱的一样,要知道,这些药油是从百花之中提取而来,一滴要是卖,怕都得几两银子,她还真舍得。

有何可怕的。

拉过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她就这般无谓的盯向琉沫眼中带着的杀气。

“你杀不了我,”她扬起的红唇噙着一抹朝弄,通透的眸内也无惧无怕,“在你准备杀我之时,我便会让你成为死人。”而她说着,滋的一声,一根银针刺入到了琉沫的身上,顿时琉沫感觉自己的身子半边一麻,就是她现在没有受伤,怕也是躲之不及。

最重要的是,她根本就无法使出半分的内力。

而她并没有忘记,当初就上这一根针,让一个大男人瞬间就倒在了地上,甚至就连哼一声的力气都没有。

她是杀人见血,可是眼前的比她还要小的姑娘,却是杀人于无形。

这一手的神针,真是出神入画了啊。

她趴在塌上,脸也是贴在枕头,一丝的反抗也没有,一是不愿,二是不能,三是,不再想动了。

她已经脱离了杀手组织,为了这些,她付出了比血不要严重的代价,是她的半条命,她余下的这半条命,就想为自己而活下去。

第九十七章 死人堆里爬出来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