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4章一只缠人的鬼(1)

  我艰难的走到自家门口。

一摸身,呀!钥匙呢,怎么不在我的身上?

烦死了,在换下来的高腰短裙口袋里!

我恼火的抓了抓像稻草一样零乱的头发,颓废的蹲在家门口。

怎么办,只有半个小时了,难道真的要迟到吗?

“咻——”一辆银魅劳斯莱斯车在我的面前停下,我抬头去看。

这辆车我很熟悉,是英国劳斯莱斯公司总部一辆不卖的车,售价得有十多亿人民币呢!因为大学室友的男朋友有收藏豪车模型的嗜好,所以我多少也了解一些。尤其这辆车给我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

车窗开启,是上回那个开布加迪威龙的司机。他又给哪个老板开车?他也是好命,能开这么天价的车!

这时,后车窗露出一张戴着墨镜的男人脸。他缓缓用右手摘下墨镜,是他!

“你房子的钥匙。”祁尧丞将我的钥匙扔了出来,又说,“今晚来我家洽谈和签署给你房子装修的协议。墨,开车。”

“混蛋!你还想上我第二次!”我对着银魅劳斯莱斯的屁股空踹了一脚,“好车被猪拱了,我这个黄花大闺女也被你这头猪给拱了!”

正当我叫骂着要去捡钥匙的时候,银魅劳斯莱斯车又倒了回来,在我面前停下。

“忘了和你说,你的衣服我都扔了,太……”祁尧丞向我眨了眨右眼,“没品。出现在我家,会降低我的品位。墨,开车。”

“我……去你大爷的,祁尧丞,你有本事给我回来。”我刚从嘴里酝酿出一个字来,他的银魅劳斯莱斯已经如一缕青烟,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中。

我捡了钥匙,口里还碎碎念,一转身立马被吓了一跳。阳光之下,一个高个子,额头淤青流血的男鬼出现在了我的跟前,他手里拿着一束鲜艳欲滴的玫瑰花,眼神受伤的望着我。

我吓得立马拿钥匙开门,想躲到房子里去,可是手却不停地打哆嗦,好几次钥匙都落在了地上。

正当我再一次想弯腰去捡钥匙的时候,隐约感觉到他就站在我的身后。

“走开,走开啊!”我疯了一样的乱叫,闭着眼睛不敢动。

他的手握住了我的手。

“走开啊!”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脑子里的血浆都出来了,我真的一眼都不想看他。

“叫你走开啊!”我闭着眼转过身奋力一推,咦?这手感好熟悉。

“叫谁走开,我吗?”祁尧丞低头看着受惊的女人,是跟刚才那个从他身边飘过的鬼男人有关吗?

我小心翼翼地睁开一只眼睛,见眼前是祁尧丞这个大活人,舒了一口气。我还不放心,四处张望了张望,还好,他不见了。

“你怎么回来了?”我惊恐未定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腹,甩开他放在我肩膀上的手。

“有东西忘了,回家拿。要不要顺便送你?”祁尧丞口是心非道,其实他是特意回来接她的。

我摇了摇头,撩弹开自己乱蓬蓬的中分刘海,道,“今天,我请假。”

“FD总裁陌上冀的小女儿……”祁尧丞怪自己自作多情,不过他是不会让自己的立场变得难堪的,“你似乎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什么?”我挠了挠头皮,看向他。

“今天是SA和FD签约合作协议的日子。你不是代表FD跟SA签约的吗?”祁尧丞的嗓音充满了磁性,他嘴角挂着一丝桀骜不驯的笑意,“你若是不来,那就算FD违背约定,以后FD想抱SA的大腿,没门!攀SA的高枝,免谈!”

“我去!”我捡起地上的钥匙,打开了家里的铁门,“我就是爬也爬过去。”

 休想对我爸爸造成一万点的伤害。

“我等你。”他站在门口,又暖心的说,“我跟你爸爸说过了,会议推迟一个小时。”

“不必了,我五分钟就可以出发。”我甩上铁门,钱多的人说话就是硬气,这要是换做FD要把会议推迟一个小时,他们还不得疯子一样扑上来咬。

江御墨坐在银魅劳斯莱斯车里透过反光镜看到这一幕,嘴角噬笑,祁总也有在美女面前碰壁的时候?

祁尧丞摸了摸自己的脸,怎么自己这张魅力无限的脸在她面前不起一丝作用?她知道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坐他的这辆车,他连车身都不给她们摸一下,现在他盛情邀请她坐他的车,却被拒绝了?这疯了的世道,以他的高智商简直难以理解。恩,这个女人是一门大学问。

“哎呀,妈呀。”我刚进到自己的屋子,一甩上门,转头就看见了刚才那只鬼,他手里那一束玫瑰花已经枯萎。

他怎么阴魂不散呐,到底图我什么?

我抬眼好奇地看了他一眼,又立马伸手挡住自己的眼睛。他一只眼睛完全糊了,满脸的血更让他显得诡异恐怖。

“走开啊!”我踱着脚,哭不出声来,“你已经死了,缠着我干嘛?”

“咚咚咚……”屋子的门被狠狠地砸响。

男鬼消失了。

祁尧丞进入根本没有关闭的铁门,满腔怒火地用他的拳头砸别墅的门。

我睁开眼,谨慎地透过双手缝隙去看,呼,不见了。

“谁呀?”我上前去打开门,祁尧丞没注意,一个拳头朝着我的额头砸了过来。

“奥——”好痛。

“活该,谁让你要关门的。”祁尧丞没经过我的同意,径自走到我的家中,说,“你又浪费了三分钟。”

“出去,我要洗漱,还有换衣服。”我只要想起他对我的所作所为,我就一肚子的火气,他的脸皮怎么就这么厚,我都说了不让他送我。难道是他已经深深爱上我了吗?

“你这儿空空的,什么都没有?”他转了一圈,看着我问。

“你听见我说话了吗?我说……”我送他一个比白内障还严重的白眼。

“听见了!你换吧。哦,我刚才看见了一只高个子男鬼,你小心一点……”祁尧丞伸出两只手比了比自己的眼睛,“他可能正在暗处偷窥着你……换衣服。”

怎么会有这么毒的男人!

“哪有鬼男人,只有色狼一只,那就是你!麻烦你滚出我家!”我推了推祁尧丞的后背,吼道,“请你保持原来的高傲冷峻,别找机会跟我搭讪,谢谢合作!”

我把他推出我家的门,关门!

“什么,我搭讪?我祁尧丞还需要搭讪?”祁尧丞指了指自己,又觉得这个动作很傻,连忙放下。

“哼,FD,今日看在这个女人的份上,我一定让T穆宰猪一样宰了你们。”祁尧丞戴上墨镜,手叉在西装裤里,昂首挺胸地朝着银魅劳斯莱斯车走去。

江御墨下车给他开门。

“祁总,还等吗?”江御墨询问。

“不识好人心的女人,不等,去公司。”祁尧丞透过墨镜看了一眼让他吃闭门羹的门,道。

“是。”江御墨得到命令,坐回了驾驶位,系好安全带,双手握住方向盘,又婆妈的问了一次,“祁总,真的不等吗?”

“不等。”祁尧丞烦躁道。

江御墨耸了耸肩,“亏您还故意让我折回来接她。”

祁尧丞脑门上三根黑线,她不领情我有什么办法?难道还将她扛在肩头扔进车里吗?这种事情是霸道总裁干的事,我不屑。

第14章一只缠人的鬼(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