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一)

  时间总是一步步见证着人们所做的事情,而新的启程点也将会在一个娃娃身上展现,或许天真的孩子气总会随着环境的熏陶而改变,我想这其中的开端并没有错。——周雨鸽

  王氏总是要给自己的孙子讲讲以前的事情,让他时刻记住那就是耻辱,自家的前沿历史,从一个被人瞧不起终于缓过来了,人还是要学会坚强,要有一种劲儿。

  回想起那时候的她总会悄然流泪,可总会让若平看到,每每至此王氏就会给若平讲好多自己家以前发生的事情,无论怎样都要让他明白:“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若平永远忘不了王氏给他讲的这件事情,这也是关于自己父亲的事情。

  那时候的冬天比如今的冬天更冷,稍微有个变化人就受不了,况且对于自家贫寒的王氏来讲也唯独靠那个热热的土炕取暖了。为了挣钱,还要供孩子上学,王氏加班加点的做着洋火匣子,一旁的育才看到王氏每天都起早贪黑心有不忍就帮王氏一起做。

  “育才,你赶紧睡觉,明儿个还要上学呢!我娃你赶紧睡,我一个人能缓过来,睡吧!天也不早了。”为了明天能照常起床,就让育才睡,可谁知育才一个劲儿的要学,王氏只好没有办法就给他教了一点技巧。

  育才真心聪明,没两下子就学会了。天是越来越暗,灯也是微微亮了,只好赶紧收工。

  一大早王氏就把自己昨晚做的洋火匣子拿到街上去卖,虽然也卖不下几个钱,她仍旧在那里等着一个个顾客的到来。

  “今儿个看来还算卖得好些”王氏把剩下的洋火匣子装好,这时应该也到了自己孩子放学的时候,育才也该回去了。可她推门一看,育才竟然一个人在做洋火匣子。

  “育才,你干啥呢?这是哪来的?”王氏被育才的举动惊住了,没想到昨晚才给他教的今儿就一个人做起来了,把书还没念成倒把这学会了,这让王氏很是生气。

  “母亲,你别生气,我是看你每晚都是那样的累,心想自己多做一个你就少做一个,这样你就可以和我一样早点睡了,这才让我父亲给我做了一个小的,很适合我。”育才小小的年龄竟有如此之心让王氏都留下了泪水。

  “瓜娃,你好好念书就行,这活我一个人能做,怎么能让你学这活呢!”说着说着王氏更是难过,她知道好不容易把村人对这个家的态度转变了,可是还要受这些罪,更重要的是还连累了自己的孩子,让她一阵心酸。

  “行了,我娃今儿不做了,赶紧早早睡,明儿个好好念书,这手艺活我一个人来就行。”王氏擦了擦自己的眼泪,把那句话给还在一旁做洋火匣子的育才又重复了这句话。

  对于这件事情若平总是常常想起,他知道自己的家庭曾经是多么的落魄,如今多亏了自己的奶奶才有了现在的情况,可父亲的孝道更是感人,不仅有着“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的母子情还有着“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的相依为命之情,这让若平深深的记住了人间的孝意。

  天渐渐变得有些昏暗,看来是逼近夜幕了,曾想那时在一户好人家住宿一晚的穷老汉还一个人在这山路上晃悠。

  “也不知今晚是否还有像那一次一样的事情发生”穷老汉一直向前走心里也是万般的揣摩着,但也不敢走的太快,毕竟脚上的伤还没有完全好。

  霎时间一阵淡淡的饭香味儿而夹杂在空气里。“看来今晚是有眉头了,可还是难以给人说这话,不知道会怎样也都一把老骨头了,给了狼娃子吃怕都没人啃下一口呢!”他缓缓的向前走着,寻找着这股味道的所在之处。他不是为了填饱自己的肚子,而是为了今夜能有再有个安眠之处罢了,哪怕是饥肠辘辘也无妨,起码自己能再享受一次安稳觉。

  他一路寻着,果然碰到了一户灯火透亮的人家,屋里没有发出太大的响声,可能是因为夜慢慢变深人要休息的缘故吧!他心想:“不知道这次还能不能行,走走看吧!倘若真无可去之处又该让我以衣为被,以地为褥了。”

  走到这家门口轻轻地敲上三声,告知有人至此。只见得一个孩童开的门来,见的穷老汉便问的他找哪位,穷老汉微微一笑言道:“你这孩子真是可爱呢,不知父母可曾在家?”

  “在的呢,请随我来吧!”孩童说完便把穷老汉引到父母那边,门距离房子虽然很近但是孩童看穷老汉走的很慢,便怕有个什么事情,自己的脚步也就放慢了些许。

  “孩子,是谁在敲门,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呢?”这是一位女人发出的声音,可想而知就是这孩童的母亲,她的声音真是淳朴,让人听得好是舒服,这户人家定是善解之人。

  周围时而发出几声虫鸣声,似乎在欢迎穷老汉的到来,又或许是想在这宁静的夜晚随意的弹奏几声而已,弯月也在半空挂了好长时间,皎洁的月光铺满了整个大地,倒影出两个人的影子来。瘦小的星星也怕它一人孤独,便都来凑热闹。

  “哦,是一个老人,他说是来找你和父亲的,我这就和他一块过去”孩童应答着那女人的话也让穷老汉和他一起前往。

  走进屋内只见一位清秀的女子坐在简陋的炕头边,手里正在一针一线的缝补着孩童破烂的衣服,那件衣服上本已经有几个补丁了,可她还在继续缝补着,看上去很是认真。旁边坐着一位身材适中的男子,这两位应该就是孩童的父亲和母亲了。

  孩童和穷老汉站在屋内,女子忙停下了自己手里的针线活,微微的仰起额头,男子对穷老汉很是疑惑,并一直盯着他看。

  “不知您是哪位,我们并未曾相识过,请问有什么事情吗?”孩童的父亲问着穷老汉,眼珠子左右打转像似在自己的记忆里找寻这个面孔,到头来还是一无所获。而面对如此陌生的面孔他也只能这样一一了解。

  他心想:“这都快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了,作为儿女的怎能不慌忙的四处寻找呢?也不知他们是作何感想的。”他准备继续说下去却被穷老汉打断了。

  “鄙人夜色扰门户还请见谅,只是因为在山中有些日子了,恰巧有缘遇见好心人家也就借宿一晚,明日继续看看这山,不知今夜可否通融一下。”穷老汉说罢十指合一,他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十分抱歉。

  看来是一个孤独的老人家,孩童的父亲明白了穷老汉的意思,不过天这么晚让一个人在外面虽然不是自己的亲人,可内心还是有点不太让人放心的感觉。

  “寒舍也就这点姿色,若你不嫌弃的话今晚就在此歇息,那房间就在侧门边,那里有点冷,先让小儿给你搭理搭理,待会儿好了便可前去。”孩童的父亲再次说道顺便想让老汉坐下歇息。

  “想必你还没有吃饭吧,你等着我去给你盛一碗来,你也就将就一下吧!”坐在一旁的孩童母亲听了此话便搭了一句话,随后就下炕去给穷老汉舀粥去了。

  穷老汉万分感谢这家人对自己所做的,便在孩童打理之余与孩童父母随便交谈一番。

  “不知令郎今年多大,倒是一身活气样子。”穷老汉从他进门的那一刻一直关注着这个孩童,浓眉大眼的,让人越看越是万般喜爱。他也只是随便问问,不过对于突如此来的场景却有点难为情。

  “小儿七岁了,只因家境贫寒无法再次苦心研读,就让他一直在家,不知今后能怎样了。”孩童的父亲十分哀叹的说着,刚好饭也端在了穷老汉的面前。

  “先吃饭,吃完了慢慢聊。”孩童母亲忙插了一句。虽然天色有些晚,可是对于自己家孩子的事情看他们两人聊得来,也想看出一些眉头来,瞬间也都忘了该歇息。可想想现况就让她不由自主的发出几声感叹,差点没掉出几滴眼泪出来。

  宁静的夜晚被彼此间的言语打破了,可再怎么讲也不能不顾及时间,毕竟要休息呢!天越来越晚,吱吱声也愈来愈大,今晚的交谈也就此结束了。

  穷老汉回到被孩童收拾的房间,真是暖和。床单也铺的很是平整,旁边还生了一小堆火,恐怕是因为屋子有点冷的缘故,才出此下策。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心细之处,正是让人可敬可叹啊,想着想着穷老汉微微露出笑容。

  他一个人躺在床上还没有入眠,看着眼前一切丝毫没有睡意,隔着窗户仍旧能听到几声虫鸣声,不禁想到刚才他们之间的谈话,又追忆到自己儿时的光景,真是有很大的不同。

第二章(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