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一)

  总想去回忆一些东西,不知何时已经变的支离破碎,时光一去不复返,正是匆匆的过往,回头凝结成历史的那一页。

  ——周雨鸽

  时间真是残酷,它让人们经历着不像经历的事情,如今的若平也去了其他地方接受良好的教育,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去大的城镇学习,他不想让这段珍贵无比的友情转眼即逝,然而他是无法改变已经把名报了的这个事实。

  “你就去那里上学,这样将来才有出息,整天在这村子或小镇能学到多少。”兰英第一次发这么大的火,也是若平第一次看到,这和他不情愿去大县城学习有一定的关系。若平还是不太乐意去那个所谓的大县城学校,可当下都发生了这样的情况只好听从了。

  和他们三个还只是简单的面熟,还没达到那种十分熟悉的地步。背上自己的新书包前往那个神圣的新天地,他真的不知道在那里又会发生什么,还会不会遇到那样的人,如今的他也已经过了十个岁月,该想想自己的未来,不管是近期也好,远期也罢,始终有个目标倒是一件好是。

  由于离家里较远,学校也没有供应学生住宿的地方,只好在附近找了一个称之为“托儿所”的地方。不过这种类型的房间到处都是,光校门口就有几家人在那里招收学生。但是关乎这些,若平的都已经全部准备妥当。

  怪不得自己会来到这了,看来不来都不行呢!得知是托人走了后门,这让他很是不高兴,可在这里的几十个孩子都是同他的方式一样进入到这所学校,该送礼的送礼,该塞钱的塞钱。

  这家是学校的一个主人开的,平时她一般不太露面,只是遇到重大事情需要处理的时候才和那个“及时雨”——宋江一样神秘的出现。她带着一副金丝边眼镜,金黄色的微卷短发刚好伸到她的肩膀,看上去有一些文化的气质,主要是凸显她那领导的样子。

  她雇佣了一个人,个子并不算太高,中等身材却一身泼辣劲儿,起初是女主任管理,等她把该处理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的时候,把所有的事情交接给了她。过了一段时间才知道雇佣的这个人竟是她的远方亲戚。

  这种新式的生活方式是他第一次接触,一个房间里摆了好几个上下的钢式空架子床,每一个入住的人把自己备的床单,被褥等铺的平平整整,看上去并不让人有其他不适的感觉。

  这个床缺点太多,最让若平接受不了的就是动不动吱吱作响,调皮的架子床都和他作对,不过能安然入睡就不错了。

  新的成长意味着他不在只能拥有以往一颗童真的心灵,他要学会自我的独立生活,现在没有家人的依靠他并不觉得自己是一个无助的孩子。

  每天晚上都会上一小节自习课,人人都拿出自己的书本,两个人一个桌子,若平总是不敢坐在前面,似乎位置的前排一股让他很是害怕的东西,他只好又回到以往的样子,找一个周围不太吵杂人也不算太多的地方坐了下来。

  “你好,这儿有人坐吗?”一个瘦人的孩子拿了一本书站在若平面前问关于他身边这个空位置是否有人,从他的举动猜测这个人是一个不喜欢单独坐的人,其他人都有自己的“小搭档”而自己就一个人孤零零的乱转,从前走到后才发现若平也是一个人坐,不过这时他们还不认识,让彼此有些怪怪的感觉。

  “哦,没人。”若平总是不喜欢突如其来的说法,他那颗幼小的心灵还从来没有更为强大的能力去接受这些东西。他还沉浸在以往的习惯中,颠簸在那个绝别的岁月,没有一点心思去看这些桌上的文字,它们是丑陋的,和这地方一样,一点都不让人喜欢。“我只想安静一小会儿,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这里真的令我讨厌,我想回到我们那里去。”他小声的嘀咕着。

  没有人过多在意这些细微的动作,刚才那个站在他面前的孩子坐在了若平旁边,他认真地看着书,让若平觉得死气沉沉。

  不知何时时间猛的一跳跃,原本鸦雀无声的房间顿时炸开了锅,恨不得把房盖掀起,蹦的蹦,跳的跳,突然当一个人揭开遮挡门口的门帘时,蹦跶似蟋蟀的人儿们被定住一般,一动不动。让若平想到儿时说的顺口溜“一不许动,二不许笑,三不许露出大白牙,四不许捂嘴偷偷笑。”还有几个调皮的孩子玩弄着自己的小聪明,此时心里也是忐忑不安。

  “刚才都有谁?来办公室,最好给我老实点。”那个被雇佣的“泼辣女”像一位严厉的教官在发号命令,谁都不敢轻举妄动,一个个乖乖地朝着办公室走去。

  她走时又插了一句话:“谁还想继续蹦的最好长点眼色。”口气好是生硬,没有过多放松的底气,强烈的劲儿让一些孩子心里一直哆嗦,想同那些娃娃一样的火苗被当场掐灭了,她耿直的走了出去。

  办公室离这个自习室不远,顶多是隔了一间休息室,那也算的上是一个供孩子们住的地方,但那里面住的人看样子都比较大,他们可不同意和这些人打交道。

  同龄人之间可以谈天说地,无论是怎样的话题,他们都可以从天说到地,在从地追溯到更广阔的宇宙星球或其他位置的宇宙空间,这就是孩子们的思想。人的脑细胞在脑力运转下不愿滋生,它的繁衍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啪,啪,啪”的声音陆续传到自己的耳朵,这是扫帚抽打的声音。警告般的形式让人们都吓破了胆,等到结束这场波荡的小战争后,几个人偷偷凑到窗前观看正在进行的训斥,扔在地上的扫帚已经炸开了花。

  “天哪,这几分钟内到底发生了什么。”在荣平去上楼休息的时候他隔着窗子向里面瞥了一眼,他实在难以想象这个地方的恐怖,不过那帮孩子也罪有应得,谁让他们太背,又不长眼,正宗的背着鼓——找锤头。

  “咦?这不是刚才那个孩子的书吗?难道是同他一个宿舍?还是他把书放错了?”若平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没有错,那就是刚才同他坐在一起那个孩子的书。他要怎么做,几乎要崩溃掉了。

  正当那个和他见了一面的人快要出现的时候,他想要躲避一下,有句话讲得好:“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的,谁也躲不过。

  “你也在这里住着?”那个男孩问着若平,他觉得好是有缘,若平可不是这样想的,期望这个人不要沾上那几个人的丑样子,但愿自己也幸运一点。

  人要学会往光明的地方思考,不能总是想着不好的事情发生。要相信正义终将战胜邪恶。和交朋友一样,整天随意猜测莫非是一件好事,甚至会让自己精神分裂,与其这样还不如“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第七章(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