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二)

  “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我还能碰到你这样的小伙子,我也是知足了。”穷老汉好是感谢这位书生,这时的他都快按捺不住自己的感情了。

  “哎,老人家你别这样说,比我好的人多了去了,不过只是我们两很有缘的相识而已。”书生很客气的解释自己的所作所为。

  “哦对了,小伙子你愿不愿陪我说说话,好久都没人和我这样好好的说过话了,哪怕只有几分钟。”穷老汉还是拿捏不定主意,他怕这个书生只是给他开个玩笑。

  “没事,老人家,再别几分钟了,你就慢慢说,放心吧。我刚好看你也是下山,那我们也就一起,反正我也是闲着没事干,我们一边走一边聊如何?就当是给彼此搭个伴。”书生再一次重复,只是为了不让着穷老汉走这条孤单的路程,他也没有了在上山的念头。

  “这个好呀,想必你父母和肯定都很幸福有你这样懂事孝顺的孩子,心里全是甜头。”穷老汉说完这话,书生一脸开心又显得有些失落。

  “没有,若他老人家在世恐怕也和你差不多了。”当下陪他的只有这位穷老汉,可是想到自己的父母就有些难过。穷老汉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

  “真的很抱歉,你瞧我这一大把年纪也不会说话。”穷老汉对自己刚才的唐突深表歉意。

  “不碍事,过去的也就过去了,他老人家在天上也看着我呢!临走前他还特意给我交代,我永远忘不了那些话”

  话是这样讲的:“林三啊林三,你要记住人这一生说长也长,说短也短,不要对人总是冷眼相看。既然做人就要堂堂正正,若你遇到更为辛苦的人记得要学会帮助他们,人老了就要走这一程,希望你可以好好的活下去。”说完话后就坦然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安详的离开人世了。

  他永远忘不了父亲说下的这些话。人确实就是这样一天天过去,呈减法进行,说不定在哪个节骨眼上就也脱离了人世的这个轨道。

  “小伙子别伤心了,既然很多事情都过去,活在当下规划着未来就行了。”穷老汉给书生宽心的说着,他知道书生是想到了以前的事情,可每个人都会经历亲人的离世,自己也是如此。

  “想在我以前经历的可比你多得多呢!说出来感觉确实很痛,可是想着更痛。”穷老汉继续沿着他的话说着,他也和书生的父亲一样希望眼前这个小伙子可以好好的活下去。

  “哦?是不是,那你能不能给我讲一些你的经验,或者我们就当是聊聊家常。”说着两个人相视一笑,穷老汉也很高兴遇到这样一个人,看到这个人愿意和他谈谈也就没有隐瞒什么,继续讲着他的事,他继续用着自己的名字,并没有用第一人称阐释故事,而是用第三人称做叙述。

  那时候的若平还在上学,总是一味的害怕一个人,那些来回丑恶的嘴脸都习以为常。记得那一天他在房间没事就想出去转转,不远处却有这样的言语传入他的耳中。

  “你是不知道那家人的儿媳妇是多么毒辣,平常看是人模人样,结果却是这样一个人,给自己的老人竟然喂那种东西真是大逆不道。”

  “就是,就是,有这样的儿媳妇活该被毒蛇咬死。”

  他只是路过无意间就听到这些话,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自己也不像爱刨根问底的人也就算过去了。

  然而回到家里也听到王氏给自己讲了有关这些事情的缘由。甚至他都无法相信这是事实,可能是瞎编的吧,反正就当是一个实例,若没有这件事的存在读者们就当是一个教训,学会善待自己最亲近的人。

  事情的过程大致是这样的:一个老人辛辛苦苦养了一个儿子,独苗的他很是珍贵,可是太不争气,等到谈婚论嫁时都没有人愿意和他在一起,好久才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还算合适的就结婚了。

  由于他没有正规的工作,只能去打工挣钱,这样一来就很少回家了,在家里就只剩下婆媳两人,时间一长老人的狮子一日不如一日,行动不便,媳妇就开始嫌这嫌那了,更让人可憎的是她竟然给老人吃放了好几天的馒头或者是锯木水。

  天啊,真是想都不敢想。让一个老人喝那种东西还不如让她直接死了算了,折磨自己还不如痛快的一走了之,其实老人也曾这样想过,可是她还是放不下自己的儿子。

  粗鲁的儿媳妇总是破口大骂,那种挥之即来,丢之既去的语言让人咬牙切齿,就连若平自己也似乎听到过类似的话语。

  “老东西,你儿子把你落在家里真是让我受罪,管你吃,管你喝,还要管你个人卫生,呐,这要吃就吃,不吃就饿着。”若平在想这个还是儿媳妇吗?这种行为更像是一种女魔头的作风。自己想想就一阵后怕。

  放下和砖一样硬的馒头和掺杂着据木的凉水真让人看不下去。可这位老人她一直忍着,她知道自己的儿子有一天就会回来,她苦苦的等着,一天,两天,三天.....等啊等,还是没有儿子的身影,夜晚的她也会被一阵悲伤的画面惊醒,擦拭完自己泪痕划过的脸庞继续睡下。

  直到有一天老人实在等不下去,她听到窗外有人经过就吭了一声,窗外的人感觉老人应该很不舒服就隔窗子看了看,老人知道看到了身影就说门闭着呢!你进来就行。

  其实村里人都知道这家儿媳妇可是除了名的泼辣,还没说几句就会和你喋喋不休,正想一句俗语说的“和个母老虎一样”所以一般去她家先要核实看这和儿媳妇在家没。

  开门的是一个年轻小伙子,他看到老人躺在床上难受的样子,看着就心疼,可惜自己若要管只是多管闲事。

  “小伙子,你给婶婶买一袋子老鼠药,最近晚上床下面总是有老鼠乱跑的声音,我想杀死这些坏东西”老人说话很吃力,颤颤巍巍的指着床下面。

  “好的,我一会给你送过来,你安心休息。”小伙子很豪爽的答应了老人的要求,他知道老人不容易所以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老人。

  年轻小伙子轻轻地闭上门,去街上给老人买所谓的老鼠药,刚好他也要去街道买点东西呢!

  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了,过了一会儿儿媳妇回来了,可是老人所期盼的年轻小伙子还没有回来,她担心一会儿小伙子带着老鼠药回来儿媳妇又会说什么不爱听的话。

  庆幸的是儿媳妇没有直接去去老人的房间,她一回来就去了了厨房做饭,看来是自己有些饿了,当她打开门的那一刹那,满屋子黑压压的,仔细一看全是大黑蛇,细长的红舌头吓得儿媳妇顿时腿都软了。

  “哎呀,妈呀,哎呀,妈呀,你赶紧来救我,这屋里全是蛇,好是害怕。”儿媳妇说完话一下子坐在地上,吓得都呆滞了,停了几秒她跑向了老人的房间。

  此时的她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慢慢扶起老人让她去厨房看个究竟,老人实在行动不便不过她还是坚持的起身,走路吃力的她浑身哆嗦,那抖动的手拄着拐杖让人都看不下去。

  “我说你是害怕啥,这里啥都没有,你还叫的那么大声。”对于老人而言这个场景并没有出现,什么黑蛇之类的都不复存在的。

  这一个场景似乎在告诉这个儿媳妇:若你再敢虐待你的婆婆小心黑蛇吃了你那毒辣的心,让你永不得超生。碰巧小伙子买了老鼠药到了老人门口,看到儿媳妇搀扶着老人,手里的老鼠药也就没有给她拿,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婶婶,商店的那个老鼠药没有了,所以没买。”他也是想间接的告诉儿媳妇老人差点被你害的就要和老鼠药了,他也没有故意要给老人老鼠药的意思,他早就知道老人说的话是骗自己的。

  “要老鼠药干啥”儿媳妇疑问的问老人,同时看着老人。

  “哦,是这样的,婶婶说床下面老鼠多让我去买。”小伙子解释道。

  “不用了,不用了,今后我勤看着,不行就和我睡这边吧!”儿媳妇突然温和的态度让小伙子都感觉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尽管儿媳妇这样讲,老人还是坚持自己住一个房间。年轻小伙子说罢也挥手离开了。此事已过儿媳妇再也没有用以前的方式对待老人,她以往的坏名气也被她新的态度所掩盖了,村里人对她都另眼相看。自从她的态度大有转变,类似惊奇的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当若平听完这件事情后,他深深地意识到:一个人可以有着漂亮健全的五官但是若他的内心是不善良充满了邪恶,他便不配拥有同他精神相连的躯体。

第九章(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