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一)

  一路走来,似乎没有以往那种软弱的劲儿可就是走的太多路,也遇到了更多事,也没想到刚才还是开怀大笑,转眼见又变成了郁郁寡欢。——周雨鸽

  天没有亮,确切的讲公鸡还没有催人起床,一辆白色的小客车就在了若平家的门口,该叫的人迷迷糊糊地穿好自己的衣服,稍微收拾了一下就一起赶往了那个新的地方,若平一人坐在后面,靠着靠着就睡着了。

  这所大城市比若平家的县城还要大,一路上的灯五颜六色找个不停,就红绿灯好多个,一会儿走了,一会儿停了,不过所经过之处都比较令人稀奇。

  到了目的地,场面更是宏伟壮大,人山人海,感觉人和人之间都是摩肩擦踵,把人挤的喘不过气来。这所医院也是名列前茅,鼎鼎有名的大型医院,早在五点都有人在那个叫做“自动取号机”上取号,育才第一次才来,他压根不懂这些,反应倒有些慢。

  医院的人就像蜂窝里的蜜蜂一样,被塞得满满的。就连取号的队伍都是“神龙摆尾”式的长。为了疏通道路,护士拿着喇叭在那儿喊,熙熙攘攘的人群喧闹在医院的各处。

  形形色色的人都存在这个巨大的空间里。老年人,中年人,青少年,各个层次的人都有,这个空间它犹如猛兽一般吞噬着金钱,每次从医生的接诊室出来,每个人的手上都会拿拿着好几张化验的单子,这让人很不悦,然而没有比慌张更重要的动作了,不仅要交钱还要排队,那如竹简一样长的收费单让人很是惧怕。每个检查项目也是有数不完的人。

  “请0092号到2号诊室就诊”广播的声音很大,它叫着每个患者的号码,这个号是若平的,他和育才走到这间房子,打开门若平就坐在医生面前的板凳上。

  接诊的是一个男医生,带着一个黑色条形框眼镜儿,端庄的坐在了那里。

  “怎么了?给我说说。”他的声音并不浑厚却有一些尖锐。若平坐在那里,若平犹如重犯一样被质问着。若平只知道大概,其他都是育才说的。

  医生经过了解后,就在打印机中打印出很多的检查单,“抽血化验,CT照射,心电图......”可是这些检查在自己那里都做过了,医生压根就不看,只是让重新做。

  医生接着说:“结果出来了拿给我。”就这样一个病人就算看完了,这和当时在县城的过程一模一杨。

  穿过拥挤的过道,赶往每一个化验的地方,就好像是要去打仗一样,奋力向前冲就为了受一次疼痛,真正轮到自己的时候,眼睛一闭就当做没发生。

  所有的结果都在时间的前进下得到了,接下来他们就是第一时间飞奔到医生的接诊室,看来比他们拿到结果还有更早的人,那种急切而又胆战心惊的状态让人不知所错。

  若平的结果递到了医生的手里时,医生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好像是在斟酌什么方案似的,他的眉头也从一变成了八,把检查单从上到下依次看完后说道:“你们来的时候是不是什么都没带?”

  育才和若平很是纳闷“不是吧检查单都带来了还要带什么啊,难道是检查单少几张?”

  “是结果没带全吗?”育才问着医生。

  “不是这些,是行李。因为我刚才看孩子的情况不太乐观,要住院观察治疗。”天啊,这对于若平来说,他那颗心灵似乎又受到了撞击,咚的一声跌到了低谷。

  “什么,这是发生了什么,我没有听错吧,住...院?”若平的面容和幽灵一样变得恐慌,心里如同被电击中那样的疼痛,才刚出院不久的他怎么能再一次进入这无拘束的牢笼,他想摇头去否决,但就是说出成千上万个理由还是被命运安排到了这里。

  “不是身上都没有血红斑了,怎么还要住院?”育才也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遍医生。

  医生把检查单那给与才看,他把关键之处只给育才,育才发现很多地方都是惊人般的高。他没有想到事情发展的为何如此之快,他那颗跳动的心现在跳的更快了,他也没有再问什么只是让医生继续治疗。

  “医生,你给孩子该怎样治就怎样治,住院就住院,其他的我们家长来处理就行。”育才平息了一小会儿他给医生说。似乎这是伟大的父爱再也不单单是雄伟的大山那样的坚强,却还有着母爱那样的仔细和认真。

  育才和医生协商之后,一张同样和检查单一样的纸张递给了育才,上面最大的三个字就是——住院证。紧接着他又用笔在上面写了好多医用字体。

  “天啊,这是字吗?好像是在画画。”若平心里在说。他知道自己把这话说出来会惹人大笑,就把这个笑话留给了自己。医生在上面盖上了自己的章子,接下来就可以去办理手续了。

  走出医院的地方才给松了一口气,可这也仅仅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还有好多的流程,一到住院就会是接二连三的化验,若平把这些在大脑里理了一遍。

  站在办理入院手续的队伍中,那种压抑感怎么都缓解不了,这种人挤人的情况还是存在,具体来说这个手续时最麻烦的,一会儿要身份证,一会儿要户口本,一会儿这东西,一会儿又那东西,没有耐心的人恨不得要把那些医生谩骂一顿,历尽千辛才给把手续办完了,接下来就静等通知。

  育才在医院门口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他把电话打给了小霞。

  “小霞,若平要住院了,你把东西收拾好明儿早坐个车来,我就在医院等你着。”

  育才又给送给他的那个司机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明早把小霞送到医院门口,随后育才就把小霞的联系方式给了司机。

  医院的通知还是很快的,在当天就把床位给安排好了,一个塑料手环戴在若平手上,刚开始还挺开心,这么好看的手环真的挺不错,但是到随后就不是那样想了。

  住院的地方和医院没在一块,不过离得倒挺近,高大的楼层全是病人、医生和护士。尽管环境看起来不错,可若平并不是很高兴,他知道折磨人的日子又来了。

  刚在前台登记完所有信息之后,就要测血压,抽血,量身高,称体重等。对于抽血若平真的都怕了,但即就是再怕也得抽,他把胳膊还是乖乖的伸了过去。

  由于折腾了整整一天,这天晚上父子两人睡的很香。一大早拿着几张化验单又奔赴医院做相应的检查,顺便在那里接应小霞,幸好起得早,排队的人不是很多,住院也是有好处的就是结果直接会送到医生手里,不用在那里苦苦的等,这可是省了好多要走的行程。

  小霞来的挺早,刚好若平也是刚做完检查,她拿了好多东西,幸亏有车送不然那么多的行李真是不方便。碗,盆,医疗本......真是装备齐全。

  这次有换做是小霞照顾若平,和平常一样按时按点给若平买饭,给若平擦身子,是不是就会接到家里边的电话,都是询问若平的,一般没事小霞说个没事就挂了,一来是医院病人都需要休息,二来是不想说太多,怕他们乱想。

  扎在若平手上的仍旧是软针,不过大医院的软针和自己当时在县医院的软针一点都不一样,那个针扎进去可疼了,外面包扎的东西也很紧,撕下来的时候还有些疼,正是因为它比县城的贵所以戴的时间也就多了两天,直到有一天一个消息是真的吓到了小霞。

  医生每天都是按照正常的上班时间来观察和问候自己的病人,正是因为这里属于儿童专门的医院所以大部分都是七八岁的孩子,这一天医生看了看若平的身体情况,尽管身上已经没有了血红斑但所有的结果都是通过听诊仪还有相关报告得出的结论。她给小霞说要给若平做一次器官穿刺手术真正的确认一下病因,让她通知若平的父亲,问问意见。可当听到这件事情的时候所有人都怕了。

  “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会不会发生什么?会不会...会不会...”种种的会不会出现在育才的脑子里,就和播放视频中间的弹幕一样出现好多。

  其实在这个病房里,关于这一层的和若平的病情相关的孩子都做了这个手术,只不过若平才来还不知道。那张手术单也递到了育才的手上,育才早上走的很急,他什么话都没说就来了,他觉得他一个人可以,不过在王氏看来可没那么简单。

  下现在只需要让育才在上面签个字,但是这意味就要马上准备手术了,这不是平常的家长签字,这可是关于生命的手术啊。育才没有再犹豫,拿起笔就签了自己的名字,可能年轻人就是和李白一样的豪爽,然而对于上了年纪的人并非如此。

第十一章(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