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本公主是狐要吃鸡和兔子

  竟然让他找了三年了,这个女人还真敢藏!

在他和白烨的眼皮底下安然无恙地躲了三年。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确实聪明。

不过现在落到了他的手里,不知道还能不能毫发无伤地离开。

言徽爵动作优雅地把文件放回了原处,然后整理了一下衬衣的领子,下楼的时候嘴角还噙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王妈,你去收拾一下我卧室旁边的房间。”

王妈低声应下,她不知道少爷在打什么主意,但是她知道,少爷带回来的这个女人很特别。

赤宝是被疼醒的。

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陌生的女人正拿着一个东西扎她的手臂。

下意识地给了那个女人一脚,竟然敢伤她!

都出血了。

“你个……”神经病!

被踹到的医生,气急想骂赤宝,可随即想到言徽爵还在,硬生生地把谩骂的话吞到了肚子里。

赤宝四处看了一下,洁白的墙壁,悬挂着的琉璃灯,旋转的楼梯……

不是迷幻森林!

难道她又跑到了另一个地方?!

赤宝警惕地瞪向那个陌生的女人,猛然发现言徽爵就在那个陌生的女人身后一段距离站着,吓得赤宝差点没从沙发上摔下来。

“她身体怎么样了?”言徽爵看了赤宝一会才收回目光问女医生。

女医生正低头收拾着她的医箱,听见言徽爵这样说手里的动作一顿。

你见过一个身体有恙的人能把一个健康的人踹一个趔趄吗?

不过她不敢这样说,“言总,她已经没事了,就是后脑勺伤到了,不过血止住了,修养几天就会好的。”

“我知道了,你先走吧。”

“是,言总。”

赤宝回想了西门芥的记忆,才知道那个女人刚才是在给她治病。

她去精神病院都是装病,还有什么病!

随即又想到西门芥是被活活打死的,就安静地闭了嘴。

“上楼洗澡,然后吃饭。”

言徽爵犹如天籁的声音从赤宝头顶响起,尤其是“吃饭”两个字。

整个人顿时精神抖擞!

她都快饿死了,“能不能先吃饭?”

言徽爵没说话,只是给了她一个嫌恶的眼神。

赤宝低头看了一下,才知道她现在有多狼狈。

西门芥躲哪不好啊!

非要选精神病院……

“好吧,我去洗。”

“西门小姐,我带你去。”王妈收拾好房间下来,正好听见他们两人的谈话。

赤宝应声望去,说话的人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女人,短发,身上的衣服很宽松但很显利索。

脸上带着一抹慈祥,让赤宝感觉很温暖。

“谢谢你。”赤宝对王妈露了一个很灿烂的笑容,声调也是柔柔的。

王妈先是一怔,对赤宝的好感不免多了一分,然后很是热情地拉着她上了楼。

言徽爵让林翰送几套女士的衣服,还有鞋子,特意让他干洗后送来的。

王妈准备好晚餐就离开了,言徽爵不喜欢家里有太多的人。

眼看着桌子上的饭都凉了赤宝还没有出来。

这个女人竟然洗了三个多小时!

她不会睡里面了吧!

她那么蠢什么事办不出来,言徽爵把手里的资料扔下,大步上楼。

还没开门就去就听见一声惨叫,接着是东西砸落在地的乒乒乓乓声。

言徽爵蹙眉打开房门。

这是被淹了?!

房门一打开,房间里面的水就顺着门口一直往外流。

言徽爵的脸立马黑了,直接踩水走到了浴室门口,下意识地就把门打开了。

言徽爵:“……”

赤宝整个人趴在了浴池里,脸上头上都是泡沫,头发湿哒哒地贴在了脸上,整个身子埋在了泡沫里,露出头和四肢攀爬在浴池上。

她洗澡的时候弄了将近半屋子的泡沫,洗发露和沐浴露还有一些瓶瓶罐罐都漂浮在地上。

因为她玩的太开心了,忘记关开关,花洒还往下喷着水。

言徽爵一开门,一股水流直接就灌到了他的鞋子里。

他的脸这次是真的黑得不能再黑了。

而且整个浴室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看见言徽爵黑着脸站在门口,赤宝吓地一动都不敢动,就那样趴着,小脸通红。

刚才她站起来想拿那个白色的瓶子,结果池子壁太滑了,然后……

“快点洗完,给我滚出来!”

言徽爵怒了。

赤宝明显感觉到了他的怒意,但她也是不小心才这样的,凶什么凶!

“你先滚出去!”赤宝把头转向另一边不看他,小声嘀咕着。

“砰……”震耳欲聋的关门声。

赤宝的身子明显颤抖了一下。

难道他听见了?!

他会不会剥了她?!

虽然她有西门芥的记忆,但是她毕竟是第一次接触这些东西,觉得很好玩,就……

真是摔死她了!

赤宝忍着身上的疼痛扶着浴池壁起来,想起来刚才被言徽爵看光了,气血瞬间就涌到了脸上。

她知道人类的习俗,只要被男人看了身子是要以身相许的!

但是她现在名义上还是白烨的妻子,虽然西门芥和白烨清清白白的,终究还是有婚约在的。

赤宝郁闷了一番,赶紧把自己洗干净。

她穿什么?

用白色的浴袍把自己紧紧地裹住,小心翼翼地打开了浴室的门,便看到床上放了一件衣服。

还算言徽爵没丧尽天良!

这还是她第一次穿衣服,因为有西门芥的记忆倒也不难。

一件长袖浅蓝色的长裙,正好盖住脚踝,洁白圆润的脚趾露在外面,脚下湿湿的。

西门芥有一米六六,身材偏瘦,这件优美清纯的衣服,硬是让她穿出了文艺的味道。

长发及腰,如墨泼染到画卷上,整个人就如同画里走出来的女子。

言徽爵此时正坐在沙发上看资料,餐桌上的饭一点都还没动。

修长的手指来回翻动着纸张,其实仔细一看,上面的字都是倒着的。

直到赤宝打开卧室门,言徽爵才回过了神,转头就看见赤宝光着脚一步一步地从楼梯上下来。

像极了一个犯了错的孩子,手指交缠在一起,目光不断闪躲着又忍不住偷偷看言徽爵一眼。

“为什么没穿鞋?”

言徽爵自己都不知道他的语气像极了一个嗔责妻子的丈夫。

“我不知道鞋在哪……”

“把鞋穿上,过来吃饭。”言徽爵把手里的资料扔在一边,然后起身走向了餐桌。

赤宝眼睛转了几圈,他这是原谅她了?

他不是应该打她一顿然后不给她饭吃的吗?

忐忑不安地穿了鞋,然后走到餐桌上找了一个离言徽爵最远的地方坐下来。

赤宝:“……”

她傻眼了。

这……

当她是兔子啊!

不是青菜就是萝卜!

言徽爵已经提前把饭热了一遍,尝了一点味道还不错。

其实他这也是第一次和一个女人单独吃饭,多少还是有些不自在。

抬头看了一眼,就看到“西门芥”正嘟着嘴巴,气鼓鼓的脸,一副要杀人的表情。

“怎么不吃?”

“不吃!”她是一个狐狸,却让她吃兔子吃的东西,她怎么吃!

她高贵的灵血不允许她吃这些兔子吃的东西。

“我要吃兔子,还要吃鸡……”赤宝的声音很小,她知道自己现在是寄人篱下,不应该那么挑剔。

可是,她真的吃不下去这些东西,看着就没胃口。

她是狐狸啊!

“砰……”言徽爵把手里的碗摔到了餐桌上。

赤宝身子一抖,目光呆滞地看着言徽爵。

“要么吃,要么就饿着!”

这女人真是蠢,她现在的身体能吃那么油腻的东西吗?!

“饿着,我也不吃!我不吃兔子吃的东西!”

让她一个狐公主吃兔子的东西,传出去她怎么做狐!

赤宝倔强地起身,看都没看言徽爵一眼就跑上楼了。

他凭什么凶她!

坏人!

尽管眼泪直在眼睛里打转,也硬生生地让她憋了回去。

她不能哭,她是公主,她是全狐族的希望。

她要坚强,就算在这个地方她也要潇潇洒洒地活下去。

狐父皇,狐母后还有整个狐族的狐,都还等着她呢!

言徽爵俊美无比的脸上此刻像是结了层霜。

谁给她的胆子?!

竟然说那是兔子吃的东西,他……

最后言徽爵还是打了个电话,在酒店里订了一只鸡,一只兔子。

那女人不知好歹,早晚后悔。

赤宝趴在床上慢慢消气后才意识到自己好像真的过分了,她为什么要惹那个男人生气。

那个男人那么可恶!

一不小心就会炸毛。

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她的小命。

尽管非常不愿意,赤宝还是在床上打了几个滚之后从床上下来了。

刚打开门,就看到言徽爵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兔子站在门口。

赤宝:“……”

这是给她的?

赤宝的眼睛立马睁得大大的,里面仿佛有会发光的小星星,一眨不眨地看着那只鸡和兔子。

“给你的。”

赤宝听见言徽爵的声音,连口水都没来得及擦,就从他手里把鸡和兔子抢了过去,生怕他反悔一样。

说了声谢谢,立马就把门关上了。

言徽爵:“……”

这女人……

任性是要付出代价的!

言徽爵挑了下眉,下楼自己吃饭,一想到她说那是兔子吃的东西瞬间也没了胃口。

等言徽爵再次打开赤宝卧室的门的时候,赤宝正托着肚子躺在床上,两只脚来回地晃动着。

一副很享受的模样。

言徽爵:“……”

原来装鸡和兔子的盘子比刷的都干净,连骨头都没剩。

这个女人是多少年没见过肉了?!

言徽爵嘴角抽搐了几下。

吃饱喝足的赤宝精神大好,听见言徽爵进来了便急忙起身,“还有什么事吗?”

“吃饱了?”

“饱了!”

“对这顿饭可还满意?”

“满意!”

赤宝看到言徽爵的表情,就感觉有一只蛇从她的后背爬上来缠绕住了她的脖子,然后不时地对着她吐蛇信子。

“既然满意,就把这个东西给我签了。”

言徽爵将一个文件扔到了赤宝的脚下,赤宝迷茫地看了他两眼才艰难地弯腰把东西拿了起来。

第三章 本公主是狐要吃鸡和兔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